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8.30 05:58

【共享女友3】他已上過逾30個娃娃 「我知道我心裡其實有一頭野獸」

文|李桐豪    攝影|蘇立坤    影音|陳岳威
小陳說寂寞的時候似乎內心有一頭野獸來回走動,洩欲後,就覺得自己又重新做回一個好人了。
小陳說寂寞的時候似乎內心有一頭野獸來回走動,洩欲後,就覺得自己又重新做回一個好人了。

Kyle的娃娃是向日本東方工業(簡稱OT)訂購,該公司為日本矽膠娃娃龍頭大廠,開發擬真娃娃逾40年。一隻娃娃要價近新台幣30萬元,Kyle開業時訂了19隻,後來又陸續追訂了20隻。

A片達人一劍浣春秋看到這批娃娃,第一印象是「未免太真實」,「她們的臉,包括身材比例以及敏感部位什麼的,都做得非常擬真。妝髮服飾完全就是COSPLAY技藝,非常的專業。」但他也抱怨娃娃太笨重了,手腳關節活動性不好,不足以應付床上過於複雜的體位。技術的改善指日可待,但他也憂心著,假使娃娃的體驗過於真實,那是不是意味著真人並不需要跟真人溝通了?

矽膠娃娃旅館開業之時,工程師小陳發下豪願,打算把19個娃娃上過一輪就不玩了,但9個月過去,他已上過逾30個娃娃,還沒有封刀的意思。
矽膠娃娃旅館開業之時,工程師小陳發下豪願,打算把19個娃娃上過一輪就不玩了,但9個月過去,他已上過逾30個娃娃,還沒有封刀的意思。

去年底旅館開業,小陳發下豪願,打算把旅館裡的19個娃娃上過一輪就不玩了,但Kyle不斷推陳出新,9個月過去了,他已上過逾30個娃娃,還沒有封刀的意思。算算花在上頭的錢超過6萬元,問他為什麼不打手槍就好,感覺蠻浪費錢的?「老實說,我沒辦法打手槍,我的手很粗糙,一直磨擦會很不舒服,看片看到受不了,只好不斷磨蹭床單。但和娃娃做的感覺不一樣,那是一種被夾住的感受,很爽,很舒服。」

 

下體被操壞 換新再上

旅館內30餘隻娃娃中,當然有小陳特別喜歡的,插進去,被夾住的感覺特別緊、特別溫暖。下一次來,意猶未盡再點同一隻,但放進去的感覺明顯不一樣了,問了工作人員,才知道原來娃娃的下體被玩壞了,換了一個新的身體。娃娃是同一個笑容、同一個香味,但他把自己放在娃娃裡面,感覺就很空洞,很失落。

「讀書時有暗戀過誰嗎?有跟女生告白嗎?」「念大學有偷偷喜歡班上的女生,有問她要不要跟我單獨出去看電影,但她說她比較想跟大家一起出去…」「所以你第一次就挑了一個大學生欸。」「或許吧,陰錯陽差吧!本來要選一個少婦,肉比較多。其實來這裡是我知道我心裡其實有一頭野獸,不壓抑下來可能會做出可怕的事。朋友的弟弟忍不住在路上對女生襲胸,就丟了工作,我很怕自己把持不住,有一天也會幹出這樣的壞事。」

除了洩欲,也有寂寞的男孩和娃娃一起看電視,幻想著和女朋友耳鬢斯磨的甜蜜生活。
除了洩欲,也有寂寞的男孩和娃娃一起看電視,幻想著和女朋友耳鬢斯磨的甜蜜生活。

我們欽佩寂寞男人的定力,但他說:「可能我從小時候都以英雄的姿態勉勵自己吧,我第一次看到《超人》的卡通就覺得他很厲害,人可以超越自己,才是超人。我不是教徒,以前被拉去教會,那時候也想拿《聖經》的話來告誡自己,經書上說不能拜偶像,但我現在卻拜另外一種偶像…」

來這裡是洩欲,但又不是洩欲,他說又有一次,就剛開始的前幾次,還處於放進去很快就射的階段,那一次身體狀況不好,射完以後就完全沒有什麼動力,單純抱著娃娃,看著電影台裡的《侏儸紀公園》,聞著娃娃的香氣,溫暖的膚觸,覺得心裡很踏實。他說,談戀愛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

 

做到太忘情 喊我愛妳

再聊下去就太傷感,岔開話題問他週末不來這邊,都在幹嘛?「看動畫、看YouTube,主要看有沒有朋友約吧,有約就去玩桌遊,玩《狼人殺》《阿瓦隆》,畢竟找人這件事我還不是很擅長。」但我們再怎麼顧左右而言他,還是繞不開寂寞的話題。

他說,前天星期六,朋友揪他玩桌遊《妙探尋兇》,一連玩了2場,從下午玩到晚上,從松江南京站玩到社子島,玩得盡興,回家12點了。隔天睡到自然醒,星期天沒人約,頓時覺得失落,本來坐在電腦前看動畫,但獨處的時候就忍不住想看一些色色的東西,看著看著就又跑來這裡,買了2個小時,射完一次,沖澡,出來,赤裸的娃娃無辜地躺在床上,硬了,再弄一次,再洗澡,再弄,反反覆覆,一共出來4次,「那應該是最近最狂野的一次吧!途中做到太忘情了,根本忘記她不是真人,情難自禁地說我好愛妳,我愛妳。但射精之後,才想起來,你再怎麼跟她告白,她也不可能回應你。」

更新時間|2020.09.18 10: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