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8.06 17:00

【鏡大咖】其實並非虛肥一場 任賢齊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何姵嬅、劉耀勻 
任賢齊承認,演戲有過的黑暗,能夠讓他的唱歌感情更豐富。就算白白吃肥了,他內心還是因而感受到另一種異樣的人生。
任賢齊承認,演戲有過的黑暗,能夠讓他的唱歌感情更豐富。就算白白吃肥了,他內心還是因而感受到另一種異樣的人生。

任賢齊為了拍電影《跑馬》,把自己吃肥了26公斤,過程危及健康,三高指數破表。在這個他所不熟悉的肥胖宇宙裡,本來該有那條馬拉松最後的終點線,讓他可以接受觀眾的喝采。但世事多變,電影因導演鈕承澤涉性侵案而停拍。

那麼誰還會為他喝采呢?幸好,出道後曾經7年不紅的任賢齊,知道生命濃度的疏淡與濃烈,不是盡在眼前當下。肥胖的心得,就當作,為他揭開另一種人生面貌的經驗,更油膩、更陰暗地。

扮演與自己很不一樣的角色,任賢齊是習慣的。香港導演杜琪峯曾數度要他演或邪或冷的反派,這些角色心要硬,才撕開了任賢齊一個好人的出廠設定。然而,要為電影增胖至一百多公斤時,他曾與公司開會討論到底要不要接?「我老闆林建岳卻說了『誰說胖子一定不健康』,所以我增胖的過程,他讓他的醫生來注意我的健康。」

被肥漲的身體影響了心理;對任賢齊來說,這曾經是未知。

愛帶新人的任賢齊心很大, 連別人說現在誰比他更紅了, 他回以:「很好啊。 我喜歡看到新人很好, 這樣才是一個傳承。」
愛帶新人的任賢齊心很大, 連別人說現在誰比他更紅了, 他回以:「很好啊。 我喜歡看到新人很好, 這樣才是一個傳承。」

因為吃太多引發胃食道逆流,聲音啞了;最胖的戲拍完了,接下來一個月他瘦17公斤,鈉、鎂、電解質流失,每天都抽筋⋯結果電影在前年底停拍,任賢齊曾有1年半都維持著八十多公斤的體重,進退不得。

 

被笑油膩大叔 胖子人生不容易

肥胖當然是可見的客觀現實,但當它成為任賢齊的壓力來源,他得用什麼樣的想像,才能接受,他暫時不能回到昔日精瘦身形的現實呢?

他形容這是一個人生經驗,是一種被眾人看待他肥胖的方式所引發的經驗,「真的滿痛苦。那時唱歌很喘,很多人不知道我為什麼不見了⋯」成為胖子的時間,許多工作他沒接,但有些海外的演唱會是前一年就答應,他得履約。任賢齊自嘲:「上去唱一首歌喘得要死,台下還沒有反應,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台上的胖子是誰?」

「但是我看到另外一個人生。」他解釋:「看到人家嘲笑的眼光,我很少見到這種眼光。網路上那些謾罵跟攻擊也沒有少過,笑你啊,吃胖的油膩的大叔、頹廢或過氣。我還好,而且我也沒有必要去跟人家吵⋯」

在為戲發胖時期,任賢齊少有公開活動,但一亮相就狂被網民酸油膩、過氣。(東方IC)
在為戲發胖時期,任賢齊少有公開活動,但一亮相就狂被網民酸油膩、過氣。(東方IC)

會可惜沒拍完的電影嗎?任賢齊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每一個作品都有它的命,可惜會可惜,那也沒辦法,老天是這樣安排事情的。」不把釘子敲死,「說不定,我們還是把它拍完。」

年輕時他很倔,有過「我這時一定要跨過去」的個性,他現在54歲了,老男孩的笑容依舊樂觀,但隨著身體的能力更加謹慎,他到大自然拍紀錄片的心態也變了,「以前我不達目的絕不罷休,但它未必是最正確的,現在懂得要成熟分析我現有的條件。」以前及現在的辯證,肯定是年紀教會他的事。

在任賢齊早年的生命中,大二簽下唱片約,卻過了7年才紅,差點是被解約的那個歌手,才能顯得後來的幸運何其幸運。在那個時機點上,專輯《心太軟》在亞洲賣了2,600萬張,是周杰倫或五月天都沒能擁有的唱片榮景。但任賢齊仍是誠誠懇懇:「我在人生十字路口時,很幸運遇到了《心太軟》,讓我一夕成名。」

任賢齊愛大自然,去沙漠賽車,讓他更覺得天地之大,而自己之渺小。
任賢齊愛大自然,去沙漠賽車,讓他更覺得天地之大,而自己之渺小。

當時他生命的樂譜才開展幾個樂段,而當演奏速度開始激烈起來時,人生大概就可以定調了。這個主題,絕對是關於任賢齊的好運。

幸運咬起來是多麼鮮烈又多能迸發甜美呢?「陸陸續續很多的作品,都是老天爺給我很好的機會,讓我遇到貴人,蟲哥(小蟲)、昇哥(陳昇)一堆人都對我很好,很慶幸我都把握到最好的機會。另外就是有很多人看著我,不要跑偏了。」他承認,初成名時他曾飄飄然,被寵壞了,是製作人小蟲堅持要把他的歌磨到感動的點。

 

推翻好人設定 演技慢慢磨到光

把頭上浮誇的氣球摘下來,任賢齊會對著鏡子,看看至今自己是什麼樣子;而這樣的質地,大概是很多人都願意幫他一把的原因吧!「他們叫我什麼天王,我就覺得我不是,我是一個好朋友。但有人說是平民天王,我就覺得挺合適。」而他自己紅了之後,也帶著當時仍不是天團的五月天到處巡迴。

性子誠懇的他,在《樹大招風》演暴戾賊王時終被認證了演技,「我一直很懂得感恩,入行7年我才真正紅,我認為是一個修行,是一種磨練。30歲合約要滿時,我想說,如果再沒有一個成績的話,我就要調整,不是說要放棄唱歌,是我必須考慮到現實條件。我覺得歌手的黃金年齡,成名要趁早,應該像鑽石盡快發光發亮;演員像璞玉,慢慢地溫潤,散發出那種有內涵的光澤。」

任賢齊的唱片銷量創造了「任賢齊障礙」。後來的歌手遇到盜版,難有此等榮光。
任賢齊的唱片銷量創造了「任賢齊障礙」。後來的歌手遇到盜版,難有此等榮光。

命運與性子的好與壞,看似是分界線,但原來它們是連在一起的大洋,不管深與淺都是他,都得一起呈堂;世事與疫情再荒誕,從來都不是藉口。

有些人因為成名闔上了眼界,我看著眼前的任賢齊,就算他的單眼皮瞇瞇的,但為戲曾吃胖的他,靈魂可不是虛得浮油。「長大是一件滿有意思的事情,我希望一直擁有赤子之心,你喜歡運動、你喜歡音樂,一開始很簡單,可一旦牽涉到商業利益,就會變質,你會被人家帶到你本來不想去的⋯」他停了停,「慶幸自己比較清醒、理智。」

 

成功飛上枝頭 心境變得不一樣

這樣要求自己的他,會是一個嚴格的父親嗎?有一子一女的他承認,「我算是嚴格啦!」再解釋:「我不想要養出危害別人的下一代,怎麼樣也要有善良的心,跟是非善惡對錯的觀念,書可以讀不好沒關係,人不能做壞事。」

而今年9月,他將回到初成名時首辦大型演唱的場地辦演唱會,身為懷舊系男子的他內心有很多感觸,他想起1998年那場演唱會的最後一首歌〈我是一隻小小鳥〉,當時他唱到哭了。

因為沒成名之前,任賢齊也做燈光音響的幕後工作人員,當前輩趙傳在台上唱這首歌時,正待振翅的他,字句入心,覺得那就是他的心聲了。

在杜琪峯挖出他的邪氣前,任賢齊早就想演反派,因為體育系出身,身體條件好的他,當然也經歷過不聽話的成長過程。
在杜琪峯挖出他的邪氣前,任賢齊早就想演反派,因為體育系出身,身體條件好的他,當然也經歷過不聽話的成長過程。

直到他專輯大賣,感想又不同了。「1999年,李宗盛大哥幫我重新製作,一起合唱這首歌,我的領悟又比年輕時更多。是因為我成功飛上了枝頭,但是我成了獵人的目標,心境有點不一樣。」但回頭去聽那個版本,當時任賢齊面對人生依舊是溫柔且清澈的。

他清楚自己的辨識度。「很多人說我是齊式情歌。我的歌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啦,就很簡單,我的歌沒有很難的,可是就變成,我在唱大家的心聲。於是我流行範圍程度比較廣,有人形容我的歌是『老到九十九,下到剛會走』。」這樣的流行程度簡直是家常菜了,這當中的眉眉角角,稍一不慎就油膩走味,所以你不能否認,家常菜最耐吃,而往往,這等家常滋味最難得。

場邊側記

準備今年9月的「齊跡」演唱會時,任賢齊想起很多1998年演唱會的點滴,「我的嘉賓太多了,是個滾石大家庭,華健、昇哥、蟲哥、懷鈺,有李心潔、莫文蔚,還有五月天。 」

到了今日,他要端出什麼嘉賓來?「有人說要不要把我以前的嘉賓都請回來,可是我的歌都不夠唱了,⋯」自己金曲就很多的任賢齊,當然先要滿足自己的任性。

家常菜男神 任賢齊小檔案

1966年6月23日生,在他成為滾石唱片解約藝人名單時,是小蟲留下他,並推出大賣的《心太軟》專輯。而任賢齊除歌手身分之外,也在多部電影演出,《大事件》《樹大招風》都是代表作。9月19日、20日,他將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TICC)舉辦「齊跡2020」演唱會。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Bottega Veneta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