一鏡到底
2020.07.11 09:57

【國家的囚徒4】妻子剃光頭救夫 朝法院大喊「我可以無髮,你不能無法」

文|陳虹瑾    影音|吳偉韶
李文足和709家屬的營救行動持續進行,2018年底,她們剃頭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高喊「我可以無髮、你不能無法」。圖為李文足在寒風中剃髮光頭。(達志影像)
李文足和709家屬的營救行動持續進行,2018年底,她們剃頭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高喊「我可以無髮、你不能無法」。圖為李文足在寒風中剃髮光頭。(達志影像)

公平正義,不過是一場盛大的表演。

王全璋細數那些誘惑他配合演出的條件:「給我安排一個官派律師、讓我配合走完程序、判我緩刑回家。」

只要認罪,一切好談。「我拒絕這種表演、拒絕這種完完美美漂漂亮亮皆大歡喜的(演出),無論從哪個角度,他都不應該給我定罪的。」「我非常反感官派律師、反感這種設計,特別反感律師被當成布偶一樣的使用。當他們要為我安排(官派)律師,我拒絕。」

「他們發現我特別頑固…我要堅持一個正當的程序。」審訊者持續透過柔性「方法」,找大學老師、心理系教授勸他認罪。當709律師一個個回家,審訊者常嘆道:「給你這麼好的條件,為什麼不接受呢?」

王全璋回到北京家中後,接受本刊越洋連線視訊專訪。
王全璋回到北京家中後,接受本刊越洋連線視訊專訪。

 

不受誘惑 拒國家認罪戲碼

是了,這場大戲裡,國家不斷給他「機會」。譬如2016年,政府曾讓他好好配合,錄製中國流行的、通常在央視上播放的認罪自白,「只要一配合,馬上就出去。讓我做一個視頻錄像。我不做。」

呲呲呲呲。

他無視干擾,繼續受訪。2017年,有人對他說,只要認罪、配合政府,當年四月就可以立刻回家,他拒絕了。2018年,審訊者對王全璋說:「你看,其他人一個個都出去了,我也可以讓你出去。只要你配合我們,還可能保住你的律師證。」

中共國安也算是煞費苦心。他們刻意播放了王全璋的同事們、人權律師們的認罪影片:「他們給我看視頻,還指旁邊的院子、汽車,故意跟我說:『你看,這人是不是在外面?你看,這是外面的汽車!』」王全璋刻意不理,顧左右而言他:「哎呀,這人怎麼頭髮全白了呀?那人,怎麼變得這麼瘦呀?」

王全璋被抓後,李文足展開救夫行動,引發國際關注。圖為她穿上自行印製的衣服,布面印著丈夫頭像,要求當局釋放王全璋。(達志影像)
王全璋被抓後,李文足展開救夫行動,引發國際關注。圖為她穿上自行印製的衣服,布面印著丈夫頭像,要求當局釋放王全璋。(達志影像)

李文足和709家屬的救夫行動一直持續著。他們曾步行尋夫、在鮮豔衣服上寫著丈夫姓名,在街頭走秀;剃頭抗議政府無視法律、朝法院門口大喊「我可以無髮,你不能無法」;也曾在法院門口舉著鮮豔的紅塑膠桶,桶上寫著丈夫名字,最後,她們被抓進派出所,紅桶子被當「作案工具」而被扣留。

709大抓捕5週年前夕,李文足和幾名家屬一同接受我們的視訊訪問。她說,在王全璋消失一年時,3歲稚子泉泉突然問李文足:「媽媽,我的爸爸為什麼被關在監獄裡去?」李文足實話實說:「你的爸爸是一位律師。他的工作,就是用他學的法律知識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爸爸的這個行為讓有些人很不高興。不喜歡你爸爸的人,就把你爸爸抓起來了。」泉泉答:「喔!那這些人一定是怪獸,所以我要好好吃飯,我要好好運動,讓身體棒棒的,我要去打怪獸,把爸爸救回來。」

2018年底,被捕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維權人士翟岩民妻子劉二敏、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被捕律師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右至左)一同落髮,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請願抗議。(達志影像)
2018年底,被捕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維權人士翟岩民妻子劉二敏、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被捕律師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右至左)一同落髮,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請願抗議。(達志影像)

一旁的人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補充,「所以泉泉後來跟佳美(李和平與王峭嶺之女)就是打怪獸小分隊,哈哈哈,我們是大分隊,哈哈哈。」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