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8.02 05:58

【從母親到戰士番外篇】兒虐死亡案件的送行者 她握著孩子的手請求托夢申冤

文|曾芷筠    攝影|周永受 鄒保祥    影音|梁莉苓 吳偉韶 曾貴禎
王薇君總是穿得一身黑,戴著十字架項鍊,雖然她說自己沒有宗教信仰,相信事在人為。
王薇君總是穿得一身黑,戴著十字架項鍊,雖然她說自己沒有宗教信仰,相信事在人為。

兒童權益促進會王薇君的辦公桌上,至今仍放著王昊的照片。所謂的照片,不只是生前可愛模樣,還有一整本驗屍報告中每一個局部細節,王薇君一邊翻看一邊說「實在太慘,但我會想要看清楚,好好記住。」

她記得每一具協助過的遺體,記得那氣味,記得每一個傷口,「沒有潰爛的(遺體),我會握小朋友的手跟他講話。我從來不覺得噁心、害怕,是覺得心疼,之前有協助過孕婦,快臨盆了,我摸著她肚子跟孩子講話。」

她記得2015年的雲林元旦洋娃娃命案。2歲女童因半夜尿床吵鬧,被母親的23歲同居男友凌虐,在冬天拖到浴室沖冷水,死後棄屍水溝。元旦那天,遺體被一個路過的老人發現,但他原本以為是個洋娃娃,因為她穿短袖粉紅色洋裝,沒有外套,天氣很冷。遺體一直沒人認領,快要被當成無名屍處理,王薇君接獲消息,「我們幫她準備衣服、奶粉餅乾、全棉內衣,我在她口袋放一張名片,叫她有事來找我。那是元旦,快要過農曆年了,家人還不出現。」

沒想到一個月後,就在無名屍登記的前一天晚上,王薇君夢到女童相驗解剖的畫面,場景在一間教室。沒多久她看到新聞報導,女童的母親出面投案,因為她經常夢見女兒喊著「救命、好冷」,受不了良心譴責,終於承認同居人犯下罪行。「她托夢給我,我覺得她是想告訴我找到家人了。」

孩子永遠沒有機會理解,大人為什麼要傷害他。大人之間的複雜關係,大人受過的傷,以至於他用打罵孩子、掌控孩子的恐懼來滿足自己的心理,孩子不會明白。2012年,3歲的小慈因母親著迷某種信仰,將小慈托給同修的友人照顧,卻被囚禁廁所,只丟飯菜進去,還抽打、扯斷乳牙、用熱水燙、馬桶刷刷下體,死時體重只有10公斤。王薇君回憶「媽媽受訪時說這是孩子的選擇,她才3歲,嚇都嚇死,不知道多久沒有吃喝。我陪著爸爸開庭,開完庭我們進電梯,電梯門卻一直關不起來,我說『小慈乖,不要鬧了。』真的很邪門。其實,孩子最靈,因為他們的魂魄不知道要去哪。」

王薇君協助過約200件遺體修復,因時間很長,有時需要睡在殯儀館。(翻攝自臉書)
王薇君協助過約200件遺體修復,因時間很長,有時需要睡在殯儀館。(翻攝自臉書)

王薇君不想讓孩子孤立無援。她說王昊案發後一年,都分不清楚真實或幻境,看到有小小孩心跳會加速,在市場看到賣童裝、小孩的鞋子,會感到很慌張想要逃走。成立兒權會之後,一開始只有協助受虐兒,後來各種案件都幫,「我知道被害人家屬真的很無助。法醫也不願意幫被害人家屬提出新事證、新見解,因為他們不想得罪其他人,沒有人願意幫家屬。這個社會大家都想當好人,我就是那個黑臉。」

她成為會對著法務部官員、司法院拍桌怒目的人。其實她有強迫症,總是穿得一身黑,辦公室桌上的馬克杯擺放方向都要一致,一週有6天緊繃到頭痛,叫她休息也不願意。但可以睡在殯儀館、家屬隨傳隨到「我都說我是黑天使,我們76行者也是黑天使,協助亡者的都是黑天使,都可以睡在殯儀館。」

那是最接近被害人和家屬的位置。小孩子不理解大人的世界,但她明白小孩子的無辜無助。一次又一次,黑天使撫慰了孩子純淨潔白的靈魂。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鏡週刊關心您:不良行為,請勿模仿。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