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8.02 05:58

【從母親到戰士4】她從受害人母親成為立委 夢到小燈泡說:「加油!」

文|曾芷筠    攝影|周永受 鄒保祥    影音|梁莉苓 曾貴禎 吳偉韶

目前犯保補償金的做法是國家先代替加害人墊付部分給被害人,因此須經審議,衡量身心受傷的程度,確認是否符合補償要件。而這只是代墊,一旦民事判賠要扣掉,或最後被告無罪也會追回。過去就曾發生過性侵被害人在一審判決被告有罪後,先領到補償金,二審時被告被判無罪,補償金遭追回的情況。王婉諭認為:「保護被害人應該是國家的責任而不是恩給,現在因為是恩給,國家要審議喪葬費花這麼多錢合理嗎?這不妥適也很不尊重,我們修法,會希望是採用不同級距式的定額制,省去被害人一直希望得到安慰,卻感受不好或二次傷害。」

全面整頓 專責人員引介各項資源

王婉諭說,小燈泡在家裡並不是不能談的話題,其他手足想起小燈泡會來找媽媽訴說。
王婉諭說,小燈泡在家裡並不是不能談的話題,其他手足想起小燈泡會來找媽媽訴說。
2016年3月小燈泡事件發生後,民眾在案發地點附近的人行道上點蠟燭,獻上各種玩具、鮮花、零食向小燈泡致上哀悼。
2016年3月小燈泡事件發生後,民眾在案發地點附近的人行道上點蠟燭,獻上各種玩具、鮮花、零食向小燈泡致上哀悼。

王婉諭說,當初面對司法慌亂無助,幸而有律師團協助,得到很多資源支持,受之於人要回饋社會,幫助更多無助的被害人。「例如當時我們很想知道什麼時候發還遺體,但犯保也不太知道。如果能有了解整個案件、家庭情況的專責人員協助引介不同資源,像姑姑(王薇君)這樣真正做到一路相伴,我們希望透過修法重整相關人員,全面檢視經費運用。」

由於她們的現身,犯罪被害人保護成為2017年司改國是會議的焦點議題之一,今年王婉諭走入國會,上半年召開公聽會,凝聚跨黨派立委、法務部、行政院、民間共識。法務部保護司司長黃玉垣解釋:「犯保應該是一個跨部會的平台,不是法務部單一的業務。像衛福部已經有社工、心理諮商資源,如果被害人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勞動部也要提供職業訓練,只要在考量國家財務下能讓人民享有更好福利,我們沒有既定立場。」

法務部保護司司長黃玉垣說,法務部去年已開始研擬修法,尋求跨部會合作以加強犯罪被害人保護的能量。
法務部保護司司長黃玉垣說,法務部去年已開始研擬修法,尋求跨部會合作以加強犯罪被害人保護的能量。

過去多年關注被告人權的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去年也開始將眼光轉向被害人,董事長林永頌比較兩造資源差異:「法扶基金會(協助被告端)是在犯保協會(協助被害人端)之後才成立的,但法扶的制度設計不在官方手中,13個董事只有5個來自官方,政府出錢,公辦民營;犯保協會是在官方控制底下,主事者沒有熱情,做事就會比較表面、保守。」司改會認為,董事會增加民間專業人士,分會主委、總會執行長要全職,專職社工的薪資也要提升,被害人保護才會做得比較好。王薇君則表示:「希望犯保協會可以有10個王薇君。」

 

提出草案 修復式司法助生命自癒

司改會準備提出民間版草案,王薇君、犯保協會台中分會主委陳怡成律師均加入討論。陳怡成實務上倡議修復式司法,因為她發現擔任律師這麼多年,很少人因為官司輸贏而開心:「國際上,修復式司法最早是從被害人的角度出發。法律判決認定的犯罪事實和被害人想知道的真相是二件事。所以,被害人能不能為自己說話,告訴被告自己因犯罪被害所受的影響?能不能在對話中感受到被告的人性還是存在?當被害人沒有看到一個人的完整樣貌,沒有找到答案,就沒有辦法長出生命修復的力量。」

王婉諭與先生劉大經各自以不同的方式療癒失去小燈泡的痛,王婉諭投入公共議題,先生則會聯繫慰問其他被害人家屬。(翻攝臉書)
王婉諭與先生劉大經各自以不同的方式療癒失去小燈泡的痛,王婉諭投入公共議題,先生則會聯繫慰問其他被害人家屬。(翻攝臉書)

叡叡媽媽淑蓉、王薇君、王婉諭都從被害人的角色重新站起,投入公共事務也是在試圖療癒自己。今年1月31日,王婉諭上任立委前一天,她夢到小燈泡對她說:「加油!」王薇君說,她也夢過王昊,夢中的昊昊身上沒有傷痕、乾乾淨淨,穿著牛仔吊帶褲、淺色衣服與球鞋,對著她一直笑,一直笑。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