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8.10 05:58

【不帥渣男吃八女2】吸乾女生就神隱 他渣到公司受不了貼警告海報

文|顏凡裴    攝影|楊彩成
婦仇者聯盟指控男子翁嘉駿自稱台科大高材生,還曾拿畢業證書證明,結果事後被揭穿,翁才坦承證書是偽造的。(讀者提供)
婦仇者聯盟指控男子翁嘉駿自稱台科大高材生,還曾拿畢業證書證明,結果事後被揭穿,翁才坦承證書是偽造的。(讀者提供)

長相普通的男子翁嘉駿遭前女友們組成的「婦仇者聯盟」控訴,以家境清寒、不受寵,憑藉自己努力考上名校,營造上進形象,再以科技新貴、月收8到10萬等謊言,不斷騙愛詐財,只要認為沒有利益可圖時,就會立即神隱,不少人到翁男公司找人,公司不堪其擾,辭退翁男並貼公告指翁男是「詐騙慣犯」警示。

今年20多歲的A小姐是「婦仇者聯盟」發起人,她非常氣憤地告訴本刊自己慘痛的遭遇,說她今年3月初透過手機交友軟體Tinder認識翁男,翁初次約會就說自己是台科大機械設計系畢業,智商130,靠著在科技公司擔任設計師及家教課程,每月有8萬到10萬元收入,因翁男長相斯文,談吐、應對也十分得體,見面幾次後,就被翁男的氣質吸引,2人開始交往。

婦仇者聯盟指控男子翁嘉駿自稱台科大高材生,還曾拿畢業證書證明,結果事後被揭穿,翁才坦承證書是偽造的。(讀者提供)
婦仇者聯盟指控男子翁嘉駿自稱台科大高材生,還曾拿畢業證書證明,結果事後被揭穿,翁才坦承證書是偽造的。(讀者提供)

3月中白色情人節,她收到翁男送她的專櫃洗髮精組,還安排大餐慶祝,但美好甜蜜的時光只維持1個月,4月中男友開始以工作忙碌為由避不見面,二人只能透過通訊軟體聯繫。4月27日開始,男友多次以工作應酬,需要先幫公司代墊費用為由,向她借錢,沒多久又說父親住院需要醫療費,開口要跟她周轉。

出於男女朋友交往的信任,A女不疑有他,陸續借出7萬多元,沒想到7月初翁男突然音訊全無,連分手都沒說就人間蒸發,A女找上翁男公司,一問之下驚呆了!原來男友只是一名工讀生,而且已有多名女子寄存證信函到公司要錢,顯見她只是多名受害人之一,「原本以為自己只是倒霉,沒想到被騙的還有一堆人,他就是十足招搖撞騙的男蟲!」

A女多次借錢給男蟲,前後共7萬多元,圖為匯款紀錄。(讀者提供)
A女多次借錢給男蟲,前後共7萬多元,圖為匯款紀錄。(讀者提供)

另一名受害的B女氣憤地說,她和翁男只交往1個多月,翁對她所述的學歷背景大致都和其他女生相同,但跟其他女生交流後,她苦笑地自我安慰,所幸跟翁男交往期間正好待業中,手邊沒什麼閒錢,「之後他就突然跟我提分手,大概是從我身上騙不到錢,就快閃了吧!」

B女指出,交往期間翁曾帶她到任職的公司參觀,還會跟同事打招呼,「裝得一個跩樣,說上司很喜歡他、多受重用,結果就是一個工讀生而已,他膽子真的很大!」

聯袂出面向本刊踢爆翁男的4名女子之中,受騙時間最久的C女表示,她在2016年用交友軟體WooTalk認識翁男,當時翁自稱在台科大念書,還不經意秀出證件給她看,告白時,翁男刻意送她一條施華洛世奇水鑽手鏈,後來她才知道那條手鏈要價八千多元,以為他十分用心,此舉也確實讓她心動。

2人交往後,翁男的經濟狀況慢慢變了樣,與他交往初期的出手大方大不同,2人約會時,男友常藉口沒帶錢包、忘記領錢,讓C女獨自負擔餐費,有一次翁男甚至以沒錢搭車為由,偷走C女錢包內的提款卡及8,000元現金,此一行徑也種下2人分手的導火線。

男蟲最後禁不起C女求證,坦承自己竊走提款卡。(讀者提供)
男蟲最後禁不起C女求證,坦承自己竊走提款卡。(讀者提供)
男蟲最後禁不起C女求證,坦承自己竊走提款卡。(讀者提供)
男蟲最後禁不起C女求證,坦承自己竊走提款卡。(讀者提供)

C女無奈地說,因為投入感情後,她也很愛翁男,所以只要提分手,對方下跪哭著道歉,她就會心軟,答應跟他復合,直到某一天她臨時起意,查看男友手機,發現一個可疑的群組,裡頭沒有任何對話紀錄,男友誆稱是工作所用,用來保存機密設計圖,所以才會看完紀錄後立刻刪除,但她發現群組中成員的頭像,根本不是他的同事,「我問了群組內其中一個女生,才知道那是個分享夜店資訊的群組,根本不是男友口中的工作群組!」

交往近2年,2人再次分手後,有位陌生男子突然透過IG私訊她,告知翁男欠錢不還後神隱,並透露認識翁男的高中同學,指翁高中成績很差,不可能考上台科大,翁男還曾詢問考上台科大的同學學號,很可能是要用來騙人,「他常常在白天跟我們約打麻將,很可能就是騙妳去上班,有朋友曾打電話去他上班公司問,對方說根本沒翁男這個員工。」

C女感嘆,得知真相後,她感到晴天霹靂,有一度還借酒澆愁,不解自己怎麼會「鬼遮眼」,回想過去男友還會跟她分享大學畢業後如何發奮考證照,還有公司發生的趣聞,頓時感到毛骨悚然,「大家可能會以為我太蠢、太傻,但我真的沒想過去調查男友的學歷或工作真假。」

另一名D女與翁交往時間不長,她苦笑地說,最後會踩煞車分手,是因為太常拆穿對方說謊,分手後無意間透過翁男公司和其他受害的「前女友們」取得聯繫,始知翁男連生活也被謊言包圍,「他連對公司也謊報學歷,只是因為他的工讀生身分,沒被要求拿出學歷證書,但騙得也太徹底了。」

本刊調查,翁男所屬的公司因收到E女寄給男蟲的存證信函,被害女子也登門找人、要錢而不甘其擾,已經將他開除,甚至貼出公告強調,翁男已非公司員工,提醒各界注意他是「詐騙慣犯」。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