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20.07.31 05:58

【心內話】感覺自由就跳舞

文|李振豪    攝影|周永受
李立丞(左)的媽媽(右)在離婚後,就搬回娘家居住,這天2人在附近的稻田裡合影。
李立丞(左)的媽媽(右)在離婚後,就搬回娘家居住,這天2人在附近的稻田裡合影。

去年12月,有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是我爸媽22週年的結婚紀念日,也是離婚紀念日。

那天,我媽終於從有家暴陰影的婚姻中獲得自由。我爸很傳統,以為女人嫁他就隨他,把我媽當成他的物品,即使她不想履行夫妻之事,也得勉強自己。重點是,他喝醉心情不好還會打媽媽,也打我。

記得幼稚園大班時,有天晚上媽媽抱著我睡,卻一直在發抖。天快亮時,爸爸回家了,一聽到腳步聲,我們馬上起身鎖門,卻還是被他撞開一條縫,把手伸進來開鎖。進房間後他把燈打開,抓媽媽的頭去撞牆,還把她拖到地板上,我還記得媽媽那時穿一件紅色睡衣,被我爸撕爛。那時候她還懷孕。

我整個人呆住,一直哭,我爸就跟我說:「你擱哮我連你作夥打。」小學六年級時,我第一次反擊,站出來對他說:「一個大男人,這樣打老婆你好意思?」結果他就掐住我,掐到我真心覺得要死了,還想:「我死了,你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

我媽20歲結婚,像交出了自己的人生;我則在20歲那年決定休學,要拿回自己的人生。那時我法律系剛念完2年,雖然因為爸爸家暴,一開始我也是抱著保護弱小的心情才報考,但逐漸感覺自己像生產線上一路被組裝的產品,即將變成打包好的律師,很茫然。

李立丞(右)和爸媽及2個弟弟,全家一起到茶壺山健行。那是在李爸李媽離婚前的家族合影。(李立丞提供)
李立丞(右)和爸媽及2個弟弟,全家一起到茶壺山健行。那是在李爸李媽離婚前的家族合影。(李立丞提供)

於是我決定逃脫,休學去旅行。沒有錢,就去工地搬木頭和鐵條,去補習班打電話,去送外賣。去年我當完兵,工作2個月後存夠4萬元,就出國了。那時反送中運動正熱,我從台北飛香港,再飛成都,搭公車進入藏區,錢花完了才回來,重新復學。同一段時間,我爸媽跟著登山會爬山,途中會長山難過世,爸媽可能是發現了人生苦短,決定認真談離婚,幾個月後就簽字。

其實我和爸媽,也不是沒有快樂的回憶。我記得《魔戒》三部曲上映時,因為都在爸爸生日的耶誕節檔期,我們總一起進戲院,看電影前還會去吃台南名店小杜意麵。雖然都是過去式了,但其實以後,我們還是可以再製造共同的快樂回憶,前提是,我們必須是自由的。

他們離婚不久後,我進戲院看了《兔嘲男孩》,電影裡,男孩問被藏在家裡保護的猶太女孩說:「自由之後,妳要做什麼?」女孩回答他:「跳舞。」今年母親節,我回台南看媽媽,夜裡二人坐在門庭聊天,聊到一半我忽然很想跳舞,就赤腳跑到馬路上,結果媽媽見狀也脫了鞋,加入我,二人就這樣光著腳在馬路上,自由地跳起舞來。

李立丞,22歲,台南人,大學生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更新時間|2020.07.31 08: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