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07.11 09:57

【國家的囚徒5】他在獄中變成呆滯木頭人 挺過刑求挨不住稚子眼淚

文|陳虹瑾    影音|吳偉韶
王全璋回家後常陪兒子玩,最近煩惱起兒子個性有點太像他,「有點兒叛逆。」(王全璋提供)
王全璋回家後常陪兒子玩,最近煩惱起兒子個性有點太像他,「有點兒叛逆。」(王全璋提供)

怪獸和泉泉的爸爸至今都還頑強地活著。2019年6月,王全璋將近4年生死未卜後,李文足終於見到了丈夫。她帶著泉泉去探監,在獄方層層監視下,兒子大叫:「爸爸,我愛你!」王全璋卻木然回答:「我也愛你。」心痛的李文足在臉書寫下,丈夫變成「像編好程序(程式)的呆滯的木頭人。」「全璋又開始暴躁了起來,眼睛盯著紙,很痛苦的樣子。嗓門再一次提高:『妳不要做,我擔心妳。帶好泉泉,讓泉泉好好上學。泉泉受影響,對泉泉不好!』我安慰他:『泉泉很好,你別擔心!』全璋低著頭,不看我,低吼了起來:『泉泉不好,妳看不出來!妳不知道!』」

擔心妻子 低估他們的無恥

我把這段文章唸給王全璋聽,問他緣何淡漠?他點點頭:「我擔心我的妻子低估了他們的無恥。」「我妻子很有自信告訴我,孩子已經上學了,我心想,他們經常用這種手段,讓你升學了再失學,這種中斷,對孩子是很痛苦的。」

然後他給我說了幾個親歷的故事,脈絡相似:「我的客戶、當事人,都有這種遭遇,其中一個客戶,他兒子想當兵,一路過關,但是到了部隊以後,才告訴他:『你不符合標準,因為你媽媽是個訪民(抗爭者)。』連續2次都是這樣,給兒子非常大的打擊。最後讓他們母子結仇了。」「我一個客戶練法輪功的,她女兒去東方航空面試空姐,東航決定不予通過,決定書上寫:『媽媽是法輪功學員』,女孩在大街上嚎啕大哭。」

今年7月,709律師家屬李文足、原珊珊、王峭嶺(右至左)一同接受本刊視訊專訪。(王全璋提供)
今年7月,709律師家屬李文足、原珊珊、王峭嶺(右至左)一同接受本刊視訊專訪。(王全璋提供)

他最終的恐懼是父子的反目。2019年9月,泉泉在念小學一年級的第4天,無預警被學校退學,失學在家。才6歲的泉泉,當時已失學第二次,第一次是被幼稚園退學。

如今王全璋回家了,兒子也有書可念了。但如果當局又故技重施,對付幼子,未來該怎麼辦呢?他答:「還沒想好。」

訪談又中斷了。這一次打斷我們的,是一直在旁邊玩的泉泉。泉泉附上爸爸的耳畔:「我跟你說句話好嗎?」王全璋被拉去一旁說悄悄話,笑咪咪地回到鏡頭前,原來是孩子來討平板電腦玩,「他玩一天平板了,我把平板藏了起來,不給他玩。」

 

硬漢柔情 兒子是最重要的

王全璋如今常給泉泉唸故事書、陪他和同學玩。前陣子有了巨大的衝突,小朋友來家裡玩貓,貓抓傷孩子,泉泉和同學就抓著貓,王全璋制止:「小貓咪很重要啊,不能傷害牠!」泉泉反問:「貓重要?還是我重要?」王全璋一臉懊惱,「我當時也沒思考,就說貓重要,最後孩子就傷心地哇哇哭了,哭了十幾分鐘,哭得非常傷心,哎呀,我就不知道怎麼辦了,最後去找他媽媽,但他媽媽那時在煮飯…」

泉泉撲了過來,揪住爸爸的耳朵,要求爸爸唸《西遊記》給他聽,又央求王全璋交出平板電腦給他玩。
泉泉撲了過來,揪住爸爸的耳朵,要求爸爸唸《西遊記》給他聽,又央求王全璋交出平板電腦給他玩。

硬漢挺得過刑求,卻挨不住稚子的眼淚。此刻王全璋真誠檢討自己:「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我想讓他重視動物,但是沒想到,他卻認為在我心目中,貓比他還重要。」「我就給他道歉,我說:『爸爸錯了,在我的心目中,你才是我最重要的。』然後才漸漸地平息了。」

他偷瞄在鏡頭旁偷聽的泉泉,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如果人生的煩惱能一直這麼瑣碎就好了。被斷網之前,我們互道再見—我這才發現,能好好說聲再見,都是命運給的餘裕—對「王全璋們」來說,這是何等奢侈的事啊。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