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8.13 05:58

【湯淺政明獨家專訪(上)】經典IP首度改編動畫 《日本沉沒2020》聚焦家庭羈絆

文|楊政勳
《日本沉沒2020》改編自1973年的經典小說《日本沉沒》,描述一個普通家庭在遭遇地震後展開的逃難之旅。(Netflix提供)
《日本沉沒2020》改編自1973年的經典小說《日本沉沒》,描述一個普通家庭在遭遇地震後展開的逃難之旅。(Netflix提供)

日本知名動畫導演湯淺政明最新作品《日本沉沒2020》7月9日於Netflix上線,這部動畫改編自1973年小松左京的經典小說《日本沉沒》,描述2020年日本突逢大地震,一個居住在東京的普通家庭如何面對災難、努力生存下來的故事。

《日本沉沒2020》中,湯淺政明聚焦在「人」,從一個家庭驚心動魄的逃難之旅展開,在希望與絕望的輪迴中,陽光終究照進那黑暗的縫隙,人也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湯淺政明小檔案

1965年3月16日生,九州產業大學美術系畢業,現為日本知名動畫導演。

近期重要作品:

  • 2017年《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宣告黎明的露之歌》
  • 2018年《惡魔人 Crybaby》
  • 2020年《日本沉沒2020》

湯淺政明於1987年出道,1990年代初期參與《櫻桃小丸子》《蠟筆小新》的動畫製作,後來成為日本一線動畫導演。他以天馬行空的魔幻風格著稱,融合誇張及扭曲的線條元素,去年在Netflix大獲好評的《惡魔人Crybaby》就是經典的「湯淺」風格。

《日本沉沒》是小松左京於1973年發表的經典小說,當時在日本造成轟動,兩度改編為電影,這次首度改編為動畫。對於作品緣起,湯淺政明表示,一開始是製作《日本沉沒》2006年真人版電影的監製厨子健介向他提案,表示正在思考《日本沉沒》的新企畫,想看看有沒有製作成動畫的可能。

「我從沒想過用動畫的形式製作《日本沉沒》,但我對這個以往沒有嘗試過的領域相當感興趣。」湯淺政明坦言,《日本沉沒》原著難以被影像化,「但我認為一定辦得到,而且思考如何操作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湯淺政明接受鏡週刊文字專訪,暢談製作《日本沉沒2020》的心路歷程。(Netflix提供)
湯淺政明接受鏡週刊文字專訪,暢談製作《日本沉沒2020》的心路歷程。(Netflix提供)

 

為何以家庭為故事核心?

難以被影像化的原因,在於原作小說中有許多大規模的災難場景,「要製作出既有作品中的龐大規模,以及建築物逐漸沉沒這種具有說服力的影像相當困難。」湯淺政明表示,以災難場景來看,羅蘭・艾默瑞奇(Roland Emmerich)導演的《2012》算是代表作。

這也是為什麼《日本沉沒2020》以「人」的故事為核心,「若不能用做到相同的效果,不如反向操作,以原作中不太會看到的少部份人的描寫角度比較好。」而監製厨子健介想的剛好也是循著一個家庭遭受災害的故事,「我認為那個故事方向很好,所以決定循著那條線進行。」湯淺政明說。

不同於原作小說及電影著重在科學家與國家官員如何防堵日本沉沒,動畫《日本沉沒2020》從遠觀到特寫,以一個平凡家庭劫後餘生,在災難中面對人性試煉與生離死別,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逃難之旅。《日本沉沒2020》動畫製作人崔恩映(Eunyoung Choi)也表示,作品雖然改編自47年前的小說,但基本上是全新的故事。

《日本沉沒2020》7月9日於Netflix上線。湯淺政明表示,「只要好好討論,Netflix就能夠理解我想要做的事情,我覺得他們是很有彈性的。」(Netflix提供)
《日本沉沒2020》7月9日於Netflix上線。湯淺政明表示,「只要好好討論,Netflix就能夠理解我想要做的事情,我覺得他們是很有彈性的。」(Netflix提供)

 

面對家人死亡 卻沒有時間悲傷

動畫是這樣開場:母親武藤瑪麗搭乘的飛機即將降落東京,鏡頭從高空由遠而近,人群在公園散步、孩童在玩沙、鳥兒翱翔天空...是再平凡不過的日常午後。女主角武藤步在操場練習田徑。她的弟弟獨自在家,坐在桌下玩著掌上遊戲機。父親則在建築工地工作。此時第一波地震來襲,搖晃後東京似無大礙,但隨著手機地震警報響起,下一秒日本已成斷垣殘壁。

災後武藤瑪麗的飛機迫降於東京灣,其餘家庭成員劫後餘生,大夥終於相聚。但和平的時刻沒有停留太久,一輛直升機突然墜毀,屍體從天而降,鮮血不斷從樹上流下...

從平和到瞬間崩壞,《日本沉沒2020》的開場震撼,也瀰漫壓抑的氣息。人們在災難中面對親人過世,卻無法釋放情緒,因為想求生就沒有時間悲傷。湯淺政明表示:「這部作品雖然描繪了很多的『死亡』,但沒有放入太多面對死亡時的哭泣慘叫畫面。」他強調:「我希望呈現出他們在感受悲傷之前,沒有辦法接受事實,為了生存下去也必須繼續前進。然而在遇到一個不經意的瞬間,感情卻噴發而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