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20.07.22 05:58

【論文全抄鐵證曝光2】有夠扯!李眉蓁按下時間停止器 8年前舊資料沒更新還照抄

文|黃驛淵    攝影|林韋言
狠酸對手政見「複製貼上」的李眉蓁,被本刊發現,她的論文除了段落、章節之間的連接字句外,整本幾乎抄襲自他人著作,連原文錯字也不放過。
狠酸對手政見「複製貼上」的李眉蓁,被本刊發現,她的論文除了段落、章節之間的連接字句外,整本幾乎抄襲自他人著作,連原文錯字也不放過。

本刊調查,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攻讀碩士在職專班的論文,本文123頁幾乎都抄自他人著作。若一一檢視各章節內容及文句,抄襲程度堪稱嚴重,誇張的是,李眉蓁論文內的每個表格,除了排版方式略有不同,幾乎都與台北大學當年碩士生雷政儒的論文表格內容一模一樣,甚至作為論文研究分析重要的統計數據,她也懶得更新,直接照抄早她8年完成的論文。

本刊比對李眉蓁與雷政儒2本論文發現,從第一章緒論開始,一直到攸關論文最重要的研究結論全都涉抄襲。例如李在第一章「緒論」的第一節「研究動機與目的」部分,1至3頁完全抄襲、剪貼自雷政儒論文的研究背景與研究動機與目的,其中,雷政儒的第一段先是被李照抄、搬至第三段,李在論文後續的第四段還胡亂拼貼了雷文的第一、四段,導致語意不通順。

本刊調查,李眉蓁論文(右)有近96%頁數的段落,都與台北大學公行系碩士生雷政儒的碩士論文(左)高度雷同。
本刊調查,李眉蓁論文(右)有近96%頁數的段落,都與台北大學公行系碩士生雷政儒的碩士論文(左)高度雷同。

雷原本的敘述是:「臺商是兩岸經貿關係的主要行動者,也是兩岸貿易網絡主要的穿針引線的建構者」,卻被李眉蓁剪貼得面目全非,變成她「研究動機與目的」的第四段開頭:「臺商是兩岸經貿關係的主要行1978年來由於中國大陸的經濟走向改革開放的道路」,以及第五段的開頭:「動者,也是兩岸貿易網絡主要的穿針引線的建構者」。

李眉蓁在論文119頁的錯字「『僅』(儘)管如此」,同樣也從台北大學碩士雷政儒的論文原字照抄。
李眉蓁在論文119頁的錯字「『僅』(儘)管如此」,同樣也從台北大學碩士雷政儒的論文原字照抄。

至於攸關論文重要的研究目的,李眉蓁也含標點符號均一字不減,全抄自雷政儒的四點研究目的,甚至研究最重要的結論章節,字句也都來自雷政儒的論文結論。

李眉蓁的碩士論文(右)研究目的完全「複製貼上」雷政儒的論文(左),連標點符號也一字不減,全抄自雷政儒的四點研究目的。
李眉蓁的碩士論文(右)研究目的完全「複製貼上」雷政儒的論文(左),連標點符號也一字不減,全抄自雷政儒的四點研究目的。

不可思議的是,本刊調查,李眉蓁的論文明明比2000年出版的雷政儒論文晚了8年,但她論文內重要的五大類分析表格,包括「台海兩岸經貿政策互動比較」「兩岸暨台海貿易依存度統計表」「台灣對美國貿易依存度統計表」「台商對大陸地區經核准間接投資統計-行業別」「台商食品業進入大陸投資狀況」等,不僅照抄,連統計數據也都一樣都停留在1999年。

李眉蓁2008年在中山大學的碩士論文(圖),比雷政儒的論文晚了8年,仍引用一模一樣的統計資料,有如按下時間停止器,顯然連花時間更新資料也沒做。
李眉蓁2008年在中山大學的碩士論文(圖),比雷政儒的論文晚了8年,仍引用一模一樣的統計資料,有如按下時間停止器,顯然連花時間更新資料也沒做。
李眉蓁2008年在中山大學的碩士論文,比雷政儒的論文(圖)晚了8年,仍引用一模一樣的統計資料,有如按下時間停止器,顯然連花時間更新資料也沒做。
李眉蓁2008年在中山大學的碩士論文,比雷政儒的論文(圖)晚了8年,仍引用一模一樣的統計資料,有如按下時間停止器,顯然連花時間更新資料也沒做。

換言之,李這篇名為《台灣對中國大陸之貿易分析》的論文,雖宣稱是分析兩岸貿易依存度等趨勢,表格的備註更寫上2008年5月21日曾查詢經濟部國貿局網頁,但無論表格或內文,卻完全沒有談及或分析2000年至2008年之間的數據。爆料人士直批,李顯然連最新統計的數字,她都不願花時間研究而是直接抄。

更新時間|2020.07.22 07:2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