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7.17 05:59

【抗疫幕後英雄(下)】民眾對政府部門敵意深 有接觸者追蹤員甚至遭到死亡威脅

文|劉瑞芬
專家說,比起大規模檢驗,隔離加上接觸者追蹤(contact tracing)更有助於防堵病毒散播。(pixabay)
專家說,比起大規模檢驗,隔離加上接觸者追蹤(contact tracing)更有助於防堵病毒散播。(pixabay)

專家發現,要打造有效的接觸追蹤工作小組,種族、性別和性取向、宗教和語言的多元性非常重要。他們舉首爾一個同志社群為例,因同性戀在韓國仍然是禁忌,許多人遇到陌生的追蹤員,無法放心地說出自己真實的身分。

需求孔急,讓接觸者追蹤成為顯學,自5月以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衛學院提供的免費5小時線上課程,已有超過38萬人登記,14多萬人完成課程。據統計,僅半數上課的學員隸屬於公衛或照護領域。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科學家葛爾麗說,她的課程訓練接觸者追蹤員有效溝通的技巧,但要建立信任必須從公衛部門和民選官員做起。2017年一項關於賴比瑞亞依波拉病毒危機的研究顯示,對政府缺乏信任,連帶導致民眾漠視公衛的相關指示。

BuzzFeed上月曾報導,部分接觸者追蹤員甚至曾面臨死亡威脅;也有一些保守派政客和評論家形容追蹤員是「人民公敵」,或抨擊是「老大哥式的監控」。

美國絕大多數接觸者追蹤員都是女性:麻州的「健康夥伴」83%追蹤員是女性,紐約的「檢測與追蹤小組」76%是女性,而協助聘僱接觸者追蹤員的「接觸追蹤醫療小組」統計7成的申請人都是女性,其中兩成來自低收入社區。

較好的傾聽者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臨床助理教授羅絲解釋,在照護領域,女性比例本來就高,而接觸者追蹤一大部分工作,正是照護,「不只需要建立信任,取得訊息,也要確保民眾得到支援,」羅絲說。

「檢測與追蹤小組」副執行長布蕾則認為,「女性常扮演社區建造人和治癒者的角色,在公衛領域有太多女性領導人,這是因為有別於醫療專業,公衛是和社區緊密相關的。」

此外,女性常被認為是「較好的傾聽者」,也更懂得如何助人(Siri等手機助理,或者捷運站的提示音都是女聲),由女性擔任接觸追蹤員,也更容易得到信任。

對61歲的戴薇若來說,加入這份工作是戰勝自己無力感的方式,與其看著疫情延燒的消息空著急,不如拿起電話,打給有需要的人。她常需要西班牙文或葡屬維德角文口譯,儘管如此,她的同理心,以及她聲音某些特質,很能贏得別人的好感。

有回她打給一位男子,對方在電話中哭了起來,因為他罹癌的妻子證實感染了武漢病毒,儘管身為廚師的他待在家裡,他的老闆卻揚言要辭退他。戴薇若好希望能給他一個擁抱,但她只能透過西班牙文翻譯說,「你沒做錯什麼,這實在太不公平了。」

戴薇若是活生生的例子,顯示接觸者追蹤員的通話有助於讓社區連結起來。有回她必須請一位任職於身心障礙機構的女性居家隔離,這名女子和10多歲的女兒一起待在家,戴薇若經常打給她,確保她的狀況良好。

很快地,女子可以認出戴薇若的聲音,甚至跟她說,「請繼續打電話來,我很喜歡跟妳說話,以後或許我們可以一起散個步。」

資料來源:The Lily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