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7.10 05:58

【緝毒暗黑實錄5】年增238萬宗刑案 檢察官連偷喝優酪乳也要管

文|呂苡榕    攝影|攝影組
法務部統計,現職檢察官人數共1,409人,但去年刑事新收件數卻高達238萬,沉重的案件負荷擠壓檢察官調查的量能。
法務部統計,現職檢察官人數共1,409人,但去年刑事新收件數卻高達238萬,沉重的案件負荷擠壓檢察官調查的量能。

任職警察多年的金旺(化名)有時望著移送案件和裡頭不同的面孔,心裡想著「只能靠後面檢察官明察秋毫了。」但金旺希翼的「明察秋毫」,卻是一超載的司法系統。

去年刑事案件新收件數卻高達238萬,北部的大型地檢署,每個檢察官手上每月新收案件加上未結案件大約100件。濫訴嚴重,「曾經有當事人因為室友喝了他的優酪乳跑來提告。」在北部擔任檢察官的李先生苦笑,光是調查優酪乳裡有無室友的DNA,來回花了好幾萬,等待報告也費去幾星期時間。

任職警察多年的金旺(化名)有時望著移送案件和裡頭不同的面孔,心裡想著「只能靠後面檢察官明察秋毫了。」但金旺希翼的「明察秋毫」,卻是一超載的司法系統。

 

超載司法無力查 嫌疑夠就起訴

根據法務部統計,現職檢察官人數共1409人,但去年刑事案件新收件數卻高達238萬,沈重的案件負荷擠壓檢察官調查的量能和時間。在北部地檢署任職的檢察官李先生面露無奈地說,北部的大型地檢署,每個檢察官手上每月新收案件加上未結案件大約100件,其中部分是「以刑逼民」案件——利用刑事訴訟,來迫使對方應允民事上的請求,耗費不少司法資源。

「曾經有當事人,因為室友喝了他的優酪乳跑來提告。」在北部地檢署擔任檢察官的李先生苦笑,地檢署為了調查,得將優酪乳送檢驗,看看有無室友的DNA,來回花了好幾萬,等待報告也費去幾星期時間。

另一位同在北部地檢署的檢察官林先生也皺眉埋怨,這幾年「酒駕零容忍」政策上路,移送了許多酒駕案件,林先生曾遇過「當事人吹氣測出酒精濃度超標,之後他去醫院驗血發現沒超標。這種狀況我們就要請他來,重新喝到同樣的酒精濃度再重測,看看有沒有問題。」一來一往同樣耗時,林先生強調,當被告提出異議,檢察官會儘量調查,但這幾年案件負荷實在過重。

警察為績效浮濫移送案件,也造成檢察官過勞。彰化地檢署檢察官陳宗元說,有時移送的案件除了藥腳證人單一指述外,什麼證據都沒有,「最高法院都說了,證據不能只有藥腳證詞,有些分局的警察還是會移送這種案子,對檢察官來說根本是垃圾案件。」

調查不完整或是證據不齊備,原本機制中檢察官可以「核退」或「發函」請警察在補充資料,但不論是核退或發函,未結的案子仍掛在檢察官的帳上,「請警察補充資料,有時一、兩個月沒下文,變成檢察官未結案件的數字沒有減少,導致整個股的案件卡住。」陳宗元說,多數檢察官乾脆自己調查,但結果就是檢察官被案量壓垮,沒有精力去督促警察改善調查品質。

影響檢察官工作品質的除了龐大案件量,還有常年經費不足的問題。擔任法官10年的雲林地院法官王子榮說,例如四級毒品持有超過純質淨重20克可處有期徒刑,過去檢察官會每批檢驗看看有沒有超過20克,現在沒錢做檢驗,所以只抽驗其中幾包,再推估有無超過純質淨重20克。「子彈也是啊,以前搜到要全部試射,但試射要花錢嘛,所以現在就試射其中幾發而已。」

近年幾樁社會重大案件,因涉案當事人罹患精神疾病,引發外界熱議,「其實地檢署也可以委託做精神鑑定,但做一次幾萬塊,地檢署連證人費都給不起了,怎麼可能做鑑定,所以通常都是等到上法庭才做鑑定。」談起檢察體系的拮据狀況,王子榮也相當不平。

案件量逐年增長,人力、經費卻未能跟著提升,每個檢察官分配在案件上的精力、時間相互排擠。且對檢察官來說,「相當理由、犯罪嫌疑足夠」便能起訴,李先生認為,遇上阿鑾這種案件:雖然阿鑾沒有承認販毒,但證人在檢察官這邊沒有翻供,且又有通聯紀錄、監聽譯文。有些檢察官大概不會多做調查,直接就起訴了。謹慎一點的,才會再查一下監聽譯文中的交易時間、地點與證人口供是否相符。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