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20.08.30 05:58

【專訪全文】王文祥:我有責任回台塑

文|江星翰    攝影|楊弘熙 林育緯
王文祥接受本刊專訪,提出有責任回台塑集團,推動家族企業傳承。
王文祥接受本刊專訪,提出有責任回台塑集團,推動家族企業傳承。

遠居美國的「經營之神」王永慶么子王文祥回台隔離期滿,8月18日接受本刊專訪,拋出他有責任要回台塑的震撼彈。王文祥再三重申,「我是父親(王永慶)的兒子,對他創辦的事業有責任發揚光大。」並表示希望能夠「擔任一家公司的負責人」。他已和王文淵及王瑞華等家族成員溝通過,正等候回覆。但熟悉台塑人士表示,王文祥回台塑恐有利益衝突,和不符內部制度及百萬名股東觀感的難題。

王文祥(右)身兼台化和台塑化董事,每年定期返台7、8次。
王文祥(右)身兼台化和台塑化董事,每年定期返台7、8次。

「我是爸爸的小孩,兒子有責任把父親的事業發揚光大,不要到80歲才後悔沒有要求回去,我會相當後悔。」王永慶二房次子王文祥自美返台,在8月17日結束14天居家隔離。隔天午後,他接受本刊專訪,多次提及「責任」「貢獻」與「團結」後,激動地拉高嗓門,「我有責任回台塑企業。」

王文祥小檔案
  • 年齡▶55歲
  • 現職▶美國JM Eagle董事長、台塑化董事、台化董事
  • 學歷▶美國柏克萊大學法律及政治學士
  • 經歷▶南亞塑膠操作員、專案組召集人
  • 家庭▶妻王范文華,育有2子1女

 

定調家族企業 重傳承價值觀

記者問王文祥,回台塑的涵義是否就是進入決策小組?他思考幾秒後果決回答,「不只是這樣,是要進入某一家公司當負責人。」

記者追問他認為去哪一家公司最有發揮?王文祥說,「哪一家公司都可以,因為台塑集團各企業的關係相當密切,不管我在哪一家公司都可以影響其他公司,就像南亞做下游加工,是跟台化、台塑買原料,台塑跟台化的原料是從台塑化來的,垂直整合會相互影響,因此不管我去哪裡,都會對台塑企業有影響力。」

無預警拋出震撼彈的王文祥直接破題,「我說台塑是家族企業,大家應該沒有疑義,全球有7成企業是家族企業,歐洲家族企業有的到第7代、8代,甚至到第13代。」王文祥近年參加瑞士達佛斯的World Economic Forum論壇,積極與全球各地家族企業交流,對家族企業營運有深刻體悟。

台塑創辦人王永慶(左)、王永在(右)兄弟,聯手打造台塑集團江山。(台塑提供)
台塑創辦人王永慶(左)、王永在(右)兄弟,聯手打造台塑集團江山。(台塑提供)
台塑大樓外觀神似美國5角大廈,是由王永慶生前一手打造的台塑集團起家厝。
台塑大樓外觀神似美國5角大廈,是由王永慶生前一手打造的台塑集團起家厝。
台塑集團曾為本土民營企業龍頭,旗下事業體眾多。圖為台塑麥寮六輕。
台塑集團曾為本土民營企業龍頭,旗下事業體眾多。圖為台塑麥寮六輕。

「大部分專業經理人計畫未來5至10年的成長,但家族成員想的是『代代子子孫孫』,思考的想法是幾百年。就像歐洲最好、最大的公司大都是代代傳下去,舉例歐洲家族企業會討論倫理、律法,把創辦人誠實、努力、行善等人生價值觀傳承給下一代,從小孩子10歲開始培養、思考公司的價值觀,甚至是未來的資產規劃。」

闡述國際家族企業的作法後,王文祥話鋒一轉,「所以如果有人說未來要把台塑全權交給專業經理人,這點我不同意。」他語氣堅定有力地說,「我覺得王家子孫要有責任,不能全部交給專業經理人管理,你(指王家人)沒有每天用行動關心、努力,就會跟台塑脫節,父親曾說『家族成員要與專業經理人不斷地追根究柢、點點滴滴一起努力,才能永續經營。』我認為,父親說的才是最好的方式。」

王文祥建議效仿歐洲家族企業模式,鼓勵王家子孫與專業經理人一同打拚。
王文祥建議效仿歐洲家族企業模式,鼓勵王家子孫與專業經理人一同打拚。

 

獲得兄姊支持 待王文淵回應

事實上,王文祥要回台塑不只是想法,早在半年多前就付諸行動,與家族成員進行溝通。「我的兄姊很支持,三姊雪紅鼓勵我回去,二姊雪齡親自找文淵談2次,她跟文淵說:『2位創辦人這麼辛苦創辦的事業,當初是董事長(王永慶)把棒子交託給你,文祥也是董事長的兒子,現在如果他想回來,應該把棒子交回文祥,這是最好的選擇。』文淵有說要給答覆,但不知為何還沒給,我在等他回應。」

王文祥(前排左起)、王瑞華、王文淵及王文潮以及一同出席台化股東會。(聯合知識庫)
王文祥(前排左起)、王瑞華、王文淵及王文潮以及一同出席台化股東會。(聯合知識庫)

台塑企業成立於1954年,去年集團營收達2.5兆元,曾是國內民營企業龍頭。王永慶生前參考美國洛克斐勒家族作法,2006年宣布成立「台塑最高行政中心」,成了台塑集團最高決策單位,由王永在的長子、王家的長孫王文淵接任總裁,成為集團新共主。

台塑決策小組幾番調整,從昔日的7人、9人,改為分設管理中心、行政中心,2位創辦人王永慶和王永在的4位兒女,依然是台塑決策的關鍵力量,包括總裁王文淵及管理中心常務委員王瑞華、王瑞瑜、王文潮;至於行政中心的專業經理人有台塑董事長林健男、南亞董事長吳嘉昭、台化副董事長洪福源、台塑化董事長陳寶郎以及台塑越鋼董事長陳源成。

台塑第2代7人小組,總裁王文淵(中)考量未來營運需求,日後擴編成9人決策小組。
台塑第2代7人小組,總裁王文淵(中)考量未來營運需求,日後擴編成9人決策小組。

王文祥認為,王文淵作為王永慶接班人是合情合理之事,也讚賞堂哥是「好的管理者」「友善的管理者」,只是今年73歲的王文淵,近來頻頻對外透露打算退休,令他憂心忡忡,「文淵比我大18歲,一直說要退休,我覺得有責任回來接任重擔。」

 

棄恩怨盼團結 新作法求進步

王文祥情緒激動反問,「2位創辦人王永在以及王永慶這麼辛苦,將一生投入台塑企業,讓台塑企業在台灣發揚光大、造福很多人,小孩子怎麼可以不回去家族企業?」他還語重心長地說,「我們第2代應該摒除上一代恩怨,好好把台塑經營好,團結就是力量,如果2代都不能合作,如何寄望3代能夠同心協力呢?」王文祥說,王瑞華非常贊同他的想法,並且歡迎他回台塑。

王文祥一直呼籲家族要團結,圖為他與妻子王范文華結婚合照。(王文祥提供)
王文祥一直呼籲家族要團結,圖為他與妻子王范文華結婚合照。(王文祥提供)

事實上,王文祥目前身兼台塑化和台化2家公司董事,但他認為這樣的參與仍不夠,「做董事的貢獻度太低,若能以我在美國經營企業的經驗進入裡面,可能會看得比較清楚,也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作法,就像要更進一步了解自己的國家,要出國往裡面看,同樣的要改善企業經營,也要由外往內看,會有進步的空間。畢竟我在台塑長大,我知道台塑企業的文化,我相信台塑有進步空間。」

 

恐有利益衝突 任職困難重重

一位熟悉台塑的人士透露,王文祥迄今未收到回應,可能與他在美國的事業有關,「王文祥在美國有2家公司,與美國台塑是競爭關係,若王文祥回台塑任要職,有利益衝突的問題。」該名人士也提到,台塑的決策小組成員都有多年完整的訓練和培養,不是家族同意王文祥直接進來,他就可以進來,這會有困難,「更別說台塑的100萬名股東,如何看待這樣的事。」另外,該名人士了解王文祥美國的官司未完全結束,時機尚待斟酌。

相對王家的其他家族成員,外界對王文祥比較陌生。今年55歲的他,是王永慶二房次子,1988年自美國柏克萊大學畢業後,在父親的安排下進入南亞從操作員做起;1990年,王永慶帶他赴美改善收購的塑膠管公司J-M Manufacturing ;2005年獲得父親認同的王文祥,融資從台塑集團手中買下JM,接著再併購全球第2大對手PW Eagle,創立穩坐領先地位的JM Eagle,年營收最高達20億美元。

王文祥(左)在美國經營事業有成,與妻子王范文華(中)一同視察公司營運。(王文祥提供)
王文祥(左)在美國經營事業有成,與妻子王范文華(中)一同視察公司營運。(王文祥提供)

過去30年在異鄉打拚,遠離權力核心,王文祥從來不是台塑繼承者們的熱門人選,2008年,王永慶過世,王文祥曾釋出想回台塑的訊號,「如果有需要,我會回台塑企業幫忙。」當時的這席話,曾引起家族內部討論,豈料最終他以年紀太輕、資歷不夠為由,沒有成真。

 

長年訴訟纏身 護理念拒和解

如今12年過去,王文祥再度丟出他有責任回台塑的想法,認為這幾年他在海外經營企業的經驗,可以對台塑有貢獻。而JM Eagle也剛好打贏了一場長達14年的誣告官司。

王文祥目前掌舵的JM Eagle,正是1982年台塑布局海外市場、第1家收購的美國公司。他透露父親在收購後拍板總部搬遷,從加州遷到紐澤西州,導致許多主管離職、客戶大幅流失。

2005年王文祥當家作主,推升JM Eagle穩坐北美第一大塑膠管材龍頭公司。(翻攝自JM Eagle官網)
2005年王文祥當家作主,推升JM Eagle穩坐北美第一大塑膠管材龍頭公司。(翻攝自JM Eagle官網)

他回憶,當時王永慶放下董事長的身段,重拾當年跑業務的熱忱,廣邀公司大客戶前來家中作客,逐一親自招待,坐在身旁協助父親翻譯的王文祥,至今仍感激父親與他一同挽救公司營運下滑的危機。

這也是外界不清楚,王文祥在2006年面臨員工控訴公司時,遭索賠鉅額賠償金,他悍然拒絕和解,不惜代價上法庭,官司一打就是14年,最終今年6月獲得勝訴。他坦言,背後原因與父親有關。

「很多人勸我和解,我不願意的原因之一,就是爸爸留下來的精神,我去和解的話,就違背了他這麼辛苦一生的原則。」王文祥談起這場14年的訴訟案,語氣加重夾雜憤慨,因為這場官司讓外界對他有許多誤解,甚至出現官司纏身的報導和輿論。

 

員工挾怨誣告 打勝仗還清白

王文祥強調,這樁案件就是「誣告」,原告是廠內負責品質檢測的員工,遭廠商踢爆收取回扣,被公司開除,豈料這名員工趁著公司調配新配方、新水管時,私下收集實驗過程未通過檢測的數據。他指出,當時檢查官無預警抽查旗下19座廠房、近千支管材,2010年美國司法部門以調查毫無所獲作結,豈料離職員工聯合律師持續控告JM Eagle,並無所不用其極繼續打壓。

王文祥熱心公益,將弱勢扶助列為JM Eagle營運重要項目。(王文祥提供)
王文祥熱心公益,將弱勢扶助列為JM Eagle營運重要項目。(王文祥提供)

由於這些律師專挑知名企業下手,曾經拖垮不少公司,當時很多人勸王文祥和解,甚至有人建議他把公司賣掉,這樣不僅有錢入袋,還能閃避掉這場官司,但王文祥說他從未考慮過這些選項,唯一的想法就是為了清白打下去。

「如果我和解,不只是汙點,還是大汙點,別人會怎麼看我?第一,我王文祥有做壞事;第二,我這個做兒子的怎麼能毀掉爸爸的聲譽;第三,這家公司有1,300名員工和家庭,和解不就向世界宣示,我是帶頭做不對事情的人,那別人怎麼信任我?怎麼看台灣企業?」

2011年的某個週末,王文祥帶妻子、小孩去度假,卻在隔天週日的《紐約時報》頭版,看到以「破裂的水管引發法律戰」全版報導,隔年台灣媒體也緊跟著以「美國追殺台塑」大篇幅報導。

王文祥坦言,當時正在度假的他看完內容「既憤怒又恐懼」,客戶不斷打電話追問真相,「報導內容直指台灣企業家來美國做不對的事,我一定要打一場勝仗,絕不能讓人家踩在台灣人的頭上。」王文祥硬氣地說,對方就是要逼他上桌和解,但他就是不屈服。

當時這位員工不只告JM Eagle,連同台塑企業一起告,「2005年我買JM這家公司時,承諾未來10年跟台塑繼續買原料PVC粉,所以對方連台塑也一起告。」

未料,2013年上法庭的3天前,台塑企業以2,300萬美元與對方和解。

 

孤軍強硬奮戰 絕不給一毛錢

「和解這個動作我能理解,因為台塑規模比JM還大,風險相對較高,但我有點驚訝,因為團結就是力量,為什麼會選在開庭前3天私下跟對方和解?」王文祥坦言,台塑並未告知,他後來是上法庭看到訴狀被告中沒有台塑,才知曉這件事。

事過境遷,王文祥再三表示,可以理解當時台塑的作法,但也陷入孤軍作戰的困境,他說自己更堅持要打贏這場戰,坐在身旁陪訪的王文祥妻子王范文華也開口,「我們沒有退路,神要我們一直走下去。」

王文祥(右)說妻子王范文華(左)陪他抗癌並走過14年官司的低潮期。
王文祥(右)說妻子王范文華(左)陪他抗癌並走過14年官司的低潮期。

面對這場誣告,王文祥作風強硬,逼得原告不得不提出大降和解金的請求,從剛開始10幾億美元降至開庭前的3億美元,「我說一毛錢都不給你,我要跟你打到底。」王文祥展現他一貫堅持到底的決心。

這場官司從2006年開始一路打,原告以推測性假設未來風險,2013年一審結果讓王文祥嘗敗,「我只能咬著牙根繼續打。」隨後進入二審賠償金額的庭期,2018年在陪審團審理中,獲得9票判免賠、3票判賠120萬美元的決議,最終今年6月5日法院判JM Eagle免賠定讞。

 

積極捍衛名譽 願回台塑貢獻

王文祥不後悔因一場訴訟案糾纏14年,仍對自家公司充滿信心。JM Eagle一年賣出的塑膠管材足足可環繞地球11次,客訴率始終維持在0.1%,卻因這場官司、媒體不實報導、金融海嘯等諸多變數,至今衝擊整體業績衰退2成。但他堅信父親會支持他,「因為名譽不是用錢可以買來的,是人一生努力來的,我父母是很有勇氣的人,面對問題不會投降。我想我爸也不會和解,他會打到底。」

JM Eagle出產塑膠水管的客訴率僅0.1%,曾是全球龍頭。(翻攝自JM Eagle官網)
JM Eagle出產塑膠水管的客訴率僅0.1%,曾是全球龍頭。(翻攝自JM Eagle官網)

打贏這場官司,王文祥更有信心重回台塑企業。「我覺得團結就是力量,家族成員要互相愛護、團結,台塑才會更好。」至於能否如願重返台塑,王文祥表示,一切尊重王文淵和家族,但他會努力爭取回台塑貢獻,並堅信自己絕對會幫台塑加分。

14年官司案外案

這場官司轟動台美兩地,更牽扯出美國罕見的法律代理爭議。王文祥委任的律師事務所,曾為兩造雙方訴訟卻未誠實告知,開庭前夕得知委任律師遭取消資格,憤而追討已付的200多萬元律師費,但律師事務所以合約載明「事先豁免」為由拒付,一狀告上法院。律師事務所找來51家同業、串聯上千名律師捍衛權利,王文祥最終靠著3位律師打贏勝訴,但律師事務所未此罷休,繼續告上美國加州最高法院。由於該院每年受審案件超過700件,庭上7名法官僅抽取約1成具指標意義的案件審理,這樁律師費爭議就是其一,法官直指「此交易條款破壞職業道德,無法保障客戶,衝擊大眾對法律專業的信心」,以「完全無法執行」為由,壓倒性判決王文祥勝訴,成為當地最新判例。

達成和解協議後,主持調解程序的前美國地方法院法官Leo S. Papas說,「這是法律道德面開創性的裁決。最高法院的裁決非常明確,對客戶忠誠的義務非常重要。」Leo S. Papas還稱讚王文祥,「他的準則是榮譽和原則, 他依照道德原則,追求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