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20.07.28 10:58

【全文】屢失控暴走私訊痛罵律師 新北怪檢辦案瑕疵遭送評鑑

文|顏凡裴    攝影|攝影組    繪圖|美術組 
檢察官顏汝羽屢傳爭議事蹟,甚至險釀冤案。(讀者提供)
檢察官顏汝羽屢傳爭議事蹟,甚至險釀冤案。(讀者提供)

檢察官近來爭議不斷,繼名檢劉承武為吸金被告提供法律諮詢,淪為斂財工具後,如今又爆出新北地檢署檢察官顏汝羽辦案出現重大瑕疵,不僅無視證據存在逕自起訴,還不讓被告說明,甚至下庭後還私訊痛罵律師「會有報應」,言行屢屢失控,適任性備受質疑。為此,民間司法改革協會蒐證3件案例,將她函送檢察官評鑑委員會評鑑,最終可能遭免職。

本刊調查,該名檢察官行事風格獨樹一幟,曾在司法官學院受訓時一度遭退訓,分發至新北地檢署後,還曾傳出頻約警界帥哥所長「工作指導」,已在檢察界引起議論。

民間司法改革協會日前將一名檢察官移送評鑑委員會評鑑,在法界引起熱議,被移送評鑑的是新北地檢署檢察官顏汝羽,她在司法官學院受訓時就被認為不適格,一度遭到退訓,差一點做不成檢察官,最後向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申訴成功,勉強保住司法官身分,沒想到分發新北地檢後仍難以擺脫爭議。

判決書直指 不正訊問

顏汝羽不僅經常傳出在法庭和辦公室失控大暴走,民間司改會還收到2名律師檢舉,指控她在3起案件中辦案品質有嚴重瑕疵。經深入調查發現,她不僅「漠視證據」,在偵查庭還不讓被告及律師辯解,連法官都看不下去,在判決書上質疑她「不正訊問」。

被法官罵「不正訊問」的是一起竊盜案,1名胡姓男子到新北市中和運動中心運動,將黑色iPhone 7 Plus手機遺忘在男廁椅子上就去沐浴,洗完澡才想起忘記拿,再回去找,手機已不翼而飛,急得立即報警。

一名男子(圖)被檢察官顏汝羽起訴偷蘋果手機,還建議法官從重量刑,但法官勘驗監視器畫面發現,顏檢指的屏幕上「白色蘋果」圖樣,其實是嫌犯的指甲反光,判決無罪還以清白。
一名男子(圖)被檢察官顏汝羽起訴偷蘋果手機,還建議法官從重量刑,但法官勘驗監視器畫面發現,顏檢指的屏幕上「白色蘋果」圖樣,其實是嫌犯的指甲反光,判決無罪還以清白。
一名男子(圖)被檢察官顏汝羽起訴偷蘋果手機,還建議法官從重量刑,但法官勘驗監視器畫面發現,顏檢指的屏幕上「白色蘋果」圖樣,其實是嫌犯的指甲反光,判決無罪還以清白。
一名男子(圖)被檢察官顏汝羽起訴偷蘋果手機,還建議法官從重量刑,但法官勘驗監視器畫面發現,顏檢指的屏幕上「白色蘋果」圖樣,其實是嫌犯的指甲反光,判決無罪還以清白。

警方受理後,調閱運動中心監視器,很快逮捕在男廁外徘徊、有竊盜前科的嫌疑犯,但該名男子喊冤,表示他當時使用的是自己的hTC手機,站在男廁外面是為等朋友上廁所。

沒想到,案子移送檢方後,承辦檢察官顏汝羽完全不理會該名男子的辯解,僅就監視器畫面中,嫌犯曾從口袋拿出一支黑色手機,螢幕黑屏中間有一個白色圖樣,就斷定是蘋果手機的開關機畫面,逕將嫌犯起訴,甚至在起訴書中怒斥該名男子飾詞狡辯,汙衊員警名譽,建請法官從重量刑。

但新北地院法官審理時,勘驗監視器畫面,輕易就能分辨嫌犯持的手機螢幕中央光點,會隨嫌犯手勢移動,並非固定在螢幕中心,認定是左手拇指指甲反光。何況監視器不僅沒拍到失主手機失竊過程,且失竊後曾有11人進出案發處,反觀嫌犯始終都站在男廁門口滑同一支手機,法官據此判決嫌犯無罪。

顏汝羽曾被法官直接在判決書斥責,似乎沒看監視器畫面,就認定被告說謊,甚至以另辦誣告罪的方式,試圖迫使被告認罪,已經涉及「不正訊問」。
顏汝羽曾被法官直接在判決書斥責,似乎沒看監視器畫面,就認定被告說謊,甚至以另辦誣告罪的方式,試圖迫使被告認罪,已經涉及「不正訊問」。
顏汝羽曾被法官直接在判決書斥責,似乎沒看監視器畫面,就認定被告說謊,甚至以另辦誣告罪的方式,試圖迫使被告認罪,已經涉及「不正訊問」。
顏汝羽曾被法官直接在判決書斥責,似乎沒看監視器畫面,就認定被告說謊,甚至以另辦誣告罪的方式,試圖迫使被告認罪,已經涉及「不正訊問」。

二律師申訴 態度惡劣

而更誇張的是,顏在起訴書中不斷指責被告犯後態度不佳,還建請法院從重量刑,但法官看遍偵查卷全卷及訊問筆錄,發現顏未對本案唯一的證據、亦即男廁外的監視器畫面進行勘驗或播放。

偵辦期間,顏檢還打算另外偵辦該名嫌犯涉嫌偽證、誣告等罪,試圖以此迫使嫌犯認罪,法官認為此舉已涉及不正訊問疑慮,直斥檢察官應注重被告人權,只要勘驗監視器影片,在偵查時就可以還被告清白。

顏汝羽曾因案件和舊識律師起爭執,下庭後還私訊指責該律師「會有報應」。圖非當事人。(示意畫面)
顏汝羽曾因案件和舊識律師起爭執,下庭後還私訊指責該律師「會有報應」。圖非當事人。(示意畫面)

司改會得知此案後,隨即展開調查,結果陸續有2名律師向司改會申訴,都指控顏汝羽漠視偵查證據,就認定被告有罪,且開庭時還會不時打斷被告委任律師的辯護,甚至當庭直指律師教唆被告說謊,態度十分惡劣。

顏汝羽在司法官學院時,就因性格特殊,和同學相處不太融洽,她認為遭受排擠,還曾傳簡訊恐嚇同學。(讀者提供)
顏汝羽在司法官學院時,就因性格特殊,和同學相處不太融洽,她認為遭受排擠,還曾傳簡訊恐嚇同學。(讀者提供)

其中,1名律師和顏汝羽是舊識,2人曾因一起車禍案在庭上起爭執,沒想到顏竟在下庭後,以臉書私訊該名律師,指責他教唆當事人說謊很不應該,不適合當律師,甚至詛咒律師「不要浪費當事人的時間金錢,會有報應。」

除了被質疑辦案有瑕疵,顏還遭控利用公務信箱頻頻邀約帥哥警察「工作指導」,甚至還私約去教會,在檢察界引起議論。

顏汝羽現任新北地檢署(圖)公訴檢察官,被許多同事認為是頭痛人物。
顏汝羽現任新北地檢署(圖)公訴檢察官,被許多同事認為是頭痛人物。

頻約帥所長 引發議論

本刊聯繫上傳聞中長相帥氣的派出所長陳昱安,還原與顏汝羽的互動。他表示,與顏只因公務在新北地檢署見過一面、通話過一次,剩下多是顏以公務信箱寄信給他,他不曾回信。對於顏是否曾邀他到教會見面,陳沒有立即否認,語帶保留地說:「這事情有點久了耶…印象不是很深刻。」

法界狂傳顏汝羽頻頻以公務為由,對帥氣所長陳昱安(圖)示好,但該所長否認2人曾有曖昧關係。(翻攝IG)
法界狂傳顏汝羽頻頻以公務為由,對帥氣所長陳昱安(圖)示好,但該所長否認2人曾有曖昧關係。(翻攝IG)

接著陳又緊張地解釋:「是有聽說同事在傳檢座對我釋出好感,但我自己是沒有特別感覺,我已經有穩定交往女友,只覺得檢座比較熱情,一直想跟我分享法學知識,只有說有興趣可以來…就是工作指導。」 陳也不知道顏為何一直找他,而不直接找承辦員警,但他強調二人之間沒有曖昧關係。

顏不尋常的言行不僅於此,她承辦一起詐欺案時,在給被告的刑事傳票備註欄寫:「來一趟,別擔心,問些問題而已」,讓嚴肅的傳票驟變成「聊天邀請函」,其他檢察官獲悉均感到不可思議。

刑事傳票是正式公文,但顏汝羽卻在上頭備註欄寫:「來一趟,別擔心,問些問題而已」,彷彿在寫祕密小紙條,讓其他檢察官感到詫異。(讀者提供)
刑事傳票是正式公文,但顏汝羽卻在上頭備註欄寫:「來一趟,別擔心,問些問題而已」,彷彿在寫祕密小紙條,讓其他檢察官感到詫異。(讀者提供)

實習不及格 慘遭退訓

司法官訓練所第55期結業的顏,早在受訓期間就鬧出不少風波。她因個性獨特,和同期同學相處不太融洽,認為同學排擠她,竟傳訊息恐嚇同學「我要相驗你。」之後還被實習單位台南地院評定「不及格」,被司法官學院退訓。

為此,顏向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申訴,保訓會認為,司法官學院給予的輔導不足,不應將責任歸屬顏,她才獲得補分發,保住檢察官身分,又因比同期學員晚分發,同學都稱她是「55.5期」。

曾接觸過顏汝羽的法界人士指出,其實她個性、本質不壞,時常在言談中透露出對偵查的理想及抱負,「只是她對於這個世界的理解,似乎跟大部分的人都不太相同,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檢察官的職權是要評斷是非,如今爆發一連串爭議事件,在在顯示顏判斷案件有違常情,是否適合檢察官工作,有待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審慎評估。

顏汝羽回應:齊頭式平等護秩序

針對遭送評鑑一事,檢察官顏汝羽表示,評鑑程序尚在進行,沒看到被指控的材料,無法為自己辯解,但關於被律師指控阻止辯護,是因她採取較齊頭式的平等,有些當事人有律師,有些沒有,且為維持偵查庭秩序,「如果律師一直打斷我說話,或當事人一直講,讓他方當事人不能講,難道不該制止嗎?」

至於用公務信箱私約帥警的傳言,顏嚴肅駁斥:「我不認識這個人,我通常不會因個案找警察,也沒有私下約他見面,何況不是承辦又怎樣?派出所所長也有督導職責,我一定會查出是誰在造謠,我之前曾向督導處告發多名警察,不知道這個陳,是不是被我陰過?」

更新時間|2020.07.31 17:3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