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08.01 05:58

【豬寮裡的安親班1】她把豬寮改為免費課輔班 偏鄉阿嬤的毒品戰爭

文|簡竹書    攝影|周永受    影音|梁莉苓
陳玉釵除了辦課輔班,當過村長的她也請藝術家美化環境,村子裡好幾間老舊屋子外牆皆有以蚵殼創作的裝置藝術,十分有蚵寮村特色。
陳玉釵除了辦課輔班,當過村長的她也請藝術家美化環境,村子裡好幾間老舊屋子外牆皆有以蚵殼創作的裝置藝術,十分有蚵寮村特色。

陳玉釵本來與先生在街上賣鴨肉羹麵,她日日在路邊看著村裡的孩子下課後無處可去,陸續被引誘去吸毒,決定召集村裡好姐妹,成立免費課輔班。

一晃20年,她成了村子裡史上第一位女村長,課輔班也從當年的老舊屋舍,到現在的2層樓明亮教室。偏鄉資源困窘,她說,每年都在開班與停辦之間掙扎,但始終記得有個來不及救的孩子,後來進了少年監獄;課輔班硬撐至今,她說,最欣慰是毒品終於在村裡絕跡。

有時候陳玉釵自己都不明白怎會一路走到這裡,這天夜晚,學生下課後她才有時間受訪,晚上8點多的鄉下已昏暗寧靜,她有感而發:「就在這個所在,一直在要做、不做、要停、不停之間,以前還被我老公罵。」

我們從嘉義高鐵站開車半個多小時,路過許多無人居住、1/3已陷入地底下的廢棄三合院,終於來到雲林沿海的口湖鄉蚵寮村。陳玉釵的課輔班第20年了,2年前台灣心義工團幫忙蓋了2層樓的鐵皮教室,寬敞明亮。過去,這裡曾是廢棄多年的豬寮,有段時間甚至藏了幾十台電動玩具機。

陳玉釵穿著拖鞋騎摩托車而來,她笑著說曾有一對屏東來的好心夫妻想捐款,到了課輔班遇到她,「問我村長在哪裡,我說:『你好,請問什麼事?』他們還是說要找村長,可能想說怎麼有村長穿得這麼隨便。」

課輔班如今有明亮教室,也有專任教師,9年前還增設國中班,陳玉釵說,叛逆期的孩子更需要協助。
課輔班如今有明亮教室,也有專任教師,9年前還增設國中班,陳玉釵說,叛逆期的孩子更需要協助。

65歲的陳玉釵是蚵寮村土生土長,「我們家很窮啊,3個姊姊都沒讀書,我讀到國小畢業,哥哥初中,只有弟弟讀到高中。」她到嘉義學裁縫,之後到台北、高雄替舞廳小姐做精緻禮服,賺的錢都寄回家,「家裡欠債,我爸是乩童賺不到錢,姊姊都沒讀書找不到工作。」

 

看不慣 小朋友被騙吃毒糖果

陳玉釵嫁給同村的老公,生4個小孩,帶孩子無法工作,全家靠老公做水泥工維生,只好借貸度日。負債,似乎是這村子裡許多家庭的常態。孩子大了些,陳玉釵才與先生在路邊賣鴨肉羹麵,閒暇兼做剝扁魚等手工,把孩子養大。

長年在路邊賣麵,她看到一些景象,「這裡很多隔代教養,爸媽不在,小孩下課後到處晃,國小就玩親親,還有很多小朋友被騙去吃糖果(含安非他命),慢慢變吃毒,毒蟲很囂張,就在馬路邊交易。這樣下去,村子沒有希望。」

陳玉釵說話、舉止都大剌剌,惟獨格外在意一件事:教育。「我就是學歷低才找不到工作。」夫妻倆一路借錢讓孩子補習、上學,最後大兒子大學畢業,二兒子碩士;鄉下重男輕女,「我本來想說2個女兒國中畢業就去學燙頭髮,可是想一想不對,我老公就去探聽讀什麼科比較好,後來一個女兒當護士,一個讀幼保科。」

蚵寮村臨海,不少居民皆以養蚵、剝蚵殼維生。
蚵寮村臨海,不少居民皆以養蚵、剝蚵殼維生。

她還擔任村裡「媽媽教室」的會長,眼看村裡孩子一個個被騙去「吃糖果」,她與媽媽教室的伙伴決定把放學後的孩子召集在一起寫作業,「孩子就不會被騙去,阿公阿嬤也不用沿街找孫子。我知道哪些家庭有需要,就挨家挨戶宣傳。」

在社會打滾過的陳玉釵頗懂得一些做事的眉角,例如「利誘」,「我們姐妹1人出100元,輪流買點心,第一天有8個小朋友,我們買甜甜圈,第二天就有十幾個小朋友來,我們就買麵包。」很快吸引了2、30個小朋友。

陳玉釵還想幫小朋友補習,「可是找不到人來教,我還有國小畢業,有些姐妹根本不識字,問很久才找到一個高中畢業的人來上課。」這裡連公車都沒有,少有人願意來。後來陳玉釵的大女兒從護理科畢業,也被拉來幫忙,「她28歲時本來有個好姻緣,可是這裡走不開,拖到32歲才結婚。」大女兒婚後,「課輔班又快撐不下去,考慮收掉。」幸好不久大兒子結婚,變成媳婦來幫忙。

陳玉釵小檔案
  • 出生:1955年生
  • 學歷:崇文國小、口湖國中
  • 現職:崇文婦女協會理事長
  • 經歷:蚵寮村村長(2006~2010)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20.08.01 07:4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