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20.07.18 05:58

【全文】主管機關4路裁罰 林郭文艷恐丟百年大同

文|徐珍翔 李孟璇    攝影|楊彩成 林育緯 董孟航    影音|影音組
大同股東會上,主席林郭文艷與台下小股東之間,隔著層層黑色人牆。
大同股東會上,主席林郭文艷與台下小股東之間,隔著層層黑色人牆。

6月30日,大同公司派在股東會上逕自刪除過半「非己陣營」的股東表決權,讓董事長林郭文艷保住經營權,但侵害股東權益與違反公司治理,引發輿論反撲。金管會、經濟部等主管機關,不只駁回大同董事變更登記,更對林郭文艷提起解任訴訟,甚至罕見下重手以《證交法》特別背信罪主動告發大同。本刊調查,市場派已決定申請股東臨時會,重啟改選之勢逐漸成形。百年大同正捲起狂風,一段「變天」前奏似要響起。

「6月30日那天我真的很難過,怎麼我們國家變成這樣子,可以把股東53%的選舉權丟進垃圾桶。」上週一(7月6日),投資人保護中心董事長邱欽庭忍不住握拳皺眉,罕見地說重話,更宣布對大同董事長林郭文艷提起解任訴訟,強調即便無法控制法院判決的時程,但投保中心有勝訴的把握,「正義雖然會來得比較遲,但總有一天會來。」

 

自開衙門 官署全怒了

邱欽庭會如此氣憤,是因為大同公司派以股東未依《企業併購法》規定申報,或者有中資疑慮等理由,在沒有任何法院或主管機關認定下,就逕自剔除「非公司派陣營」約53%股權的表決權。「股東是否違反《企業併購法》,有沒有違法中資,都須由政府機關認定。大同公司將市場派股東投票權刪除的做法,就是球員兼裁判。」邱欽庭說。

經濟部上週駁回大同的董事變更登記申請。圖為經濟部長王美花。
經濟部上週駁回大同的董事變更登記申請。圖為經濟部長王美花。

公司派「自開衙門」的爭議作風引爆輿論反彈,股東會結束後,證交所認為公司派未能交代何以逕自剔除股東表決權,當天就將大同打入全額交割股。7月6日,投保中心開會決議,認定董事長林郭文艷已造成股東權益受損,向法院提起解任訴訟;3天後,經濟部長王美花、金管會主委黃天牧也出手,前者駁回大同董事變更登記,後者宣布以違反《證交法》特別背信罪,將大同移送法辦。證交所、投保中心、經濟部、金管會等單位在過去一週強勢表態,讓林郭文艷面臨壓力。

金管會下重手,將大同股東會事證移送檢調,並積極研擬防堵措施,避免未來股東會再有類似爭議。圖為金管會主委黃天牧。
金管會下重手,將大同股東會事證移送檢調,並積極研擬防堵措施,避免未來股東會再有類似爭議。圖為金管會主委黃天牧。

面對經濟部駁回變更登記申請,大同發重訊表示:「公司完全無侵害其他合法股東平等及積極行使股東權利之情事…經濟部否准後,本公司就經濟部之否准登記將依法提起訴願。」至於投保中心對林郭文艷提起解任訴訟,大同也表示要依法抗辯。

 

兩路遞件 市場派反擊

本刊調查,市場派已決定申請改選,繼上週欣同負責人林宏信遞件申請召開股東臨時會後,市場派主力、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也在本週向主管機關提出召集臨股會,分別以《公司法》第173條第一項、第四項遞件申請。

「前者是先請求公司董事會召集,若15日內不被理會,再向經濟部申請自行召集;後者則是繞過現在的董事會,經主管機關許可便能自行召集,兩路遞件就是要確保臨股會順利召開,力拚翻盤。」市場派人士對本刊說。

市場派主力王光祥(右)預計這週送件,申請召開大同股東臨時會,再次挑戰公司派。
市場派主力王光祥(右)預計這週送件,申請召開大同股東臨時會,再次挑戰公司派。

「如果申請獲准,依照現行法規程序,大約3個月至半年臨股會就可召開。」知情人士向本刊表示,目前市場派已握過半股權,而公司只掌握35%左右,因此,若不計委託書徵求等變數,大同可能變天,「只要公司派不使用骯髒的招數,市場派要在9席董監事中拿下過半的5席不是問題。」

據悉,為調整大同經營體質,後續市場派提名人選也將有所變動。該知情人士透露:「未來會找有機電、重電相關經驗的人進來,希望由專業人才整頓大同。至於獨立董事,同樣會找卸任立委、有『戰神』稱號的黃國昌,希望借助他在法律的專業,還有過去問政的態度,揭發大同的弊端。」

 

為保大同 不惜惹官司

主管機關4路裁罰,市場派也準備重啟改選,讓林郭文艷掌舵的百年大同四面楚歌,市場派擔憂她仍會出招反制。原來,在2017年,大同公司派為了鞏固江山,以前任董事長林蔚山為首的董事會,就曾以資格審查不符為由,剔除市場派所有提名人選,市場派憤而提告,結果2018年一審判決「股東會決議得撤銷」,公司派上訴,到了2019年二審判決,高等法院更強調公司派的董事當選「自始無效」,如今公司派再上訴。

大同股東會後,林郭文艷(左)率律師出席重訊發布會說明爭議,但主管機關顯然不埋單。
大同股東會後,林郭文艷(左)率律師出席重訊發布會說明爭議,但主管機關顯然不埋單。

「如果最高法院駁回公司派上訴,這屆董事會馬上變成不合法,那麼向無效董事會申請的案子就立刻不存在了。更何況,今年選舉結果發生重大爭議,所有主管機關也都認為有問題、甚至違法,已符合現有董事會有不為或不能召集股東會的情事,所以,我們才會以(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另外遞件申請。」市場派人士說。

台北大學法律系教授陳彥良建議,因投保中心也是大同股東,若公司派、市場派雙方互不放心,何不由投保中心出面召集股東臨時會,「由投保中心擔任主席,自然能做到公平、公正,無論結果是什麼,兩派也都沒話說。」

今年70歲的林郭文艷,是大同第二代掌門人林挺生欽點的媳婦,28歲,與林挺生長子林蔚山結婚,正式踏入大同林家大門。她花了近40年時間,才一步步從幕後走到幕前,而為了保住大同家業,也因此惹上不少官司。

大同第三代、林郭文艷的丈夫林蔚山(左),去年已因背信掏空公司入獄。
大同第三代、林郭文艷的丈夫林蔚山(左),去年已因背信掏空公司入獄。

2018年,大同旗下華映、綠能出事後,另家子公司福華電子的經營階層,包括林蔚山與林郭文艷,因大量賣出福華持有的大同股票,涉嫌內線交易,遭地檢署偵辦;隔年,大同旗下面板廠華映宣告破產,之後被查出大同、華映財報隱瞞對中國華映承諾每年獲利率10%等保證,今年3月,台北地檢署依違反《證交法》傳訊林郭文艷,訊後限制出境,並諭令500萬元交保。

 

狂踩紅線 林郭遇大劫

這幾年,林郭文艷為保公司經營權,曾使出不少爭議性手段,也因此遭股東控告偽造文書、特別背信、誣告、強制罪等,身上背著刑事與民事多條官司;值得注意的是,若2017年改選爭議官司經最高法院判決確定,林郭文艷在過去3年所處分的資產,甚至是投資瑕疵等責任,未來都難逃被「變天後」的新任董事會追償的命運。

百年大同曾被稱作「台灣之光」,近年卻因為負面新聞屢屢躍上媒體版面。
百年大同曾被稱作「台灣之光」,近年卻因為負面新聞屢屢躍上媒體版面。

這次林郭文艷為保大同,在今年股東會上變本加厲、狂踩法規紅線的做法已惹惱主管機關,「林郭文艷過去在商場上兵來將擋,如今恐怕是遇上生平最大危機。」市場人士搖頭說。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