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08.29 05:58

【寂寞見證者番外篇】拍下詹益樺自焚關鍵時刻 潘小俠:警方就是要給他死

文|尹俞歡    攝影|周永受    影音|陳岳威
潘小俠早期拍照只用手動對焦,笑說在拍照當下甚至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拍到照片,直到後來回暗房沖片才確認。
潘小俠早期拍照只用手動對焦,笑說在拍照當下甚至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拍到照片,直到後來回暗房沖片才確認。

潘小俠1986年進入自立報系當攝影記者,經歷解嚴前後台灣政治快速變動的年代,也目賭不少重要歷史場景。1989年5月19日,鄭南榕告別式隊伍遊行至總統府前,被層層拒馬蛇籠阻擋,詹益樺突然引火自焚。當時在現場的潘小俠站在3、40公尺外,用廣角鏡拍下唯一一張火焰蔓延的正面照片。

「旁邊的人,看到一堆火冒起來,第一個是先閃嘛,再來他倒下來,義工去拿棉被去撲啊,撲不好啊,警方好像,第一時間有噴了5秒10秒的水,也沒熄掉,再隔5分鐘以後,警察才用強柱去把他滅掉。送到台大醫院,太平間,我有拍阿,法醫把他衣服拿掉的時候,說他不是被火燒死,是被濃煙嗆死,就是說當火點起來的時候,警方如果用強力水柱馬上把他撲下去,他不會死,所以那證明,警方5分鐘才噴水,就是要給他死。」他回憶當時情境。

潘小俠笑說,早期他拍照只用手動對焦,也沒有裝馬達,因此詹自焚當下他甚至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拍到照片,直到2、3天後回到暗房內洗照片才時確認,後來他為此為相機加裝馬達:「現在回想起來,拍新聞攝影的時候,你還是要回歸專業,要馬達自動對焦。」

潘小俠常說自己的照片要做為見證,他在1989年5月19日拍下詹益樺自焚的照片,成為重要歷史畫面。(潘小俠提供)
潘小俠常說自己的照片要做為見證,他在1989年5月19日拍下詹益樺自焚的照片,成為重要歷史畫面。(潘小俠提供)

這張得來不易的照片,成為歷史見證:「好像第2天,詹益樺的姊姊,到新公園那邊的派出所開記者會,說詹益樺是被民進黨害死掉的,我聽他講這句話,我就回去,把這個底片在暗房裡面找到,那時我想要證明,詹益樺拿個打火機這樣打出來,是這個十字架這個東西不是被人害的,人有一個這麼火鳳凰的身體,就是說他要追循鄭南榕。」

後來這些照片,也成為他紀念這些台獨先烈的方式。去年鄭南榕和詹益樺逝世30週年,他整理所有當年拍攝民主活動的照片,辦了個攝影展。「畢竟我是個攝影家,我不是用嘴巴講的,我要拿出照片出來,我要剛好有這個主題的照片,剛好有拍到這些,我就無條件去開一個展覽,這是因為要紀念他嘛。」

潘小俠說,鄭南榕在自己心中,永遠是一個大哥,精神永遠不能抹滅。儘管政治立場明顯,他說他從不在臉書或Line上批評政治人物,要表態時就放上一張鄭南榕告別式的照片,「這就是我的觀點啊,一個影像家,還是要針對影像。」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