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7.26 05:58

【大麻是魔更是藥4】含鴉片的感冒糖漿到處賣 大麻被汙名化難翻身

文|鄭進耀    攝影|林煒凱
徐婉馨將象徵2個女兒名字的英文刺在手臂上。
徐婉馨將象徵2個女兒名字的英文刺在手臂上。

簡榮廷肯定5月初衛福部的聲明:「不再把大麻視為一種有害的物質,算是踏出第一步。」只是回到規範問題,他還是認為:「藥物有藥物的管理辦法,食品有食品的管理,現在衛福部是把所有CBD都當成藥物管,這不太對。」

張竹芩舉了感冒糖漿的例子:「友露安裡面有0.1%的可待因(codeine,一種鴉片類成分),你卻可以隨便在屈臣氏買到,大麻有比鴉片可怕嗎?為何可待因可以0.1%,大麻THC卻要0.001%?更何況是沒有危險性的CBD還要用專案進口。」綠黨主張,CBD含量高於一個濃度就是藥物,低於某個濃度就可視為一般保健食品,「就像人參濃度不高,可以做成人參飲,便利商店就可以買,但高於一個濃度就被視作中藥,以藥品法規管制。」

在台灣市面上,有部分感冒糖漿就含有微量的可待因(codeine,一種鴉片類成分)。(翻攝自消防電子報)
在台灣市面上,有部分感冒糖漿就含有微量的可待因(codeine,一種鴉片類成分)。(翻攝自消防電子報)

台灣看似把所有CBD油當藥品列管,要求個案申請進口,但事實上,台灣患者大多自行上網購買。打開蝦皮和境外網站都能隨意買到這類萃取油,產品價差極大,從數百元到上萬元不等。依規定,CBD是非管制藥品,照理可以境外攜入,一次12瓶,但禁止轉賣。然而,李菁琪曾詢問食藥署能否攜帶入境,卻得到「最好不要帶」這樣的回覆。

孔繁錦說起他常遇到的狀況:「還是有病人買了CBD油被海關卡住,最後要來我這裡,補開立處方和證明,讓他可以領回。」賴彥合醫師亦指出,即便衛福部5月的聲明己把CBD油視為非管制類藥物:「但仍要循申請管道,否則海關還是可以沒收。」

這類境外購買還有另一個風險:根本無法確認買到的是什麼油。FDA今年曾抽查美國市面上的CBD油,發現7成的產品CBD濃度標示不實,甚至有產品被驗出CBD含量為0%。一位台灣CBD油使用者就說:「貴的油不見得好,但很多網站常見的萃取油CBD含量很低,根本是給寵物用的。」

張竹芩形容台灣的大麻開放模式,就是一種「權術統治」,「看起來開放,但讓你用不到;看起來法律有規範,但執法又選擇性,想捉你再捉,人民無所適從,乾脆避開這個藥物。」

在台灣本土對藥用大麻討論最多的是不明癲癇、帕金森症、多發性硬化症、肌痛症等病患社群,因為是無藥可治的病,他們幾乎無選擇地把希望寄託在這款「新藥」上。大麻戲劇性翻身,但它真的是「神藥」嗎?即便是有女童夏洛特的傳奇故事加持、FDA核可用來治療小兒癲癇的Epidiolex,可能也不如想像中具有神效。

多數台灣卓飛症患者的基因定序,都在高雄長庚腦功能暨癲癇科主任蔡孟翰手上完成,他支持開放Epidiolex:「這款藥做過4個臨床實驗,藥效無庸置疑。」然而,以科學的標準,只要能改善20到40%症狀就符合臨床上的有效,「放在其他的癲癇用藥裡,Epidiolex只是治療的手段之一,療效並沒有特別突出,它只適用在極少數的小兒癲癇例子。」

即便是卓飛症患者,也不見得每個病患都對這個藥物有反應,不過蔡孟翰還是贊成患者使用,「因為卓飛症患者能用的藥太少了。只是這個藥真的太貴了,通常是患者對大部分的藥都沒有好的反應,我才會建議他使用。」他也警告,有些非卓飛和葛雷氏症的癲癇者,用了CBD反而病情惡化,「不是FDA認定的疾病種類服用的話,都有未知的風險。」

蔡孟翰進一步指出,娛樂用大麻看似無害,那是因為偶爾一抽,「藥用大麻是天天使用,像卓飛症這麼小的小孩,劑量的控制都要很小心,因為有肝毒性,還要規則抽血監測肝功能。藥用的風險有時反而比娛樂用還高。」

大麻這個出現在社會新聞裡的「毒品」,近年來被發現也是極具醫療潛力的植物。(翻攝畫面)
大麻這個出現在社會新聞裡的「毒品」,近年來被發現也是極具醫療潛力的植物。(翻攝畫面)

此外,也不是所有的大麻成分藥品都有神效,他解釋,FDA通過另2款用於化療副作用和多發性硬化症的大麻產品,在臨床上並不常用,「因為有其他替代藥物,而這2款療效也不是特別突出。」

蔡孟翰認為,Epidiolex尚且如此,其他沒有經過FDA核可、經臨床證明的大麻萃取油宣稱對各種病症的療效都很可疑。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20.07.26 15:0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