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母頭無罪內幕2】吸毒殺人判無罪恐掀模仿潮 律師痛批法官曲解

文|林俊宏    攝影|蘇立坤
梁嫌弒母剁頭案震驚社會,檢警獲報後,隨即封鎖現場採證。

弒母凶嫌二審獲判無罪,法務部長蔡清祥說了重話,他強調雖然尊重判決,但他也呼籲民眾及青少年朋友千萬不要誤會,甚至把自己搞到沒有辨識能力即可免除刑責,尤其檢方已準備上訴,並非只要喝酒喝到沒有判斷能力、或吸毒吸到完全喪失意識,就能為所欲為、我行我素並加害於人,或想藉此逃過法律制裁,他提醒民眾仍應遵守法律,以免官司纏身,害人又害己。

蔡清祥說,法官引用刑法減刑或免刑規定去量刑,這是視個案不同情節的考量,最近司法出現一些判決與民眾情感有落差,例如有人喝酒喝太茫,被控襲警涉妨害公務罪被判無罪,此外,今年4月間,殺害鐵路警察的凶嫌也因精障問題一審獲判無罪,一連串的司法判決,難免讓社會大眾誤會或產生不良的模仿效果。

更何況吸毒屬於自行可控制行為,根本就不適用《刑法》沒有辨識能力不罰的規定。曾任法官的律師余德正說,無辨識能力不罰設有但書條款,亦即刑法19條第3項的另項規定「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

梁嫌狠砍母親37刀,還將頭顱剁下,從12樓住處丟到社區中庭。圖為犯案凶刀。
梁母慘遭愛子殺害,遺體交由家屬及葬儀社人員處理。

余德正說,由於吸毒可自己控制要不要吸食,並可預知吸毒恐對身心造成危害,一般人也能有這種預見可能性,那麼凶嫌吸毒殺人至少就有過失之處,根本不適用無罪規定,一樣得負起完全責任,不知法官為何沒有判凶嫌有罪!此外,就連檢察官當初在法庭上也援用該但書條款,不但見解和余德正相同,更要求合議庭判決凶嫌死刑,高檢署已據此要力拚上訴救濟。

除了法律人質疑外,立委陳柏惟也在臉書發文表示,辦公室收到許多民眾憤怒的陳情,認為「這案件是不是鼓勵民眾要犯案,可以故意灌醉自己後藉酒壯膽或是吸毒?」,陳柏惟提醒「不要誤會這個判決,以為可以藉由毒品或酒精,就可以被判定沒有辨識能力而能免卻刑責,就能加害於人。」

陳柏惟和余德正也都點出刑法第19條第3項的免罰例外條款,例如「明知使用此物品會喪失控制力,因此在殺人、或是吵架之前先使用壯膽,自陷於此狀態,則為故意之原因自由行為。」

面對輿論炮轟,高院發言人洪于智指出,梁男雖無罪,但法院將他責付桃園巿衛生局,以維護社會大眾安全。

陳柏惟說,此案前後2次判決差異實在太過巨大,除了造成民眾的不解之外,也造成了社會的不安,且再次引起民眾對於司法體系的不信任,陳柏惟也強調,即使這案例真的適用刑法第19之1條「有罪不罰」,後續的監護處分甚至刑後追蹤流程,也務必確實,並以病犯概念,讓司法與醫療一同協助後續的處遇過程。

由於該案爭議烽火連天,有網友也發起「修正刑法第19條,加入飲酒及施用毒品除外條款」,不少人已響應連署。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新時間|2020.08.24 14:48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