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20.08.29 05:58

【追劇指南】騙爸媽賺外快 《賞金姊妹花》爆笑破案

文|翁健偉
鮑瑟(中)的業績不佳,必須跟姊妹花的鬼腦筋一起合作,找出逃犯。(Netflix提供)
鮑瑟(中)的業績不佳,必須跟姊妹花的鬼腦筋一起合作,找出逃犯。(Netflix提供)

《賞金姊妹花》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點子,把「青少女」跟「追拿棄保潛逃的逃犯」兩個完全不相干的事情結合在一起。一對就讀教會學校的雙胞胎姊妹花,史特玲與布萊兒,一邊天天滑Tik Tok一邊著迷BTS之外,最在意的就是談戀愛。但是某天晚上她們偷偷開著老爸的車出去約會,發生了擦撞的意外,必須想辦法湊修車的費用,只好跟某位人過中年、有點懶散的賞金獵人鮑瑟合夥,充當他的小跟班,成為賞金獵人賺外快。

推薦給:
  1. 想看一點推理、加一點女生吱吱喳喳,還有一些校園風雲題材的人。
  2. 如果你喜歡《通靈少女》這類雙重身份的衝突,大概就會喜歡這齣劇的風格。

《賞金姊妹花》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點子,把「青少女」跟「追拿棄保潛逃的逃犯」兩個完全不相干的事情結合在一起。一對就讀教會學校的雙胞胎姊妹花,史特玲與布萊兒,一邊天天滑Tik Tok一邊著迷BTS之外,最在意的就是談戀愛。但是某天晚上她們偷偷開著老爸的車出去約會,發生了擦撞的意外,必須想辦法湊修車的費用,只好跟某位人過中年、有點懶散的賞金獵人鮑瑟合夥,充當他的小跟班,成為賞金獵人賺外快。

史特玲跟男友路克愛到不行,但也因此觸犯了校規,埋下劇情轉折的因子。(Netflix提供)
史特玲跟男友路克愛到不行,但也因此觸犯了校規,埋下劇情轉折的因子。(Netflix提供)
布萊兒(右)跟邁爾斯展開交往,但過程中也發現了自己對於愛情的真正想法。(Netflix提供)
布萊兒(右)跟邁爾斯展開交往,但過程中也發現了自己對於愛情的真正想法。(Netflix提供)

基本上這齣劇有些辦案跟推理的方式,兩個女生用她們的「稀奇古怪」發現許多逃犯的蹊蹺跟蛛絲馬跡,加上她們出身家教甚嚴的背景,以及一些隨機應變的能力,其實比起一版一眼的鮑瑟更容易找到逃犯。但鮑瑟捉拿逃犯的生意不太好,必須靠著開優格店過日子,所以她們也樂得告訴爸媽其實在優格店打工。

父母親以為女兒在優格店打工,不曉得女兒下課就是賞金獵人。(Netflix提供)
父母親以為女兒在優格店打工,不曉得女兒下課就是賞金獵人。(Netflix提供)

但這齣劇的另外一半就是屬於女生的天馬行空,像是姊妹花永遠在討論男朋友、愛愛,還有學校裡頭那些煩人的事情,包括一直跟史特玲競爭校園團契領導人的艾波。艾波等於學校的惡女,表面對耶穌非常虔誠但私底下就是要讓史特玲混不下去。還有每一集都會有誇張又好笑的「雙胞胎網內互打」,就是姊妹花會在緊要關頭用心電感應討論一些有的沒的,讓人覺得這齣戲真的好三八。

艾波一定要成為學校的頂尖人物,所以無法忍受史特玲比她更優秀,導致兩人處處槓上。(Netflix提供)
艾波一定要成為學校的頂尖人物,所以無法忍受史特玲比她更優秀,導致兩人處處槓上。(Netflix提供)

不過以上這些都是前面幾集的設定,如果每集只是負責抓逃犯、賺獎金、湊修車費,這齣劇就跟以前看的影集差不多公式了。後半部會跑出很多意想不到的安排,當然也扯出更多劇情,以及觀眾才會恍然大悟為什麼前半段要交代姊妹花的家庭,這家人對於很多傳統的禮儀(儀式)堅持所為何來。所以編導都安排她們很容易破案,因為真正的大案是留在後頭。

《賞金姊妹花》在有些地方處理的相當好笑,特別是雙胞胎姊妹花常常自顧自講話,講到某個程度變成岔題,而且往往發生在跟大人的對話當中。像是鮑瑟就經常被她們搞到又好氣又好笑,完全讓我想到電影《小姐好白》那對冒牌的白人好姊妹,還有現實中芭莉絲希爾頓有時候常會冒出「何不時肉糜」充滿脫離滾滾紅塵的趣味。

這種看似白爛、但真的要聊起來卻要寫的頗有深度的台詞,其實很難,加上要發生在恰當的時機才會有那種「天外飛來一筆的趣味」,劇集前半段這類的姊妹抬槓真的相當爆笑,當然這類對白又往往導致她們歪打正著突破盲點、逮到逃犯。有時會讓人覺得,編導究竟是真的要拍一齣討論青少女的影集,還是只是拍一齣搞笑的影集?但無論如何《賞金姊妹花》真的有些三八的趣味,沒有真正的大惡人,人人都是心存僥倖的小人物。

線上收看《賞金姊妹花》:https://www.netflix.com/tw/title/8024429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