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7.16 05:59

【謝忻新常態1】吻阿翔登封面滿一週年 謝忻有備而來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何姵嬅、劉耀勻 
謝忻回顧這一年,「仇恨、害怕、失望、恐懼…全部該經歷的我都經歷了。」一直在面對自我恐懼的她,如今可以為自己而笑。
謝忻回顧這一年,「仇恨、害怕、失望、恐懼…全部該經歷的我都經歷了。」一直在面對自我恐懼的她,如今可以為自己而笑。

訪問當天,剛好是去年6月、謝忻與人夫阿翔登上封面的同一天。不是故意,不過該接受的、該調整的,1年來謝忻也收攏整齊了,是有備而來。

新冠疫情讓全世界在年初以來都必須保持社交距離,謝忻曾害怕別人的視線,與面對瘟疫無異。1年之後的她看來並不武裝,心理上的口罩卻早戴好戴滿;當世界過著疫常狀態,謝忻也有了自己的新常態。

而現在謝忻的工作狀態是:偶爾上節目、開直播賣東西。對娛樂圈保持社交距離的這一年來,進入緋聞衝擊的後疫情時代,採訪當天我原本想,謝忻來了會哭嗎?但她一來輕鬆熟絡地滑入現場,你便知道,她絕不會哭。

謝忻回顧這一年,「仇恨、害怕、失望、恐懼…全部該經歷的我都經歷了。」一直在面對自我恐懼的她,如今可以為自己而笑。
謝忻回顧這一年,「仇恨、害怕、失望、恐懼…全部該經歷的我都經歷了。」一直在面對自我恐懼的她,如今可以為自己而笑。

當事情發生,謝忻自覺被全世界唾棄時,躲回基隆家中,媽媽跟她說「回來就好」。她回憶閃瞬而至:「你知道我多想哭嗎?可是不行,就是要忍住。」

烏雲始終沒有散去。問謝忻是否覺得這個社會對男方女方兩造並不公平?她直言:「會。」然而倔強隨即浮現於她臉上:「傳統社會的框架就是這樣,短期你無法改變這種社會束縛的時候,只能在這個框架中求成長,只能比任何人都努力。」

如果烏雲終究不散,那她至少,可以選擇進入水底,就算只能有30秒的、外在聲音被消解歸零一樣的深寧靜。

她恐水、水性不好,卻選擇學不背氣瓶的自由潛水,因為那是讓自己強大的方法之一。「如果我連這個都克服不了,人生後面很多風風雨雨要怎麼克服呢?先從自己害怕的下手。」也由於人一緊張就容易缺氧,她得放鬆如在水裡冥想,「後來,坐在水底是我感覺最安靜、最安穩的時候,我好珍惜這樣的時間哦。」

雖然是個愛四處闖的射手座, 但38歲了, 讓謝忻想朝一個安穩的目標前進。
雖然是個愛四處闖的射手座, 但38歲了, 讓謝忻想朝一個安穩的目標前進。

她找到方法讓自己不那麼害怕。「教練跟我說,當你覺得快死掉的時候,你的身體裡還80%的含氧量(指血氧飽和濃度),是這一點鼓勵了我,『你不要覺得自己會死!你會活著!』」

「一整年來,我很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她從烏雲裡探出頭來;賦與成長的空氣裡,本來就帶有一絲暴虐與凶險的氣息。而她正是用對恐懼的恐懼,來治癒恐懼。

妝髮:林維悌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