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20.08.22 10:55

【台灣老店】百草熬新生 德安青草店

文|謝君怡    攝影|楊弘熙
今年42歲的簡宜賢是德安青草店的第3代老闆,從國小開始幫忙,對青草瞭若指掌。
今年42歲的簡宜賢是德安青草店的第3代老闆,從國小開始幫忙,對青草瞭若指掌。

有百年歷史的德安青草店本店位在萬華龍山寺旁的青草巷內,日治時期由林阿連創立,之後交棒女婿簡萬來,今已由第三代簡宜賢接班。醫療體系不發達年代,德安青草店是許多萬華人解決疑難雜症的地方,營業期間門口滿是排隊人潮,皮膚病、皮蛇,還有性工作者要墮胎。

時代改變,青草不再被視為正統醫療行為,生意直落。簡宜賢調整方向,走出巷內,到大路邊開闢第二戰場,研發養生飲品包、茶包等,吸引年輕客群,讓老店也有了新風貌。

北市近郊,簡宜賢來回在比人高的菅芒叢前探尋,拿著柴刀或撥或劈,近10分鐘後終於轉身招手,指示已找到那神祕的入口。穿過芒草牆,姑婆芋夾道,地勢忽高忽低,腳下泥地也因樹木根幹盤曲交錯突起,一不小心就會被絆倒。

簡宜賢過去常出門到野外採青草,不只勞累,還會遇見蛇、螞蟻窩等,有一定的危險性。
簡宜賢過去常出門到野外採青草,不只勞累,還會遇見蛇、螞蟻窩等,有一定的危險性。

百年歷史 擺地攤起家

簡宜賢是萬華德安青草店老闆,採草經驗豐富,行進速度快到讓人差點跟不上,他碎唸著:「都沒有什麼值得摘的草。」繞了幾圈,轉進一條草比人高的小徑,瞬間只聞其聲,「這裡可能有蛇,你們自己小心,踩到被咬我也沒辦法。」幾句話讓人進退二難,幸好一聲響雷讓我們有了藉口收兵。簡宜賢不甘心空手而歸,手起刀落,帶葉桑枝落地,「都出門了,還是要帶點東西回去。」

帶回店裡的青草得先清洗,除了清潔也要保溼,跟洗菜一樣不能用力,避免爛掉,洗完、陰乾再冷藏。現在店面擺的青草多是人工栽培或由專門採草的老師傅送來,「比較少出去了啦!耗時、耗力,我們還要顧店,這不符成本。」不諱言「天然ㄟ卡好」,「土生土長、吸收日月精華,野生的效果還是比較好。」只是每個季節植物都不同,人工培植方能有穩定貨源。

德安青草店的茶水舖位在萬華西昌街邊,招牌顯目、顏色鮮豔。
德安青草店的茶水舖位在萬華西昌街邊,招牌顯目、顏色鮮豔。

德安青草店歷史逾百年,創立人是簡宜賢的阿公林阿連,本店門口上方的老舊匾額,除了店名,還有個大大的「林」字,落款「丁亥年(1947年)孟夏」。「古早他去野外採青草然後在龍山寺旁邊擺地攤,口碑做起來才開店。」1978年出生的簡宜賢是第三代,國小開始在店裡幫忙,約莫8年前從人稱「阿來師」的父親簡萬來手中接下擔子。

親自採草 再婚娶賢妻

算一算資歷已有三十多年,他平日都穿率性短T、短褲、拖鞋,髮型也頗新潮,外表與老店的歷史感有些違和,莫怪客人上門,第一時間常常找的是一旁看起來較資深的員工。

「我們想幫媳婦抓保養子宮、比較快懷孕的青草,人家介紹來這裡。」這天一對老夫妻上門,手中一張便條紙寫著「白肉豆根、鴨母草、鴨市紅、紅骨含殼草」,只見簡宜賢詳細說明各種青草功效、建議搭配方式,專業度讓顧客大讚,「雖然年輕,但很厲害。」

簡萬來(圖)原本是德安青草店的學徒,因為老實、認真,師傅林阿連將養女許配給他,也讓他傳承事業。
簡萬來(圖)原本是德安青草店的學徒,因為老實、認真,師傅林阿連將養女許配給他,也讓他傳承事業。

「我爸現在不會來店裡,89歲啦!身體不好。」父親13歲從樹林到萬華當學徒,「以前新店、景美、淡水、八里都是山區,南機場那邊是墳墓,都可以採藥。」凌晨3、4點起床,揹著菜籃子,騎腳踏車或徒步出門,「有時太累直接睡墓仔埔。」認真到讓師傅林阿連把唯一的養女許配給他,要讓女婿傳承事業。

或許經營草藥店辛苦,還得長時間守在店裡,幾年後簡萬來的第一任妻子離家出走,讓他一度陷入低潮,40歲透過介紹與第二任妻子簡莊靜江結婚。簡宜賢回憶:「我爸有技術但不說話也不笑,我媽學習能力好,又會做生意,搭配一起生意就上來了。」70年代西醫昂貴,窮人大多靠草藥治病,「80、90年代最興盛,店門一開,外面都是排隊人潮。」門庭若市是因為專治疑難雜症,「以前生活環境差,會生粒仔(毛囊細菌感染)、皮蛇,都是在看這些。」

德安青草店有一本傳承百年的藥書,泛黃殘破,平時都被小心收藏著。
德安青草店有一本傳承百年的藥書,泛黃殘破,平時都被小心收藏著。

三代接班 認分學百草

龍蛇混雜的艋舺,上門的客人多元,一些女客問題私密,就找老闆娘,「老公愛開查某(嫖妓)、娶細姨,老婆要來找讓男人不舉的藥,我媽不想害人,都抓一些固腎壯陽的,頂多就說吃沒效。也有趁食查某(性工作者)要醫性病、墮胎,父母是跟我們講不要配給人家,這是造孽。」

不願幫忙拿掉孩子,或許跟母親因忙碌流產二次有關,「每天爬上爬下、要搬要砍,那個年代沒有什麼安胎,有飯吃就要開心。」4、5年後好不容易生下哥哥和自己,又忙到沒辦法顧,「都丟給阿姨,一個地方住1、2年就換環境。」

看著父母勞苦一輩子,簡宜賢怎麼會願意接班?他的回答很乾脆:「不愛讀書。哥哥考試都第1名,我讀私立高職,我媽對他有很高的期望,不讓他幫忙。」也會吃醋、傷心,但他很認分,「人要有自知之明,不會讀書就是不會讀書。他們希望我留在家幫忙,覺得這個賺的不會比讀書的人還少。」加上父親當時已是耳順之年,幾番掙扎後,他放棄出外工作。

簡宜賢(右)20歲的兒子簡劭益現在也進入青草店幫忙,跟在父親身邊學習。
簡宜賢(右)20歲的兒子簡劭益現在也進入青草店幫忙,跟在父親身邊學習。

高職畢業正式進入店裡,從理貨、備貨開始,「每天碰、看,久了就會認識。」種類、名稱都記住後,開始學草藥功效、什麼症狀怎麼配,「被爸爸唸到都不敢問,二次不會他口氣就會不好。」簡宜賢的妻子陳香君現在也在店裡幫忙,嫁入門才半路出家,感嘆東西學不完,對丈夫深感佩服,「我老公連煮過的、碎碎的草藥也能辨識。」

業績慘澹 轉型闢生機

只是功力深厚也難敵市場劇變,搶食大餅的店家林立,加上全民健保、年輕人對草藥信任度低,青草巷生意愈發難做,營收比最好的時候掉了快8成,只能圖個三餐溫飽。

約莫10年前,簡宜賢想要找生機,開了養身藥膳鍋,「我不覺得說父母留下一間店,就安穩守住、不要動,會想要有自己的成就。當時父母沒反對,因為狀況真的不好。」沒想到地段不佳、生意平平,最後認賠300萬元殺出,「我媽會唸,房子租別人還有租金,租給我,她沒錢收,我還損失一大筆。」笑著聊自己的黑歷史,這段經歷沒嚇到他,「中草藥雖然傳統、麻煩,但最不危害人身體。」看見這些年養生風氣盛行,簡宜賢立下目標,適合的時間點想再來一次。

而老店的轉型是從2年前開始。那時西昌街一間店面要出租,簡宜賢決定踏出青草巷,設立另一個據點,「裡面已經變成死水啦!生意競爭,我們位置在中間,客人在巷子前、後端就被搶走,說實在的,別人有飯吃,我們連粥都沒得喝。」

第2個店面名為草本茶水舖,招牌顯眼,與巷子裡截然不同。本店以新鮮與曬乾的青草為主,「單賣草藥大家削價競爭,利潤差,靠這個生存會倒店。」茶水舖前頭販售茶飲,如青草茶、洛神花茶等,甜度用甜度計控制,口味也有巧思,例如青草茶加入薄荷、冬瓜茶加入香蘭,夏天喝來更清新消暑。

古早味青草茶由仙草、魚腥草等熬煮3小時,再加入薄荷,有無糖與微糖2種口味。(25元/小杯、100元/瓶)
古早味青草茶由仙草、魚腥草等熬煮3小時,再加入薄荷,有無糖與微糖2種口味。(25元/小杯、100元/瓶)

賣養生飲 經營多元化

店內則有簡宜賢研發的鐵人活力飲等養生飲品包,還有包裝漂亮,可當伴手禮的茶包,「現代人忙,不可能買藥材煮個幾小時,最好給他成品,直接加熱喝,或跟雞肉一起煮就變雞湯。現在客群從20歲到80歲都有。」生意回到高峰期的6、7成。

簡宜賢研發出的養身飲品,加熱就可喝,也可加雞肉一起煮,食用方便。鐵人活力飲60元/包,等大人精力湯80元/包。
簡宜賢研發出的養身飲品,加熱就可喝,也可加雞肉一起煮,食用方便。鐵人活力飲60元/包,等大人精力湯80元/包。

簡宜賢也切入網購,放手給20歲的兒子簡劭益管理,「我告訴他要有想法,要思考怎麼讓店多元化經營。」手把手從頭教起,也要求他發想更多可能。不只守舊,也得創新,畢竟就是因為走出窄巷,簡宜賢才讓百年青草老店有了新生命。

德安青草店

地址:台北市萬華區西昌街224巷11號

草本茶水舖

地址:台北市萬華區西昌街220號

Ken 29歲 研究生
Ken 29歲 研究生
顧客意見:外國人也愛苦茶

墨西哥籍的朋友因為容易上火、嘴巴破皮,之前在國外讀書,我提到台灣有很好喝的茶可以買,有一次帶她來,先在現場買一杯苦茶,很衝擊性的苦,但她非常喜歡那個味道,也真的退火。這次來第3次了,買沖泡式苦茶,之後也會定期來補貨。

Ken,29歲,研究生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