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7.19 05:58

【全文】為吸金被告提供法律諮詢 名檢劉承武衰淪斂財工具

文|傅崇琛    攝影|陳毅偉    影音|影音組
檢察官劉承武(中)為吸金案被告朱冠亦(右)提供法律諮詢,引發爭議。(讀者提供)
檢察官劉承武(中)為吸金案被告朱冠亦(右)提供法律諮詢,引發爭議。(讀者提供)

台北地檢署多年前偵辦東信公司吸金案,查出黃姓董事長是通緝犯,將他關入大牢,當時公司朱姓執行長自稱是受害人,組成自救會並接任董事長,還在群組PO出北檢檢察官劉承武提供法律諮詢的影片,取信其他股東,幫助公司繼續吸金。不料,事後北檢查出朱也是共犯,將他起訴,法院四月將朱判刑。受害股東質疑劉違反檢察官倫理、為虎作倀,劉承武則強調遭偷拍、利用,大罵朱:「非善良之輩!」

東信國際有機公司多年前被人檢舉違法吸金遭檢調搜索,董事長黃文賢、會計牛素琴、執行長朱冠亦遭起訴,今年4月被依違反《證券交易法》《公司法》等罪名分別判處6年到2年4個月不等徒刑。

台北地檢署(圖)查出朱冠亦是吸金共犯,將他起訴,法院今年已將他判刑。
台北地檢署(圖)查出朱冠亦是吸金共犯,將他起訴,法院今年已將他判刑。

 

聽信游說 購股投資

據本刊調查,黃文賢2007年就因違反《證交法》遭通緝,之後用假名黃甫發在2010年找人頭設立東信公司,由女友牛素琴擔任會計,並找來朱冠亦當執行長,對外宣稱擁有紅外線專利技術,可處理生物性廢棄物、前景看好等理由,販售股票,吸金超過7千萬元,但是股東根本沒拿到錢,最後憤而提出檢舉。

吸金案主嫌黃文賢早已遭通緝,卻以假名黃甫發找人頭設立東信公司繼續吸金。(讀者提供)
吸金案主嫌黃文賢早已遭通緝,卻以假名黃甫發找人頭設立東信公司繼續吸金。(讀者提供)

沒想到就在黃文賢通緝犯身分曝光入監服刑後,朱冠亦卻繼續利用東信公司的名義在外行騙,甚至連知名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劉承武,都意外變成他吸金斂財的工具。

受害股東小楊告訴本刊,2013年他經友人介紹認識朱,當時朱游說他購買東信股票,「朱自稱英國牛津大學工程博士,還說自己是黃埔52期第一名畢業的公費留學生,女兒一個當空姐、一個在明星高中任職,我認為他是書香門第,不可能騙人,因此以一張10萬元的價格買了30張股票,總計投資300萬元。」

 

設自救會 取信股東

看小楊上鉤,朱冠亦打蛇隨棍上,說東信公司將在馬來西亞擴大發展,若能投入5千萬元買500張股票,便能成為馬國總代理,小楊反映金額過高、無法負擔,朱還煞有其事地說已幫小楊向公司爭取,只要3千700萬元就能成為馬國的區域代表,但整個計畫最後不了了之。

被害股東小楊(圖)投資300萬元購買東信股票,如今血本無歸。
被害股東小楊(圖)投資300萬元購買東信股票,如今血本無歸。

小楊回憶說:「就這樣到了2015年,朱冠亦突然告訴我們這些股東,說公司被黃文賢跟他女友掏空,整個公司只剩28萬元現金,他已經透過關係向調查局檢舉,結果發現原來黃是通緝犯。」更離譜的是,小楊案發後到公司查帳,發現自己交給朱的300萬元,只有97萬元進到公司的帳戶,面對小楊的質疑,朱則把責任全推給黃。

當時掛名執行長的朱冠亦向股東強調,他是全公司唯一清白的高層主管,一定會幫股東討回公道,甚至還帶頭成立自救會,取得股東信任,並在這些股東推舉下,成為新任董事長,負責公司營運及法律救濟。

東信公司前後任董事長因涉嫌吸金,今年4月遭法院判刑。(翻攝東信國際官網)
東信公司前後任董事長因涉嫌吸金,今年4月遭法院判刑。(翻攝東信國際官網)

但讓股東們意外的是,2017年9月台北地檢署偵查終結,認定朱冠亦也涉犯罪,將他以及黃文賢、牛素琴一併提起公訴。對此,朱一再喊冤,甚至在自救會群組PO出北檢檢察官劉承武幫他法律諮詢的影片及合照,強調自己是清白的,才敢找檢察官幫忙。

「雖然朱冠亦找了劉承武檢察官,但他們到底談了什麼?做了什麼?我們毫不知情,只是朱說得振振有辭,對外也一直秀出與劉的影片及合照,所以還是有股東相信他,甚至以一張12萬元以上的價格,繼續購買東信的股票,結果下場更慘。」小楊說。

朱冠亦透過管道找劉承武法律諮詢,並錄影PO到群組取信被害股東。(讀者提供)
朱冠亦透過管道找劉承武法律諮詢,並錄影PO到群組取信被害股東。(讀者提供)

 

推拖反覆 不願還錢

他質疑:「劉承武身為檢察官,卻與朱冠亦這種人共處一室,讓人有很多想像空間,許多受害股東都覺得事有蹊蹺,但有圖有真相,有劉的背書,大家只能選擇繼續相信朱。」

劉承武(右)擁有高知名度,前法務部長邱太三(左)對他也印象深刻。
劉承武(右)擁有高知名度,前法務部長邱太三(左)對他也印象深刻。

直到今年4月判決出爐,朱冠亦被判刑2年4個月,小楊終於看清真相,決定要在朱入獄前討回投資金額,因此3度到朱家理論。小楊說:「朱對股東聲稱公司仍在營運,但我每次上門他都在家,也不知公司到底是誰在管?老實說,就連我們這些股東,都不知道公司實際的地址、電話,也不知廠房在哪,實在非常離譜。」

前2次小楊上門找到朱冠亦時,朱一會兒說願意返還300萬元,但因沒錢,需用房子做擔保開票,房子又在老婆名下,要先跟老婆商量;一會兒又說已經研發出新專利,也接到新訂單,請小楊再給他一年時間,公司一定會回到正軌。

「後來我一查才發現,房子根本就登記在朱冠亦名下,我覺得新專利、新訂單的說法也是假的,所以第3次去找他,結果他竟然直接翻臉,還反過來說我恐嚇他,事後甚至有幫派分子跑到我家找我,真的很惡劣!」小楊無奈地說。

 

慘遭利用 劉檢怒斥

能否把投資的300萬元拿回來,小楊如今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之所以會出面向本刊投訴,他說:「我只是想告訴社會大眾事件的黑幕,也希望不要再有人被朱冠亦欺騙,傻傻地繼續買東信的股票!」

為了釐清真相,本刊致電劉承武詢問,並將朱冠亦PO在自救會群組、藉以取信受害股東的法律諮詢影片,傳給劉本人確認。劉一開始對朱這個名字完全沒有印象,直到看完影片才告訴本刊,當時他應該是在一個民間協會提供法律諮詢服務,因該協會的姜姓祕書長及工作人員皆有入鏡。

劉承武在多個民間協會提供法律諮詢,主播女兒劉忻怡也常會陪同出席活動。(翻攝桃園市公道正義服務協會官網)
劉承武在多個民間協會提供法律諮詢,主播女兒劉忻怡也常會陪同出席活動。(翻攝桃園市公道正義服務協會官網)

劉承武告訴本刊:「我只記得當時是提供免費法律諮詢服務,一般來說,都是由發問人陳述被害狀況,我再幫忙找法條,建議對方如何透過法律保障權益,至於朱冠亦是用什麼名義申請諮詢,我真的沒印象,要問協會,但我記得諮詢過程是不能錄影的,這個畫面明顯是偷錄!」

該協會姜姓祕書長則說,朱冠亦當初自稱公司被掏空,想組自救會,所以透過一名潘姓男子介紹來協會諮詢,但因時間久遠,無法確認畫面是誰拍的。

對於遭吸金案被告利用,劉承武激動地說:「朱冠亦用我的名義招搖撞騙,絕非什麼善良之輩!」他呼籲民眾若遇到類似事件,應詢問對方是透過什麼管道請求法律諮詢,並致電求證,以免被當成冤大頭。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