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8.30 18:28

【鏡相人間】這一年,我們一起共享的女友 台北矽膠娃娃旅館探查

文|李桐豪    攝影|蘇立坤
台灣首家矽膠娃娃主題旅館,打出「女友共享」的廣告辭令,宣稱2,300元就可以讓宅男1秒脫單。
台灣首家矽膠娃娃主題旅館,打出「女友共享」的廣告辭令,宣稱2,300元就可以讓宅男1秒脫單。

「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聖經》裡,神因為男人獨居在地球上過於寂寞,於是為他造了女人。耶穌降生後的第21世紀,地球上男人寂寞了,就造個人來愛,取材並非肋骨,而是矽膠。

去年冬天,台北開了首家矽膠娃娃旅館,業者跟日本矽膠娃娃龍頭大廠東方工業添置了19隻娃娃,平均一隻造價新台幣30萬元。9個月過去了,矽膠娃娃已擴充到39隻,來客人次近7千人。

「女友共享,2,300元1秒脫單!」她們是榨精女孩本本、是最強巨乳童顏寶寶、是欠調教蓓蓓…一如聖經所說「完全的順服,安靜受教導」,伊甸園的夏娃變成了39隻不會說話的玩偶。究竟是SOD裡究極春夢的華麗實踐,還是一場失敗者的遊戲?那註定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哉問。

走進北市西門町某商務旅館,搭電梯直上12樓。一開門,濃濃菸味撲鼻而來,玄關黝暗如洞窟,唯有飲料販賣機兀自綻放光芒。販賣機旁是沙發,沙發背後是堵灰牆,牆上鑲著窗,窗外是寶藍色的夜色和忠孝西路川流不息的下班車潮。玄關拐個彎,走廊延伸到視線最盡頭,兩側房間隱約傳來啪啪啪的撞擊聲響。空氣中的菸味被茉莉花般的香氣取代,那香味來自矽膠娃娃身上的香奈兒5號香水。

 

網路工程師 特來破處

歡迎來到台灣首家矽膠娃娃主題旅館,官網寫著誘人的廣告辭令:「女友共享,2千3百元一秒脫單」,最強巨乳童顏是寶寶,希望被調教的是蓓蓓,還有女警、空姐、寂寞女上司…39隻矽膠娃娃任君挑選。30歲的小陳說,他的第一次就是被失學女大學生青青破了處。

矽膠娃娃旅館開業之時,工程師小陳發下豪願,打算把19個娃娃上過一輪就不玩了,但9個月過去,他已上過逾30個娃娃,還沒有封刀的意思。
矽膠娃娃旅館開業之時,工程師小陳發下豪願,打算把19個娃娃上過一輪就不玩了,但9個月過去,他已上過逾30個娃娃,還沒有封刀的意思。

「第一次和充氣娃娃做的感覺,是怎樣啊?」「很重。」「重?心情很沉重?」「不,是娃娃很重。我來之前在網路上查過資料,知道娃娃30幾公斤,想想那不過人類體重的一半,但是我沒擁抱過女孩子,不知道30公斤抱起來是這樣重。」

抱在懷中,沉甸甸的,那是欲望的重量。小陳目前在中和科學園區當網路工程師,月薪5萬元上下,微胖的身材,說起話的口氣訥訥的,他自嘲母胎單身,但不知為何,去年冬天格外好奇接吻是什麼感覺、和人做愛是怎麼一回事,「本來想說要去找真人,但那時候突然爆出一則新聞,說桃園某個小姐被驗出是愛滋帶原者,一口氣有3百多個人跑去醫院檢驗。後來在PTT西斯版(性版)看到矽膠娃娃旅館開張的消息,就跑來試看看。」

↑矽膠娃娃的屍首分離,娃娃的下體分一體成型跟拋棄式2種,身體是耗材,因為操得凶,平均3個月就得換。
↑矽膠娃娃的屍首分離,娃娃的下體分一體成型跟拋棄式2種,身體是耗材,因為操得凶,平均3個月就得換。

「不覺得髒嗎?」「有人會說真人比較乾淨,但你看新冠病毒,活人會帶菌,傳染病毒,但娃娃是死的,我看過她們清洗流程,肥皂、酒精、紫外線消毒,清過一次,細菌基本上很難在上面存活。」

 

插入立馬射 不怕被笑

欲望來襲之時,眼前是活人或死物都沒什麼兩樣了。小陳說,那一天他簡直是硬著走進旅館的,「進門見娃娃躺在床上,心就跳得很快,情不自禁就把手湊了上去,撫摸一陣子後,就很粗暴地把她推倒,脫掉衣服,但一插進去,太興奮,馬上就射了,大概是太興奮了吧…沖了個冷水澡,從浴室出來,看見娃娃躺在床上,她也不會嘲笑你,挫折感不會這麼重。又趴過去親親抱抱,因為射出來過一次,第2次就很難出來,但一直弄一直弄直到時間結束,單純擁抱的感覺也不錯。穿上褲子,離開房間的那一刻,又覺得很尷尬,不知道自己剛剛到底在幹嘛,但回家一想到那個畫面,又硬了,動念是否隔天再去,可是一次要2千3,還是太貴了…」

長廊盡頭是娃娃休息室,推開門,角落裡一個女孩坐在輪椅上,乍看以為是工作人員,仔細一瞧,才發現是娃娃。伸手去摸娃娃臂膀,光滑膚觸如嬰兒。娃娃們在房間裡或坐或躺,沙發、椅子四散著衣服和假髮,再走進浴室,等待清潔的娃娃屍首分離,洗刷乾淨的軀幹高高懸掛,等待晾乾,望之簡直是電影《奪魂鋸》的場景,故而幫娃娃們化妝的美妝師小蕗對我們說:「一開始在這邊工作會怕怕的,因為我很怕鬼,剛幫娃娃畫眼線、黏假睫毛時,都很害怕她們會突然對我眨眼睛。」

因為娃娃過於逼真,幫娃娃化妝的美妝師小蕗說,有時候她幫娃娃畫眼線、黏假睫毛時,都很害怕她們會突然對她眨眼睛。
因為娃娃過於逼真,幫娃娃化妝的美妝師小蕗說,有時候她幫娃娃畫眼線、黏假睫毛時,都很害怕她們會突然對她眨眼睛。

小蕗原是服飾專櫃小姐,去年冬天旅館開業,朋友介紹她來替娃娃梳化。美妝的事,旅館10來個男孩子員工全然不懂,添購假髮、衣服、上妝,她全權做主。她依據娃娃的臉型,給予不同的妝髮、給予名字,等於也給了靈魂。她從美妝公社、網美IG掌握流行趨勢,也從日劇和韓劇汲取靈感。

小蕗近期最得意之作是把娃娃化妝成韓劇《梨泰院》的女主角「趙以瑞」,「從梳開頭髮到上妝,至少一個小時,畫得很美,會很有成就感啊!但男生完事之後,她們被送回來,看見她們頭髮都亂了,口紅都掉了,就會很煩,覺得你們這些男孩子到底在幹嘛啊?」

看見心愛的大型芭比娃娃淪為男孩子的肉便器,被摧殘不成人形,小蕗心裡難過得不得了,但轉念想想,餐廳廚子菜燒得精美,最大的成就不就是希望菜餚被吃得杯盤狼藉,想到這點,她就釋懷了。

 

加熱棒先行 溫體接客

我們在休息室與小蕗閒聊,一旁工作人員拿著特製加熱棒放進娃娃下體,客人就在路上了,等等娃娃放上床,務必讓他們感受到活人的體溫。那過程簡直是熱菜了。娃娃是菜餚,男人是食客,小蕗是廚師,而欲望食物鏈的總鋪師就是33歲的已婚爸爸Kyle。

矽膠娃娃旅館預設客群是25到45歲,但實際接觸發現客群下修到18歲到40歲,而且白領階層居多,就單純來釋放壓力。
矽膠娃娃旅館預設客群是25到45歲,但實際接觸發現客群下修到18歲到40歲,而且白領階層居多,就單純來釋放壓力。

Kyle去年冬天和朋友集資近9百萬元,跟商務旅館租下一整個樓層開張幹活。開店契機為何?「說到這個就很害羞,以前比較荒唐,就是一群男孩子出去玩,難免會叫小姐,但網站上說H罩杯,來的人卻圖文不符。所以我來做這個,男人需求在哪裡,商機就在哪裡。本來全台灣就只有我們一家,現在也有其他競爭者,不過不具規模,現在也沒聽到什麼風聲。男人去外面玩,怕在那些場合碰到認識的,這裡不會,而且不會有感染性病的擔憂。」

 

夫妻檔上門 大玩三P

Kyle在肺炎蔓延時展店,他算過了,疫情嚴重時,每天來客2、30位,但疫情趨緩後也是2、30位,開業至今9個月,來客人數近7千人。

業者以「共享女友」的文宣來宣傳矽膠娃娃旅館,對於外界提出的衛生疑慮,他們說娃娃經過好幾道清洗手續,並用醫療紫外線消毒,比嫖妓安全。
業者以「共享女友」的文宣來宣傳矽膠娃娃旅館,對於外界提出的衛生疑慮,他們說娃娃經過好幾道清洗手續,並用醫療紫外線消毒,比嫖妓安全。

來的都是寂寞的宅男?「我一開始以為是宅男,客群設定是25歲到四十五歲,但實際接觸發現客群下修到18歲到40歲,而且白領階層居多,就單純來釋放壓力。也有夫妻、情侶一起來,他們來想3P吧,但不可能找真人,娃娃這個時候就變成了這些伴侶們的情欲輔具。」

平均一天2、30位客人,應該很快就回本了吧?「我也想要這麼好賺啊,但娃娃的損耗率是你沒有辦法想像的。一隻娃娃正常使用,可以撐10年,因為10年間,一個成年男人太不可能每天1夜7次,但我們這邊的狀況是3個月就壞了。客人一來,我們會向他說明該怎麼使用,但還是有很多暴力操作的狀況,像開幕第一天,就有一隻娃娃整隻手腕斷了,我們也不大可能跟客人索賠。」Kyle說。

客人和旅館透過LINE聯絡,有客人會要求他們準備皮鞭、蠟燭,Kyle說這是一門服務業,就盡量滿足客人需求,但他唯一無法妥協的是許多蘿莉控會希望他們提供小女孩娃娃,這點他絕對無法讓步。

Kyle的娃娃是向日本東方工業(簡稱OT)訂購,該公司為日本矽膠娃娃龍頭大廠,開發擬真娃娃逾40年。一隻娃娃要價近新台幣30萬元,Kyle開業時訂了19隻,後來又陸續追訂了20隻。

客人上門前,工作人員正為娃娃換裝,準備接客。
客人上門前,工作人員正為娃娃換裝,準備接客。

A片達人一劍浣春秋看到這批娃娃,第一印象是「未免太真實」,「她們的臉,包括身材比例以及敏感部位什麼的,都做得非常擬真。妝髮服飾完全就是COSPLAY技藝,非常的專業。」但他也抱怨娃娃太笨重了,手腳關節活動性不好,不足以應付床上過於複雜的體位。技術的改善指日可待,但他也憂心著,假使娃娃的體驗過於真實,那是不是意味著真人並不需要跟真人溝通了?

去年底旅館開業,小陳發下豪願,打算把旅館裡的19個娃娃上過一輪就不玩了,但Kyle不斷推陳出新,9個月過去了,他已上過逾30個娃娃,還沒有封刀的意思。算算花在上頭的錢超過6萬元,問他為什麼不打手槍就好,感覺蠻浪費錢的?「老實說,我沒辦法打手槍,我的手很粗糙,一直磨擦會很不舒服,看片看到受不了,只好不斷磨蹭床單。但和娃娃做的感覺不一樣,那是一種被夾住的感受,很爽,很舒服。」

 

下體被操壞 換新再上

旅館內30餘隻娃娃中,當然有小陳特別喜歡的,插進去,被夾住的感覺特別緊、特別溫暖。下一次來,意猶未盡再點同一隻,但放進去的感覺明顯不一樣了,問了工作人員,才知道原來娃娃的下體被玩壞了,換了一個新的身體。娃娃是同一個笑容、同一個香味,但他把自己放在娃娃裡面,感覺就很空洞,很失落。

除了洩欲,也有寂寞的男孩和娃娃一起看電視,幻想著和女朋友耳鬢斯磨的甜蜜生活。
除了洩欲,也有寂寞的男孩和娃娃一起看電視,幻想著和女朋友耳鬢斯磨的甜蜜生活。

「讀書時有暗戀過誰嗎?有跟女生告白嗎?」「念大學有偷偷喜歡班上的女生,有問她要不要跟我單獨出去看電影,但她說她比較想跟大家一起出去…」「所以你第一次就挑了一個大學生欸。」「或許吧,陰錯陽差吧!本來要選一個少婦,肉比較多。其實來這裡是我知道我心裡其實有一頭野獸,不壓抑下來可能會做出可怕的事。朋友的弟弟忍不住在路上對女生襲胸,就丟了工作,我很怕自己把持不住,有一天也會幹出這樣的壞事。」

我們欽佩寂寞男人的定力,但他說:「可能我從小時候都以英雄的姿態勉勵自己吧,我第一次看到《超人》的卡通就覺得他很厲害,人可以超越自己,才是超人。我不是教徒,以前被拉去教會,那時候也想拿《聖經》的話來告誡自己,經書上說不能拜偶像,但我現在卻拜另外一種偶像…」

旅館床頭櫃擺放著娃娃字卡,說明與娃娃做愛須知。
旅館床頭櫃擺放著娃娃字卡,說明與娃娃做愛須知。

來這裡是洩欲,但又不是洩欲,他說又有一次,就剛開始的前幾次,還處於放進去很快就射的階段,那一次身體狀況不好,射完以後就完全沒有什麼動力,單純抱著娃娃,看著電影台裡的《侏儸紀公園》,聞著娃娃的香氣,溫暖的膚觸,覺得心裡很踏實。他說,談戀愛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

 

做到太忘情 喊我愛妳

再聊下去就太傷感,岔開話題問他週末不來這邊,都在幹嘛?「看動畫、看YouTube,主要看有沒有朋友約吧,有約就去玩桌遊,玩《狼人殺》《阿瓦隆》,畢竟找人這件事我還不是很擅長。」但我們再怎麼顧左右而言他,還是繞不開寂寞的話題。

小陳說寂寞的時候似乎內心有一頭野獸來回走動,洩欲後,就覺得自己又重新做回一個好人了。
小陳說寂寞的時候似乎內心有一頭野獸來回走動,洩欲後,就覺得自己又重新做回一個好人了。

他說,前天星期六,朋友揪他玩桌遊《妙探尋兇》,一連玩了二場,從下午玩到晚上,從松江南京站玩到社子島,玩得盡興,回家12點了。隔天睡到自然醒,星期天沒人約,頓時覺得失落,本來坐在電腦前看動畫,但獨處的時候就忍不住想看一些色色的東西,看著看著就又跑來這裡,買了2個小時,射完1次,沖澡,出來,赤裸的娃娃無辜地躺在床上,硬了,再弄一次,再洗澡,再弄,反反覆覆,一共出來4次,「那應該是最近最狂野的一次吧!途中做到太忘情了,根本忘記她不是真人,情難自禁地說我好愛妳,我愛妳。但射精之後,才想起來,你再怎麼跟她告白,她也不可能回應你。」

更新時間|2020.09.18 10: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