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8.02 05:58

【從母親到戰士2】2歲姪兒被殘忍虐死 她多年來持續無償協助被害人家屬

文|曾芷筠    攝影|周永受 鄒保祥    影音|梁莉苓 曾貴禎 吳偉韶
王薇君說,姪子王昊改變了她的後半生,她成立兒權會後不只協助兒虐案件,對刑案重傷死亡的家屬也主動義務協助。
王薇君說,姪子王昊改變了她的後半生,她成立兒權會後不只協助兒虐案件,對刑案重傷死亡的家屬也主動義務協助。

王薇君的故事要回到2011年震驚社會的虐童慘案。2歲大的男童王昊,被母親男友劉金龍與3個手下關起來連續毆打、餵食安非他命及海洛因21天後致死,4小時後才被丟在慈濟醫院急診室門口。王昊被虐期間,父親因毒品運輸在獄中,母親也吸毒、懷孕而沒有積極尋找孩子。事發後家族派出三女、也就是王昊的姑姑王薇君處理訴訟。「我爸以前做生意,小時候家裡還有管家。小五時,他生意失敗,我們家從天堂掉到地獄,因為生命中波折很多,所以我能忍受任何惡劣環境,一整天什麼都不吃也沒關係。」

主婦進化 設促進會無償協助家屬

王薇君說,姪子王昊(圖)改變了她的後半生,她成立兒權會後不只協助兒虐案件,對刑案重傷死亡的家屬也主動義務協助。(王薇君提供)
王薇君說,姪子王昊(圖)改變了她的後半生,她成立兒權會後不只協助兒虐案件,對刑案重傷死亡的家屬也主動義務協助。(王薇君提供)

她口沫橫飛了一個下午都沒有喝水,有時忙起來,一天可以喝十幾杯黑咖啡。「我就是不服輸,以前有網友罵我:『孩子生前妳不照顧,死了才出來哭。』也有法律人說我不懂法律,但《刑事訴訟法》修法,新增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保障被害人及家屬隱私,不用當庭宣讀個資和戶籍地址,這條是我跟婉諭(立委)推的。我不是法律人,但我懂問題,不合理的法律不就是該改嗎?」

王昊過世隔年,她成立兒童權益促進會,無償協助重大死傷刑案的被害人家屬。「那時候我不到50歲,我學歷很低,高中都沒有畢業,20幾年都是家庭主婦。但我希望大眾理解被害人不只是一種樣子,他會進化。」從一個拿鍋鏟的家庭主婦進化到擊劍的戰士,年過50,人生使命才開始。

叡叡媽媽淑蓉提起孩子泣不成聲。
叡叡媽媽淑蓉提起孩子泣不成聲。

叡叡媽媽淑蓉也在短短一年內快速進化。她說自己以前是個不關心別人的普通上班族,她從未想過社會新聞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去年4月1日尋常下午,淑蓉接到托嬰中心電話,聽到救護車刺耳鳴笛,那頭說:「叡叡午休時沒有呼吸心跳,現在在做人工呼吸。」她趕去醫院,11個月大的叡叡連續做了一小時心肺復甦術,沒有任何反應,抽血結果是嚴重窒息。晚上在派出所看到監視器畫面,她嚇到說不出話,10公斤的叡叡被90公斤重的保母以身體壓制頭部持續19分鐘,孩子面朝下、手腳不斷掙扎,直到一動也不動,保母才離開,又過了50分鐘,廚工發覺有異,叫了救護車。

叡叡離開時11個月大,已經會站會走也會認人。(淑蓉提供)
叡叡離開時11個月大,已經會站會走也會認人。(淑蓉提供)
托嬰中心的監視器畫面顯示,保母壓著叡叡頭部持續19分鐘導致窒息。(翻攝畫面)
托嬰中心的監視器畫面顯示,保母壓著叡叡頭部持續19分鐘導致窒息。(翻攝畫面)

 

解剖相驗 送行團隊修復受損遺體

之後她進入冰冷的司法程序。「看到第一個檢察官是在醫院太平間,他冷冷問我:『你們有什麼要補充的?』我連檢察官在做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把我了解的都跟他講,我說:『你有看監視器畫面嗎?』他用手指關節敲著一疊資料說:『裡面有截圖。』我又問:『那你有看過影片嗎?影片跟截圖完全不一樣,叡叡是被壓的,愈掙扎保母壓愈緊。』檢察官又敲了一次資料,這次更大力:『這裡有截圖啊。』」

檢察官又說:「還有什麼要講的?我趕時間。」前後大概只停留10分鐘。淑蓉能理解,檢察官很忙,一天要看好多屍體,但她不理解,檢察官為什麼不聽家屬意見?淑蓉希望連同起訴托嬰機構負責人,檢察官不同意。

叡叡媽媽說,失去孩子的傷痛不會減緩,但會習慣,被害人家屬需要的法律、心理諮商,若有犯保協會清楚告知會很有幫助。
叡叡媽媽說,失去孩子的傷痛不會減緩,但會習慣,被害人家屬需要的法律、心理諮商,若有犯保協會清楚告知會很有幫助。

叡叡的遺體成為國家司法證物,需要相驗,她一開始不知道「相驗」就是解剖的意思。王薇君陪著她,用溫柔的語氣說出殘忍的過程:「會從左耳到右耳切開頭骨,頭皮整個扒開,鎖骨到肚皮切一個Y字型。」她不捨孩子被這樣對待,很想拒絕,王薇君解釋:「這是刑事案件必經過程,也不能冤枉保母,才有真相與正義。」她記得喪禮那天,因為反覆退冰3次,叡叡臉變得很瘦,皮膚皺了,嘴唇發紫。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