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7.10 06:00

【軍冤平反漫長路2】戒嚴時期軍冤案 監察院要國防部回答5個問題

文|社會組    攝影|林煒凱
監察院與促轉會針對張泰祺所提的新事實、新證據,發函給國防部,要求國防部解釋張泰昌遭槍擊的傷口大小、射擊距離的認定。
監察院與促轉會針對張泰祺所提的新事實、新證據,發函給國防部,要求國防部解釋張泰昌遭槍擊的傷口大小、射擊距離的認定。

台灣1987年正式解嚴,在那個長達近40年的戒嚴時期,許多事實都沒有辦法得知真相,近年來,在促轉會的成立下陸續解密,並且還原了許多隱藏的事實,其中有著四種死因的張泰昌靶場槍擊命案,就是轉型正義中所努力的一個案件。

一心協助張泰昌的胞兄張泰祺追求真相的律師蕭蒼澤,亦是不眠不休想要找出解答,蕭更認為,增加促轉會的功能應可彌補現行司法制度的不足,政府不應漠視人民的冤情、百姓的冤屈,否則司法只會離人民越來越遙遠,司改遙遙無期,政府豈能不慎?

蕭蒼澤拿出厚厚的資料,難過的表示,在6月29日時,追了41年真相的張泰祺,寫了一封信告知他,由於張男長輩已高齡90歲,張男需一邊照顧長輩,同時還要尋求真相,已身心俱疲。

監察院發函要求國防部回答五個極具爭議的問題。(讀者提供)
監察院發函要求國防部回答五個極具爭議的問題。(讀者提供)

如今轉型正義受到社會重視,監察院與促轉會針對張泰祺所提的新事實、新證據,發函給國防部,要求國防部解釋張泰昌遭槍擊的傷口大小、射擊距離的認定,另前聯勤總部留守業務署的三分文件對於張泰昌的死因記載不一,以及張泰昌的死因動機和家屬所質疑的可能遭人謀害的起因,要求國防部重新調查。

2016年6月,立法委員洪慈庸也說,軍冤平反是轉型正義的最後一塊拼圖,也表示由於許多陳年案件超過30、40年,不僅蒐證極其困難,案件的追訴時效也可能過期。

蕭蒼澤律師認為,政府不應漠視人民的冤情、百姓的冤屈。(翻攝自蕭蒼澤臉書)
蕭蒼澤律師認為,政府不應漠視人民的冤情、百姓的冤屈。(翻攝自蕭蒼澤臉書)

只是胞弟冤死,至今真相不明,一起軍冤案,除了是一條人命外,更是家屬一輩子的傷痛,就在這41年的折磨中,張泰昌的家人,仍努力尋求一絲看見真相的希望。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