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7.26 13:31

【全文】《野雀之詩》摸清酒店眉角 演員田調紮實關照底層人生

文|項貽斐     攝影|蕭志傑    影音|張匡皓 李政達
高於夏飾演在鄉野長大的小男孩,感受自然萬物的生命力,影片也以空靈的影像反映人物心境。(好威映象提供)
高於夏飾演在鄉野長大的小男孩,感受自然萬物的生命力,影片也以空靈的影像反映人物心境。(好威映象提供)

《野雀之詩》是導演施立的首部電影,藉由小男孩的雙眼映照成人世界的虛華,與自然生生不息的希望。除入圍去年台北電影節「國際青年導演競賽」、釜山影展「亞洲視窗」單元,女主角李亦捷也獲封台北電影獎影后。

片中飾演酒店小姐的李亦捷,糾結於愛情、親情與生活的拉扯,紮實的演員田調功課,為角色注入生命,成為全片亮點。

首度拍電影 施立

學歷: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研究所理論組、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導演組

代表作:

  • 2019年 編導《野雀之詩》入圍台北電影節「國際青年導演競賽」、釜山影展「亞洲視窗」單元
  • 2014年 編導《回家的女人》入圍電視金鐘獎電視電影、台北電影獎劇情長片
  • 2011年 編導《離家的女人》獲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優秀影片獎
  • 2006至2008年 任《台灣望春風》節目音樂總監,連獲3屆電視金鐘獎歌唱綜藝節目
  • 1994年 開始歌詞創作,代表作有劉若英〈成全〉、楊乃文〈祝我幸福〉、陳奕迅〈好久不見〉、張韶涵〈歐若拉〉等
演活酒店妹 李亦捷

1992年9月11日出生於宜蘭

學歷:台北市立大學動態藝術系公關主持組肄業

演出代表作:

  • 2019年 《野雀之詩》獲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
  • 2010年 《當愛來的時候》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獲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

施立編導的《野雀之詩》描述沒有父親的小男孩,徘徊於居住鄉野的外曾祖母與在城市工作的母親之間,空靈的影像舒緩人事變遷引發的衝突,多了寬容諒解。施立透露,「影片靈感來自共同編劇吳奕均朋友的故事,我聽完很有感觸,就鼓勵吳奕均寫出來。」

「觸動我的原因,是社會上常對家庭失能的小孩有偏見,認為他們長大必然歪斜。但真實故事裡的小孩,後來成為很正向的人,建立家庭、有美滿的生活。我覺得就算成長過程如此不堪,人還是會找到支撐自己的力量。」

李亦捷(左)親赴酒店見習,紮實的演員功課,幫助導演施立(右)塑造更立體的角色。
李亦捷(左)親赴酒店見習,紮實的演員功課,幫助導演施立(右)塑造更立體的角色。

編劇吳奕均是施立在輔大教書時期的學生,在《野雀之詩》前沒什麼編劇經驗,但因掌握原始人物的真實素材,所以寫了一個20多場的腳本,接著再由施立接手擴充為現在的樣貌。劇本角色背景、故事情節等前期階段由吳奕均負責,後期的風格、形式與敘事觀點則由施立逐步修改確立。

6年前執導公視人生劇展《回家的女人》後,施立一直希望拍攝長片,並著手開發比較商業的題材,但始終不順利。《野雀之詩》劇本完成後,施立原想拍成電視電影,不過遇到影展策展人與紀錄片製作人出身的監製賴珍琳,她因喜歡這個故事,希望提升製作規格為電影,於是合作展開籌資。

施立編導,高慧君(左)、吳朋奉(右)主演的《離家的女人》,獲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優秀影片獎。(施立提供)
施立編導,高慧君(左)、吳朋奉(右)主演的《離家的女人》,獲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優秀影片獎。(施立提供)

施立坦言:「《野雀之詩》的題材並非通俗商業電影,一開始我有點不知死活,以為影片所需的經費不算多,試著自行籌資。接觸很多電影公司、潛在的投資者,到處提企劃案,但一毛錢都沒找到。」該片最後是靠文化部電視節目補助、桃園市政府文化局拍攝補助,加上施立與賴珍琳各自出資,才將影片完成。

《野雀之詩》攝製費約600多萬元,雖然相較一般台片動輒兩、3,000萬元起跳,已非常精省,但施立承認自己錯估形勢。「《回家的女人》當年250萬元就拍起來,我以這樣的成本來推算《野雀之詩》,沒想到相隔五年,因台灣電影市場不錯,工作人員薪資跟著上漲,製作費提高許多。」

尹馨因施立作品《回家的女人》獲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施立提供)
尹馨因施立作品《回家的女人》獲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施立提供)

 

面對經費拮据,施立體會到做獨立電影往往是靠故事內容,得到想要的工作夥伴。

面對經費拮据的窘況,所幸施立仍集結一批志同道合的班底。「我很幸運有一群真心喜歡這個故事的人一起參與,大家都知道影片的獨立、藝術取向,不太計較預算上的事。」他也體會到,做獨立電影往往是靠故事內容,得到想要的工作夥伴。

片中演員表現搶眼,游安順、陳淑芳分別入圍去年台北電影獎男、女配角,女主角李亦捷更登上影后。但施立透露,選角時李亦捷並非他的第一人選,是看過一輪後,覺得不妨找李亦捷試試。沒想到兩人見面當天下雨,李亦捷狼狽躲雨、缺乏自信的模樣,讓施立一看就認定是她!

飾演鄉下阿嬤的陳淑芳(右)與編導施立(左)討論表演方式,她也因該片入圍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角。(施立提供)
飾演鄉下阿嬤的陳淑芳(右)與編導施立(左)討論表演方式,她也因該片入圍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角。(施立提供)

為真實呈現人物與場景,拍攝前施立做了非常多功課,還專門就李亦捷飾演的酒店小姐阿麗,請了「酒店顧問」,深入細節。例如:酒店怎樣陳設?水果盤、酒杯怎麼放?小姐與酒客會玩什麼遊戲?酒店少爺與小姐的素質、關係如何?還有酒店生態的眉角、規矩等。此外,李亦捷更親自到酒店見習。

影片特別就李亦捷(中)飾演的酒店小姐請「酒店顧問」,真實呈現酒店的人物與場景細節。(好威映象提供)
影片特別就李亦捷(中)飾演的酒店小姐請「酒店顧問」,真實呈現酒店的人物與場景細節。(好威映象提供)

 

希望鏡頭聚焦人物情感,拍攝時透過較古典的4:3銀幕比、產生凝視的效果。

開拍前,李亦捷花了約一個月的時間準備角色。她請常去酒店的朋友帶著她,假裝她是助理跟去酒店消費,曾一週去3個晚上。「我把作息調整到跟酒店小姐接近,和她們工作到凌晨3、4點,再走路回家。邊走邊回想當晚看到的,到家也沒馬上睡覺,而是趕快把這些事情全部寫下來。」

李亦捷(右)與夏騰宏(左)分別飾演酒店小姐與少爺,有激烈的感情對手戲。(好威映象提供)
李亦捷(右)與夏騰宏(左)分別飾演酒店小姐與少爺,有激烈的感情對手戲。(好威映象提供)

李亦捷經由筆記爬梳整理她的觀察,再加以想像,寫出角色自傳,建構片中阿麗與前後任情人的情感關係。施立表示,以電影《當愛來的時候》出道的李亦捷,在導演張作驥啟蒙下,有很好的基本功,這次拍片許多人物或場景也多虧有她,才能更立體。

有一場酒店小姐在休息室的戲,施立想知道裡面的樣子、大家在那裡做什麼、聊什麼?於是請李亦捷找機會看一下。但休息室是小姐們放鬆喘息的私密空間,可說是一般人的「禁地」。為此,李亦捷想盡辦法進去,把所見所聞供施立參考。

李亦捷因《野雀之詩》獲頒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
李亦捷因《野雀之詩》獲頒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

希望鏡頭聚焦人物情感的施立,在《野雀之詩》拍攝前與多次合作的攝影師陳麒文決定採用四:三的銀幕比。「很多電影銀幕畫幅很寬,要左右移動去看。但4:3比例的視覺焦點會放在中心、更具景深。片中小男孩在艱難的環境中,努力活下去,透過較古典的4:3銀幕比、產生凝視的效果,望見內在的力量。」

劇場出身的施立,在1990年代中期進入流行音樂界,擔任企劃、宣傳、製作等工作,也是張惠妹〈也許明天〉、陳奕迅〈好久不見〉等歌的作詞人。近十年他將重心轉往影像創作,陸續執導《離家的女人》《回家的女人》等片,但他強調自己並非懷抱強烈電影夢的人,是順其自然在不同年紀與生命狀態下,轉換不同的表達形式。

有多年流行音樂工作資歷的施立(右)是張惠妹(左)歌曲〈也許明天〉的作詞人。(施立提供)
有多年流行音樂工作資歷的施立(右)是張惠妹(左)歌曲〈也許明天〉的作詞人。(施立提供)

施立在拍片後,台灣歌壇景氣早已今非昔比,但他不排斥重回唱片圈,也曾受邀回去做唱片。他不諱言,相較電影,做唱片相對容易。「拍電影讓我有更深層的自我探索。這件事情很痛苦,可是你發現經歷這些事情後,更了解自己。於是又有勇氣再往下走,再走更深一點、更遠一點。」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