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7.25 13:39

【全文】《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造價6億 延尚昊末日光景聚焦人性

文|王怡文    影音|林軒如 林雅菁
姜棟元在《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接棒孔劉,回到韓國與活屍正面對決。(翻攝自Kakao Gallery)
姜棟元在《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接棒孔劉,回到韓國與活屍正面對決。(翻攝自Kakao Gallery)

韓片《屍速列車》2016年在亞洲掀起喪屍熱潮,不僅於韓國寫下1,156萬觀影人次、新台幣25億元的票房佳績,在台也以3.76億元票房改寫影史紀錄。

相隔4年,延尚昊導演再推《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故事背景從高鐵擴大至整個朝鮮半島,製作費翻倍至6億元,前作的成功讓該片未上映就賣出185國海外版權。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好萊塢大片《天能》《花木蘭》一再延後檔期,《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以下簡稱《半島》)仍決定7月15日於韓國上映,台灣、新加坡同步跟進。延尚昊導演接受本刊獨家專訪時回應:「其實《半島》的上映日幾乎是按照原定計畫,主要希望在全球電影院陷入困境的狀況下,能透過這部作品幫助整個電影市場。」

《屍速列車》導演延尚昊除了執導續集,也親自參與編劇工作。(車庫娛樂提供)
《屍速列車》導演延尚昊除了執導續集,也親自參與編劇工作。(車庫娛樂提供)

動畫片導演出身的延尚昊,2011年首推動畫長片《豬玀之王》就成為首部入選坎城影展「導演雙週」單元的韓國動畫,更拿下加拿大FanTasia奇幻電影節動畫成就獎、最佳出道獎殊榮,而跨界拍真人片是個美麗的意外。

當年他完成動畫長片《起源:首爾車站》,希望能有新台幣800萬元(以下皆以新台幣計)宣傳預算,卻遭駁回。電影公司建議他「乾脆拍個真人版,或許比較有機會」,延尚昊一怒之下在短短一小時內寫出《屍速列車》(以下簡稱《屍速》)概要,意外獲電影公司青睞,就這樣開啟了拍攝真人電影之路。

《起源:首爾車站》是《屍速列車》的前傳。(翻攝自daum movie)
《起源:首爾車站》是《屍速列車》的前傳。(翻攝自daum movie)

《屍速》2016年在坎城影展首映大獲好評,口碑延燒全球。在台上映2天,就超越蟬聯13年的韓片冠軍、鬼片《鬼魅》的2千500萬元票房紀錄,最終開出3.76億元的輝煌成績,拿下2016年全台票房季軍,僅次《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惡棍英雄:死侍》,同時在香港、泰國、新加坡與馬來西亞都成為當地影史韓片冠軍,提高韓國電影在亞洲的能見度。

延尚昊(右二)首次執導的真人片《屍速列車》在台熱賣新台幣3.76億元,更帶旺男主角孔劉(左二)人氣。(翻攝自TVREPORT)
延尚昊(右二)首次執導的真人片《屍速列車》在台熱賣新台幣3.76億元,更帶旺男主角孔劉(左二)人氣。(翻攝自TVREPORT)

聊到《屍速》的成績,延尚昊謙虛表示:「我覺得那是在各種幸運之下出現的產物,這次我不敢肖想有相同的幸運降臨。」他坦承《屍速》的成功,為《半島》增添更多可能性,「發行公司和投資人都很喜歡我最初寫下的故事架構,製作過程中並無太多異議。」

《半島》故事發生在《屍速》4年後,喪屍病毒讓朝鮮半島成了廢墟,當年順利逃出韓國的姜棟元因無法拒絕的任務重返故鄉,卻遇到了失去理性的631部隊及更大規模的活屍群,靠著倖存者李貞賢一家人的幫忙,互相合作逃出半島。

《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中出現的廢墟場面幾乎是靠搭景和CG後製完成。(車庫娛樂提供)
《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中出現的廢墟場面幾乎是靠搭景和CG後製完成。(車庫娛樂提供)

雖是《屍速》的續集,但當年存活下來的「地表最強孕婦」鄭有美和孔劉女兒金秀安,並沒有出現在《半島》班底中。延尚昊說:「一開始的確想過用《屍速》的角色規劃、發展故事,但討論後決定以新的故事和角色製作。」

《屍速》2016年轟動全球,當時就傳出要拍續集,卻過了4年才等到《半島》。《屍速》的成功讓延尚昊更加謹慎,光是與團隊討論劇情就花了3個月,寫初稿則花了3天。「之後修改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加上要考慮CG(特效)、動作戲等特殊拍攝,光前期籌備就花了10個月。拍攝期比較短,大概3個月,後製則耗費7個月。」

 

製作費從3.1億元,翻倍變成約6億元,人事及更多的特殊需求,是製作費提高的主因。

故事規模從前一集的「高鐵」擴大至「半島」,整體製作費從3.1億元,翻倍變成約6億元,人事成本及比《屍速》更多的特殊需求,是製作費提高的主因。

《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的活屍和前一集的《屍速列車》一樣有趨光性,將成為人屍大戰的重要關鍵。(車庫娛樂提供)
《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的活屍和前一集的《屍速列車》一樣有趨光性,將成為人屍大戰的重要關鍵。(車庫娛樂提供)

延尚昊指出,《半島》的設定是廢墟,加上有大量的追車場面,電影所見的末日都市光景、道路與商場幾乎全部得搭景拍攝,再靠CG進行後製,CG費用占總製作費約2成。

拍《屍速》時,他請來現代舞老師指導逾百名演員的喪屍動作,讓整體畫面更有律動感。這回拍《半島》採相同模式,當年的喪屍演員幾乎全部回鍋,但規模更大。他說明:「這集有更多危險的動作戲,所以加入替身組。負責指導喪屍的舞蹈老師,也會在某些關鍵畫面,代替演員演出。」

《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不畏疫情,按照原定計畫於7月中旬上映。(車庫娛樂提供)
《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不畏疫情,按照原定計畫於7月中旬上映。(車庫娛樂提供)

《半島》中,姜棟元在喪屍病毒肆虐之時,成功搭船抵達香港,在當地過著難民般的生活,劇組也到香港取景拍攝。延尚昊自曝,台灣也是考慮的取景地之一;外景地要符合故事內容,除了在韓國附近,「還得是可搭船抵達的地方,也必須可搭船潛入。」經多次討論後,延尚昊在香港與台灣之間苦惱許久,不過香港早期黑色電影的氛圍,更符合他所構想的世界觀。

《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中,姜棟元為活命逃亡至香港,淪為難民。(車庫娛樂提供)
《屍速列車2:感染半島》中,姜棟元為活命逃亡至香港,淪為難民。(車庫娛樂提供)

《屍速》成功在亞洲掀起喪屍熱,其後推出的Netflix劇集《屍戰朝鮮》、日片《一屍到底》,到上月剛在韓國上映、由影帝劉亞仁主演的新片《#ALIVE》,以及國片《逃出立法院》都是以喪屍為主要題材,到底喪屍魅力何在?延尚昊說:「我覺得喪屍這個題材非常有趣,製作成電影時,會因為不同的狀況或電影類型,產生天差地遠的結果。」

日片《一屍到底》製作成本僅新台幣84萬元,卻創下8.7億元的票房佳績。(車庫娛樂提供)
日片《一屍到底》製作成本僅新台幣84萬元,卻創下8.7億元的票房佳績。(車庫娛樂提供)

 

末日電影能展現失去人性的世界,同時矛盾地描繪人道主義的故事。

延尚昊認為,自己擅長將喪屍題材融入寫實的災難片或人道主義電影之中,這也正是他想透過《半島》傳遞的訊息。延尚昊說:「《半島》是朝著末日電影類型製作的,末日電影能展現失去人性的世界,同時矛盾地描繪人道主義的故事。《半島》以許多平凡人為故事主角,刻劃他們的情感及人性面,希望觀眾可以去感受主角政錫(姜棟元飾),以及周遭人們的情感變化。」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