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7.10 05:58

【緝毒暗黑實錄1】做工的人苦戀毒品? 4個數字洩不為人知的心酸

文|呂苡榕    攝影|王均峰    繪圖|米承鶴 
社會經濟較差的勞工族群因各種因素陷入藥癮困境,反覆入監、出監,一路惡性循環下去。
社會經濟較差的勞工族群因各種因素陷入藥癮困境,反覆入監、出監,一路惡性循環下去。

阿鑾的家在南部一處工業區旁,長年空汙讓天色總像洗過的抹布一樣灰濛,四線道的大馬路上機車比汽車還多。高職畢業後阿鑾就在工業區做工。父親身體走下坡時,阿鑾剛過20歲,他迷上二級毒品安非他命來維持做工的體力,至今一用20多年。

法務部毒品犯罪相關統計裡數以萬計的人,有著同一張臉——勞動階級、社經地位不高,阿鑾也是其一。但數字無法反映藥癮族群的全貌,更多是透露了警察捉捕嫌疑人的內在邏輯,相對弱勢的人觸法後,越容易進入司法系統,在出監與入監的循環中一路滑坡下去。

在看守所見到律師時,阿鑾(化名)只提了兩件事:一是他被冤枉了,二是請律師聯絡他二姐,讓二姐來看看他。律師王正宏允諾幫他轉達,但打了幾個電話,總沒接通。幾次聯繫不上,王正宏思忖,像阿鑾這樣頻繁因吸毒入監的個案,多半和家人不睦,這次又扯上販毒,只怕二姐不會再原諒他,還是先弄清楚阿鑾的意圖再說。

又見面時,王正宏問阿鑾,想和二姐說些什麼,阿鑾說,阿爸中風,無法行走「我只是想叫二姐記得推阿爸出去曬太陽。」

市售的興奮劑安非他每公克訂價約1千到3千元不等,卻能讓勞工維持長達16小時的精力持續勞動。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
市售的興奮劑安非他每公克訂價約1千到3千元不等,卻能讓勞工維持長達16小時的精力持續勞動。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

王正宏後來才知道,阿鑾家有5個孩子,他是最小一個,母親早在國小時過世,父親則是做水泥工養大一家子。大姐和三姐國中後便離家、再後來便嫁人了;四哥則是涉及背信詐欺之類的刑案,跑路到中部,斷了聯絡。屋裏只剩二姐與阿鑾最親近,二姐出嫁後,就剩阿鑾和父親相伴。

長年的體力活讓阿鑾的爸爸年過50,身體已超限利用不堪負荷。做不了工,只能租塊農地種種菜,但總是突然腳軟跌坐,或半夜腳麻腳痛,喚著阿鑾來協助。沒多久阿爸突然中風,進了醫院才知,無故腳軟便是中風前兆,「但做工的人,能動就是活著,根本不會去醫院檢查,又哪裡知道。」王正宏說。從此,照顧老父與養家的責任,全在阿鑾肩頭。

阿鑾的家在南部一處工業區旁,距離省道不過10分鐘車程,放眼望去四周多是4、5層樓的老公寓,長年空汙讓天色總像洗過的抹布一樣灰濛,四線道的大馬路上機車比汽車還多。高職畢業後阿鑾就在工業區做工,和爸爸操持著差不多的行當。父親身體走下坡時,阿鑾剛過20歲,他迷上二級毒品安非他命,至今一用20多年。

作為強效興奮劑,安非他命讓阿鑾能在夜間照顧阿爸的睡眠不足,和日間高強度的體力活之間維持精神;但藥物依賴也讓他留下3次前科,包括2次勒戒,和一次因施用毒品入監服刑6個月。

 

八四四二的誘惑 讓工人陷藥癮

阿鑾和法務部毒品犯罪相關統計裡數以萬計的人有著同一張臉。根據數據資料,單就施用與持有毒品來看,去年整年涉及這2項犯罪的嫌疑人約4萬9千人,其中低階技術工佔了1萬6千人,占比超過30%;無業者則有1萬3千人,一般技術工4千300人。3種職業別的人數,合計超過68%。

龐大的毒品案件當事人,多是社經地位不高的勞動階級,曾在書中描述勞動階級用藥情境的工人作家林立青分析,這與體力勞動的敘薪方式息息相關,「工地薪水算法是『八、四、四、二』:前8小時算一天的工錢2千500,再來加班4小時又算2千500;做超過16小時後,每加班2小時,就給一天工錢。」靠勞力掙飯吃的工人,做越久越有賺頭,但維士比等提神飲料,已撐不住一天所需的勞力,工地裡口耳相傳著另一種特效藥,便是安非他命。

工人一天連續工作超過16小時,收入便可超過7千500,市售的興奮劑安非他每公克訂價約1千到3千不等,能分作兩次使用,用藥換取更長的工時,「工人會覺得這樣很划算。」林立青說,在工地裡「你一眼就看得出誰用藥。但也只能叫他們去看醫生,然後提醒他們自己注意一點,不然還能怎樣呢?」

解癮戒毒協會同樣也見過不少藥物成癮的勞工,協會辦公室主任康慧貞回憶,她曾有個用藥超過25年的個案,做的是焊接工,個案年幼時父親家暴,爸媽離異後和母親同住。母親好賭,晚上幫忙洗碗打工,他則是清晨出門工作。兩人在一個屋簷下生活,卻是各過各的。40出頭的年紀,每天早上起床先用一口安非他命再出門上工。人生沒有其他嗜好娛樂,毒品像是他長年的一場苦戀。

這幾年各界逐漸接受物質成癮者是病人而非壞人的觀念,全台各地陸續成立戒癮醫療資源,第一線戒癮門診也發現,藥癮患者中,大多數屬於社經地位較低的族群,「我還遇過一家三口,分別在桃園監獄、女監和少輔院服刑的。」任職桃園療養院的臨床諮商師劉瑞禎苦笑,這一家三口,無業的父親長期不在家,一回家就用藥,「兒子為了親近父親,跟著一起吸毒。媽媽怨嘆父子沉迷毒品,覺得自己幹嘛這麼清醒、痛苦,最後開始用藥。」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20.07.10 14:1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