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
2020.08.15 05:58

【鏡書摘】《乩童警探:雙重謀殺》選摘 六之四

文|張國立 繪圖|欒昀茜 

台灣出現首宗連續殺人案,弔詭的是前一個死者的指紋,居然出現在下一個死者的凶刀之上。毫無關聯的死者之間究竟是抓交替、或是凶手的殺人脈絡隱藏在幽微細節之中?

刑事局副局長齊富在束手無策的情況下,調來乩童身分已在警界傳開的舊屬下羅蟄,希望找出一絲破案的曙光。

故事提要:

丙法醫分析凶手能一刀斃命,一定有受過專業訓練。他想藉羅蟄的通靈能力找出線索,但羅蟄能看到的東西對案情並無幫助。之後,羅蟄來到平溪分駐所,要找尋周亮武案更多的線索。

坐在桌後椅子內的人對羅蟄的出現,不提供任何表情,甚至未起身握手以示迎接地繼續看掌中的手機。可以把他當作室內的另一把椅子。依體型來看,蟑螂不可能接近,否則死得很難看。

室內沉默的時間足以讓羅蟄想像灰背心刮鬍子、剪頭髮後的真正模樣,不過對方顯然不在意他邋遢的外表能不能贏得考績。

手機並未與外太空交換訊息,單純的遊戲,幸好灰背心不是電競高手,羅蟄聽到手機內尖銳的撞車聲,而後有人關心他了。

「從台北來?」

「是。」

他倒出一杯半熱不涼的茶往桌面一撳。

「不哈啦,你,小蟲,啥事?」

「是,學長。」

「為了周亮武。」

「是。」

他將檔案夾朝羅蟄面前扔。

「都在裡面,從生到死,用你乩童的語言講,閻羅王的生死簿。」

「有些細節想請教。」

「這裡新北市,你台北市。」

「是,可是另一具屍體出現在台北市。」

「所以算你們的案子?怎麼,台北的那具長得比較古錐?」

羅蟄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對方似乎也不在乎羅蟄回不回答,直接拿起小茶壺往口裡倒。

天氣太熱,火氣都大。

「想見見現場,見見周亮武的家人。」

沒有回答,對方窩進椅子內,眼皮似閉不閉。

「請問有同事能陪我去嗎?」

「分駐所的同事和消防隊上山滅火。」

「天燈又引起火災?」

依然沒有回答。

分駐所內未開冷氣,不知冷氣機壞了或是電費預算被市議會砍了。

平溪窩在山裡,一旦不開冷氣,非打開窗戶透風,即使不怕蒼蠅的吵,不能不怕蚊子的狠。羅蟄趕走一隻黑蚊子,猶豫該再開口還是等對方開口?

「隨機殺人?」

看樣子他清楚第二具屍體的死法。

「目前無法判斷。」

他打了個大呵欠,羅蟄見到他下排後面缺了一顆臼齒。

「凶器是菜刀?」

再見到長年抽菸又不肯用健保去洗牙的檳榔痕跡。

「是。」

伸伸懶腰,他無預警地跳起身抓下衣架上的制服上衣。

「走。」

兩輛機車一前一後往山區前進。

平溪分駐所隸屬新北市警察局轄下的瑞芳分局,被視為觀光派出所之一,近十年來從未發生命案,畢竟每月觀光客的人數是當地居民的一千倍,賺錢來不及,沒理由動殺人的念頭。

分駐所的所長一般由三十歲上下的未來之星警官擔任,平溪目前暫時出缺,新北市警局派督察石天華代理,他有四十了吧。

車子停在一處雜木林前,幾株樹幹綁黃色警戒線,圍出大約兩平方公尺的區域。

「請教當時的狀況?」

「趴著。」他吐了口汙染現場空氣的煙。

「發現屍體的是?」

「筆錄有。」

「周亮武買完早餐怎麼會到這裡?離鎮上有點距離。」

「好問題。」

「他手機上留下什麼人約他到這裡見面的訊息嗎?」

「沒找到手機。」

羅蟄蹲下身摸泥土,鑑識組初步認為死者指甲內的泥土與這裡的一樣,是第一現場。周亮武不可能沒緣由地一早跑來這裡,除非有人叩他。如果事前約好,他不會先去買早餐,即使買,不會僅買一份,不是待客之道。臨時約,一定打他手機。

手機呢?凶手帶走了?殺一個人,可能帶走死者的手機;殺兩個人,不可能拿手機當紀念品,容易被警方追蹤。

趴在地面看,野草太多,沒留下鞋印,不過可能留下被踩歪的痕跡。

「小蟲,乩童警官,感應到什麼?」

「我沒找感應,不當乩童很久了。」

繼續尋找,有了,挖開一坨陰溼的泥土,摸到兩片折斷的SIM卡。羅蟄略略興奮,再往前,樹幹的腳印下找到機身,故意埋的,再用鞋子後跟用力跺得更深,鑑識組大概只踩鞋印,沒挖開泥土。

把螢幕已裂成蜘蛛網的手機與晶片小心裝進證物袋內。

「學長,手機幾乎毀了,送回鑑識中心,說不定他們能找出什麼。」

代理所長石天華沒鼓掌叫好,沒拿起通話器向上級報告,他解開制服兩顆釦子,以手為扇地搧風。

「我沒找到,你找到。」

的確尷尬。

作者簡介:張國立

知名作家/美食、旅遊達人/擅長推理小說、歷史小說等。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曾任《時報周刊》總編輯,得過國內各大文學獎項,文筆既可詼諧亦可正經,作品涵蓋文學、軍事、歷史、劇本、遊記等各類題材,精通多國語言,以及歷史、軍事、體育。《乩童警探》第一部《乩童警探:偏心的死刑犯》各大通路熱賣中。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