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
2020.08.08 05:58

【鏡書摘】《乩童警探:雙重謀殺》選摘 六之三

文|張國立 繪圖|欒昀茜 

台灣出現首宗連續殺人案,弔詭的是前一個死者的指紋,居然出現在下一個死者的凶刀之上。毫無關聯的死者之間究竟是抓交替、或是凶手的殺人脈絡隱藏在幽微細節之中?

刑事局副局長齊富在束手無策的情況下,調來乩童身分已在警界傳開的舊屬下羅蟄,希望找出一絲破案的曙光。

故事提要

一連串凶殺事件已在網路上流傳,刑事局長下令副局長齊富成立專案小組集中偵辦。第二、三案的死者皆一刀斃命,凶器來自同一品牌、同一型號,丙法醫看出了一些端倪。

「說,我看漏哪裡?」

老丙抓來椅子。

「坐下,喘口氣,血糖高,血壓高的老先生,屁眼插根沖天炮,真以為自己是雷公?靜下心好好想。」

齊富不甘心地坐下。

「我坐下,我喘了氣,你說。」

「就專業法醫的觀察,一、凶手擅長用刀,下手精確、狠毒。練過身體練過刀,一刀直入心臟。」

「廢話。」

「二、為什麼是菜刀?以前見過菜刀砍的屍體,小流氓街頭打架,拿菜刀砍,不是刺。WMF尖刃刀適合刺,你們刑警該想想,凶手選擇殺人凶器,外面賣的刀起碼五百種,為什麼特別選中這個牌子的菜刀?四具屍體都一刀斃命,恐怕拿菜刀苦練刺枕頭多年練成了這套武林罕見的絕招。」

「喔,凶器必有其存在的原因。」

「同意我的說法吧。三、刺進一刀,絕不補第二刀,根本專業殺手,刑事局的重刑犯管制名單我見過,這麼專業殺人的凶手一定有前科,回去進你們大數據庫敲敲以前的菜刀殺人案例。找凶手,沒太不得了的學問。」

「小蟲,聽到丙法醫的吩咐,拿筆記下,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的。」

齊富一不爽,照例找部下發洩壓抑的憤怒。

「昨天日報上說凶手隨機殺人,若是和美國一樣,自動步槍亂掃,我同意是隨機殺人,這位菜刀殺手練了幾年菜刀,就為上街亂刺人?不通。台灣法令嚴格禁止買賣槍枝,為什麼黑道照樣人手一把槍?別皺眉頭,我僅陳述台灣人人皆知事實。他可以隨便找個檳榔攤買把從菲律賓走私來的槍擠進捷運殺個痛快,偏不,他選了菜刀。老齊,凶手殺的每個人,包括那名女的,刺的位置拿捏精準,一刀斃命,你告訴我怎麼個隨機殺人法。」

「意思是凶手挑好對象再殺,意思他和死者、死者和死者之間可能有關係?」

「意思呀,我不是刑警,提供法醫的檢驗心得與多年經驗的建議而已。」

「小蟲,老丙要我冷靜,你說。」

羅蟄剛進入專案小組,只知道李蘋蘋是售屋小姐,死時穿套裝制服,命案發生前領另一死者張傑瑞看房子,凶手闖入,殺了張傑瑞,李蘋蘋想逃,背心也中一刀。

說什麼?說凶手早看中這間房,非買到手不可地殺了售屋小姐和可能買家,排除競爭?

老丙鬆開臉頰肌肉,笑瞇瞇看羅蟄。

「小蟲,你說,儘量說。」

「我剛來而已。」

「這間解剖室,十來坪大,四具剛死沒多久的屍體,你說說,看到什麼?」

一年前羅蟄奉齊富之命,旁觀林宅三屍命案凶手朱俊仁的死刑執行過程,第一個發現朱俊仁其實未被法警槍手打死的是他。當時他對丙法醫說,沒見到現場有飄的、蕩的,而懷疑朱俊仁未死,老丙從此信服羅蟄的通靈能力。

「什麼也沒看到。」

「你們乩童不是能看到靈魂什麼的?」

羅蟄討厭因為小時候當過乩童,老被其他人認為看得到鬼。

「丙法醫,沒看到欸,我猜太久沒當乩童,神明走了,我通不了靈。」

老丙仍不甘心,齊富制止。

「我們刑警正大光明,你醫生,搞科學的,怎麼老迷信通靈?」

「老齊,小蟲不是正常刑警。」

是不正常刑警?羅蟄沒抗議。

其實羅蟄看到四股淡淡的煙,繞著吊在天花板的手術燈繞呀繞,他決定不說的好,萬一老丙和他助理嚇得不敢再進解剖室,消息傳到媒體,麥克風和鏡頭成天追乩童警官不放,人生可能因此這樣毀得屍骨無存。

四股淺灰,沒有形體的煙,彷彿許多人緊閉門窗在手術燈下抽菸打麻將,散不掉的煙。

「兩位長官,要是擔心解剖室不乾淨,改天我請道士念經安撫死者的靈魂。」

「多事,刑事局沒這種預算。」齊富說。

「好,快點請道士。」丙法醫同時說。

觀光客很少在意平溪小鎮的老街,他們熱衷於擠在平溪支線鐵道上放天燈。羅蟄騎的警用機車快沒油,總算穿過山區進入平溪街道。

分駐所內除了門口執班警員外,沒見到其他人。警員瞄了羅蟄的證件一眼,用下巴指示方向。

所長室內一名穿制服長褲配優衣庫灰背心大漢也用下巴指示羅蟄坐下。很難找得到這麼乾淨的辦公室,一張桌子,兩把椅子,牆上沒掛任何錦旗、獎狀,連警政署長的玉照也沒。

蟑螂找不到藏身之處。

作者簡介:張國立

知名作家/美食、旅遊達人/擅長推理小說、歷史小說等。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曾任《時報周刊》總編輯,得過國內各大文學獎項,文筆既可詼諧亦可正經,作品涵蓋文學、軍事、歷史、劇本、遊記等各類題材,精通多國語言,以及歷史、軍事、體育。《乩童警探》第一部《乩童警探:偏心的死刑犯》各大通路熱賣中。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