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08.01 05:58

【豬寮裡的安親班2】為賺錢曾開電玩店 不忍兒子遭諷摸黑收掉所有機台

文|簡竹書    攝影|周永受    影音|梁莉苓
陳玉釵不拘小節,做事爽快、罵人大聲,拍照時嫌穿鞋子礙事,就把鞋子脫了。
陳玉釵不拘小節,做事爽快、罵人大聲,拍照時嫌穿鞋子礙事,就把鞋子脫了。

2006年她選上村長,找警察談條件幫忙抓毒蟲,「我個性雞婆,叫得動的人比較多,警方要辦宣導會,我就出人,讓他們場面好看。我也跟警方說,你們要開警民座談,但村子治安這麼壞,吃安的人這麼多,我怎麼跟你們開會?」

警方只好抓得勤,換毒蟲壓力大了。某天,村裡最大毒販直接打電話給陳玉釵:「妳是不怕死嗎?我有槍妳不知道嗎?」警方到毒販家攻堅,「夫妻都被抓,現在還在關,他太太也吃毒。後來他兒子還來過我們課輔班,可是3個小孩最後還是分別被領養,家庭散了。」她也無奈。

大盤被抓,小毒蟲也混不下去,毒品終於慢慢在蚵寮村絕跡。與毒品奮戰多年,陳玉釵卻不仇視吸毒者,「吃毒有2種人,一種是有錢人,無聊、追求刺激,另一種是艱苦人,我們蚵寮村就是艱苦人。他們不是一開始就吃毒,這裡頭路很難找,壓力大,心煩就會吃毒,吃毒也可以加減賣一點賺錢,有他們的無奈啦。」

早年蚵寮村不是這樣的,日子雖苦,居民仍能勉強維生,台灣最大沙洲「外傘頂洲」就在附近,不少村民在此養蚵仔或討海。但1986年韋恩颱風來襲,26位村民命喪外傘頂洲,陳玉釵回憶,那段時間村裡深夜常可聽見哭泣聲,許多村民一夕成為單親家庭,外傘頂洲也成了村民傷心地,大家不願再到沙洲,村裡農田又因海水倒灌、鹽化,無法再種農作物。失業、貧窮、毒品自此像散不去的幽靈,盤據這村子。

陳玉釵就有個50多歲的鄰居,幼時沒錢讀書也沒機會習一技之長,一生找不到穩定頭路,陳玉釵看著他長大,「他以前也吃毒,後來戒掉,我就叫他來這裡幫忙。」這裡不只開課輔班,5年前也開始在早上提供老人家聚會,陳玉釵叫鄰居中午幫忙煮飯,「要想辦法讓他們有一點收入。」

 

遭師諷 摸黑收掉電玩店賣麵

經濟壓力大,陳玉釵很能體會,她也曾為了生活,做過一件至今後悔的事。「我是很不想提啦,那時候要養小孩,又欠債,我就去打聽做什麼生意能賺錢。」答案是開電玩店,於是她借錢買電動玩具機台,「就擺在我們家,我們在2樓隔出一個睡覺的地方,其他地方包括廚房,1、2樓擺滿電動玩具機,真的好賺,一天賺一萬多元。」

開了快一年,有天兒子下課回家,臉色不對勁。原來,班上有同學為了打電動而偷錢,老師怒而詢問全班:「有打電動的自己站到講台來。」許多小孩都站起來,陳玉釵的兒子卻沒有。老師問:「你家開電玩店,你怎麼會沒打?」兒子答:「因為我爸媽不准我們玩。」老師更怒:「你爸媽怎麼這麼自私、壞心,讓別人的小孩變壞,不讓自己的小孩變壞?」

陳玉釵靜靜聽完兒子訴說,「那天晚上8點多,我叫他們上樓睡覺,然後跟我先生開始把電動玩具搬走,先從1樓搬,厚,有夠多的,4、50台,等小孩睡著再去2樓搬,搬到半夜。」隔天小孩起床還大喊:「我們家遭小偷了!」陳玉釵裝傻:「夭壽咧,這小偷還真聰明!」然後假裝去報案。

她當然沒報案,電玩好好地放在附近的廢棄豬寮。沒轉賣?「轉賣也是害到別人啊,而且如果有人來談價錢,小孩會發現。」幾十台電玩放到壞掉才清走,夫妻倆改賣鴨肉羹麵。

陳玉釵結婚時沒機會穿婚紗,趁結婚20週年補穿拍全家福,一家人感情極好。(陳玉釵提供)
陳玉釵結婚時沒機會穿婚紗,趁結婚20週年補穿拍全家福,一家人感情極好。(陳玉釵提供)

當時又有誰知道,幾十年後陳玉釵會在這裡開起免費課輔班,課輔班最初地點,就是當年老家、電動玩具店,後來學生多了,便搬到廢棄豬寮-當年堆放電玩之處,那裡正是如今2層樓教室所在地。

「我跟兒子後來都盡量不提這件事,可是心裡一直有疙瘩,覺得當年怎麼會做這種違背良心的事?我到現在還會想,有幾個家庭的錢被小朋友偷來我這邊?有幾個小朋友變壞了?」

後來開免費課輔班,與這件事有關嗎?「有一點啦。今年過年我和兒子聊到這件事,他安慰我,說我們現在做有意義的事,他也很有成就感,不像以前開電玩店。當初開課輔班,我老公反對,就是我兒子一直鼓勵我們。」

陳玉釵小檔案
  • 出生:1955年生
  • 學歷:崇文國小、口湖國中
  • 現職:崇文婦女協會理事長
  • 經歷:蚵寮村村長(2006~2010)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20.08.01 07: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