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8.22 05:58

【全文】恐怖情人化身網紅 台大暴力男教人找真愛挨轟

文|顏凡裴    攝影|攝影組    繪圖|鄭雅紋、王聖光、米承鶴 
小玉控訴,謝男會要求她同住男生宿舍,還拿走她的衣物,防止她逃跑,形同軟禁,時間長達1個月。
小玉控訴,謝男會要求她同住男生宿舍,還拿走她的衣物,防止她逃跑,形同軟禁,時間長達1個月。

「台大宅王」張彥文當街砍死女友案,一度震驚全台。無獨有偶,高材生變身恐怖情人的案例,最近又再度引發討論,原來是過去曾被指控對多名女友暴力相向,並將她們軟禁在宿舍的台大電機系學生謝廷鴻,遭人爆料化名為「Elias」,搖身一變成為知識型網紅,高調地在個人頻道大談高效率戀愛法,引起不少質疑。本刊找到曾遭謝男暴力相向的前女友,透過被害人親述,還原謝男恐怖情人的真面目。

靠著斯文外表及極具魅力的低沉嗓音,在YouTube開設個人頻道的「Elias」,僅上傳16支影片,就已經吸引破萬的粉絲訂閱追蹤,不少粉絲都大讚他的頻道質感很高。

網紅Elias(本名謝廷鴻)在YouTube開設頻道,走知識型風格,還自創「真愛公式」,教人如何尋找真愛,但卻被起底是恐怖情人。(翻攝YouTube)
網紅Elias(本名謝廷鴻)在YouTube開設頻道,走知識型風格,還自創「真愛公式」,教人如何尋找真愛,但卻被起底是恐怖情人。(翻攝YouTube)

 

網友比對影片 認出恐怖情人

Elias將個人頻道定位為知識型內容,把許多科學及物理法則,應用到日常生活。其中一支影片,內容描述他自創一套公式,教人如何估算自己應該在幾歲確定結婚對象,才能以最高的機率找到真愛,還提醒網友在那之前應多談戀愛作為練習,獨創的戀愛教戰守則,成為他最熱門的影片,更將他塑造成為情場高手。

謝男過去就曾被爆常在網路上約砲,以溫情攻勢追求女生,正式交往卻變成脾氣暴躁的恐怖情人。(讀者提供)
謝男過去就曾被爆常在網路上約砲,以溫情攻勢追求女生,正式交往卻變成脾氣暴躁的恐怖情人。(讀者提供)

影片底下有許多網友大讚題材有趣、有質感,甚至有人認為受益良多,留言表示感謝。但留言板中也露出不尋常之處,有網友留言:「請問你的暴力行為是為了諷刺台女而做的當代行動劇嗎?還是要諷刺整個不公的世界?」另一支講述「誘導式訊問的」,也有網友留言:「對於打官司這麼了解,是不是很有經驗啊?」

有眼尖的網友發現,這位在個人頻道大談高效率戀愛法的帥男,竟然是昔日社會新聞的男主角,曾遭多位前女友指控把另一半當性奴,且對女友澆熱水、勒脖,在台大校園轟動一時的恐怖情人謝廷鴻。

謝男前女友小玉控訴,謝男只要動怒,就會動手打人,她胸前的一片瘀青,就是謝男施暴的結果。(讀者提供)
謝男前女友小玉控訴,謝男只要動怒,就會動手打人,她胸前的一片瘀青,就是謝男施暴的結果。(讀者提供)

網友比對謝男當時拍攝的道歉影片,發現是同一個人。謝男也在Dcard留言,不避諱地大方承認身分,但他矢口否認所有指控,澄清自己絕未對任何一任女友動手。

 

遭前女友指控 扯髮掐博埋打

謝男留言反控其中一任女友C,指C女劈腿,還砸壞他的電腦,盜用他PTT帳號發文「我性侵女生了」,甚至向他生活圈的友人造謠遭到他性侵,大呼冤枉指出:「當時C女發訊息要我照他的要求拍道歉影片,我當時對她還有留戀,想挽回感情才會拍的。」並強調這些糾紛,司法都已還他清白。

先前就曾有不少網友爆料謝男恐怖情人的惡行惡狀。(讀者提供)
先前就曾有不少網友爆料謝男恐怖情人的惡行惡狀。(讀者提供)

但本刊調查,謝男之所以能在官司中全身而退,是因提告的二任女友,其中一任被謝男痛毆、咬傷,控告謝男傷害,但事後心軟撤告,謝男因此獲不起訴;另外一任女友,提告傷害、妨害秘密部分因已超過追訴期,檢察官也處分不起訴,至於該女友控訴遭性侵部分,因提告與發生時間相隔太久,罪證不足,最終以不起訴結束,才讓他從官司全身而退。  

本刊循線找到曾被謝男施暴的受害女小玉(化名),她指控謝男只要不開心,就會動手打人,甚至掐住她的脖子去撞牆,有次她騎腳踏車沒有等謝男過紅綠燈,就被他拉扯頭髮教訓,平常因小事爭執,謝男也會捏她洩憤。小玉說:「他都會挑地方捏,像衣服蓋住的胸部或者手臂內側,常常都被他捏到瘀青,也曾經在捷運站出口甩我耳光、揍我肚子。」

 

交往控制行動 室友冷眼旁觀

謝男誇張的行徑不只如此,小玉回憶二人交往期間,男方形同控制狂的行徑,例如會以手機定位時時掌控她的行蹤,甚至曾以「珍惜相處時間」為由,將她軟禁在宿舍長達一個月,對她而言簡直就是惡夢。

謝男遭控有極嚴重的控制欲,女友晚回覆訊息,謝男就罵她是王八蛋、賤。(讀者提供)
謝男遭控有極嚴重的控制欲,女友晚回覆訊息,謝男就罵她是王八蛋、賤。(讀者提供)

小玉指出,白天上課時間,謝男也會掌控她的行動,「因為他有我的課表,只要我一下課,他就會立即追問我在哪裡,要求我馬上回到男生宿舍,如果我沒有回應,他會直接到教室堵人。」

謝男時常揚言吃藥輕生以死相逼,不准女友提分手。(讀者提供)
謝男時常揚言吃藥輕生以死相逼,不准女友提分手。(讀者提供)

因台大宿舍是男女分宿,有舍監巡邏,謝男因此限制她只能半夜洗澡,還曾經拿走她的衣物,防止她逃跑,所以她有時只能以棉被裹身,待在床上。謝男甚至會要求她在指定的時間內躺到床上,想洩欲做愛時,她連反抗的藉口都沒有,任憑男方擺布,違抗就會換來一頓毒打。這些事情發生時,寢室房間內還有謝男其他3名室友。

小玉一度曾想向謝男的室友求救,但她發現,當她坐在謝男的書桌前哭泣時,室友都沒理她,因為他們幾乎都戴上耳機、忙著打電動,她直覺認為謝男的室友不會伸出援手,讓她相當無助。

 

法院風保護令 分手心留陰影

當時她曾經多次提出分手,但謝男一開始會嗆:「妳沒有資格提出分手。」後來她無法再忍,謝男痛哭下跪求情,甚至以死相逼揚言自殺,最後是她向法院申請保護令,才擺脫了謝男的糾纏。

謝男過去曾拍攝道歉影片,但內容反控另一任女友C做錯事在先,他才會施暴,網友也是以此影片比對,才發現Elias就是謝廷鴻。(翻攝Dcard)
謝男過去曾拍攝道歉影片,但內容反控另一任女友C做錯事在先,他才會施暴,網友也是以此影片比對,才發現Elias就是謝廷鴻。(翻攝Dcard)

小玉表示,當時她因為害怕遭謝男報復,相隔許久才提告,超過追訴期,使他最後能逃過法律制裁,並非是沒有犯罪的緣故,「現在看他回應網友內容,就可以知道他從來沒有悔過…認為都是其他人的錯,自己沒錯…」。

她說,當時她和謝男分手後,台大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曾進行調查,謝男也申請休學,但如今他已經復學,上節目自稱是台大電機系四年級,「想到他過去做的那些事情,現在竟然搖身變成網紅、戀愛大師,讀著因感情徬徨無助女孩寫的信,我感到格外諷刺…」。

小玉不甘多次遭施暴,向法院申請保護令獲准,才終於擺脫謝男。(讀者提供)
小玉不甘多次遭施暴,向法院申請保護令獲准,才終於擺脫謝男。(讀者提供)

本刊調查也發現,謝男和另外一任A女友仍有傷害及妨害電腦使用罪的訴訟進行中,該任女友也指控被謝男施暴,並二次獲得法院核發保護令。謝男也因和其中一任B女友相毆互告,謝男和B女友都遭到傷害罪起訴,但他卻只向網友提及女友遭訴部分,對於自己也因施暴而遭起訴,隻字未提。

小玉無奈地說,她一直將這段傷痕累累的記憶埋藏在心裡,假裝自己已經走出來了,「但其實現在如果有人跟我大聲說話,我就會心想,下一秒對方是不是就要打我了,我知道一般人不會這樣,但…這是一個陰影,希望不要再有人受害。」

謝廷鴻回應:

本刊致電謝廷鴻,但電話沒人接聽,記者傳簡訊表明身分,詢問他遭控是恐怖情人及網友質疑等相關事情,謝以簡訊回覆表示,目前他正向其中一任女友的傷害案件進行求償訴訟,不希望此時報導,並強調先前網路文章和新聞有問題。本刊再問,「有問題」是指什麼樣的問題,另外關於他也因打傷前女友而被以傷害罪起訴部分,是否有相關說明。但直至截稿前,謝男仍已讀不回,無法得知其回應。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