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8.30 05:58

【全文】假租地真丟棄 環保蟑螂新手法入侵北市

文|張馥暄    攝影|攝影組
台北市士林區社子島A地主的土地,遭環保蟑螂棄置大量廢棄物。(讀者提供)
台北市士林區社子島A地主的土地,遭環保蟑螂棄置大量廢棄物。(讀者提供)

隨意棄置廢棄物的環保蟑螂,過去多在中南部流竄,最近悄悄入侵首善之都台北市,手法跟著進化,光是士林區社子島,1個月內就有2位地主被環保蟑螂以「假租地真丟棄」手法放置廢棄物後閃人,地主求助無門,只好花數十萬元找人清運。環保局證實,近來社子島及關渡地區確有不少類似案例,提醒民眾千萬小心。

8月初,台北市士林區社子島的A地主與B地主,各自花了數十萬元找來工人與卡車,清運自家空地上堆積如山的廢棄物。本刊調查,這些廢棄物都是一名潘姓環保蟑螂以「假租地真丟棄」的手法棄置。

社子島因地域空曠,加上地主多半不住附近,近來淪為環保蟑螂的目標。(環保局提供)
社子島因地域空曠,加上地主多半不住附近,近來淪為環保蟑螂的目標。(環保局提供)

 

爽快付租 閃避簽約

A地主告訴本刊,今年7月,他兒子將自家約70坪的空地出租資訊刊登在網路上,幾天後,一名潘姓男子來電,自稱是空調業者,表示想承租土地放置空調機具。

外表忠厚老實的潘男,當時開著一輛小貨車前來看地,並主動出示身分證件取信地主,雖然過程中要求調降租金,但也沒堅持,最後當場支付首月租金及押金共3萬元。奇怪的是,當A地主一提到要簽訂租約,潘男就開始裝忙、不斷講電話,還以趕時間為由匆匆離開,約也沒簽。但A地主心想,反正錢已經入袋,因此不以為意。

環保蟑螂潘姓男子主動出示身分證件取信地主,付了押金及首月租金,卻沒簽租約。(讀者提供)
環保蟑螂潘姓男子主動出示身分證件取信地主,付了押金及首月租金,卻沒簽租約。(讀者提供)

潘男雖然聲稱承租土地是為了放置空調機具,但A地主從未看過潘男載機具前來,詭異的是,A地主多次目擊潘男趁著天黑,指揮貨車及工人頻頻出入租用土地,離開時地面堆置了許多白布袋。A地主告訴本刊,「後來我偷偷去看,才發現裡面全都是裝潢廢材,甚至還有一台堆高機。」

 

地主起疑 換地堆放

A地主對潘男的行徑提出質疑,但潘男總是四兩撥千金地說,「這些東西是要拿去做燒陶的,不用擔心!」但潘並未就此收手,之後幾乎每天都有車輛進出,短短20天,原本的空地已經堆滿一袋袋的廢棄物。

眼見廢棄物越來越多,A地主無法接受,要求潘男盡快處理,潘男口頭上雖表示會將這些廢棄物移往他處,但A地主發現,潘男在附近找上B地主,承租近300坪的土地,付了8萬元租金及押金後,就如法炮製。

社子島B地主的土地,也遭同一名環保蟑螂用卡車棄置大量廢棄物。(讀者提供)
社子島B地主的土地,也遭同一名環保蟑螂用卡車棄置大量廢棄物。(讀者提供)

A地主告訴本刊,「潘男後來將60多袋廢棄物及堆高機,移到B地主那邊,但還有上百袋廢棄物堆在我的土地上。鄰居提醒我,空地上如果堆放廢棄物被檢舉,環保局就會來開罰,而且罰得很重,讓我非常擔心。」

為了自保,A地主偷偷拍下載送廢棄物卡車的照片,並依車身上的電話號碼循線找人。車主告訴A地主,他是潘男的前同事,因為潘男拜託,才答應免費將卡車借給他搬運機具,不料潘男卻找人開著他的卡車載運廢棄物。

得知真相後,A地主與B地主多次致電潘男,要求他盡快把廢棄物載走,但潘男卻以工作忙碌為由,一再推拖,最後甚至音訊全無、人間蒸發。

根據《廢棄物清理法》規定,未經主管機關許可,提供土地回填或堆置廢棄物,最重可判刑5年,併科1,500萬元罰金。為了避免遭移送法辦,A地主與B地主只好自認倒楣,各花了20萬元、40萬元,請人將潘男留下的廢棄物清理掉。

 

因小失大 花500萬

對於自己因小失大,A地主氣得大罵,「活到70多歲,從沒見過像潘男這樣沒天良的垃圾人!」後來,A地主四處打聽才知道,受害者不只他跟B地主,社子島有多名地主也受騙上當,但不少人愛面子、不想張揚,只能自認倒楣,才讓潘男有恃無恐、繼續為非作歹。

A地主花了20萬元清運自家空地上遭棄置的廢棄物,並大罵環保蟑螂是沒天良的垃圾人。
A地主花了20萬元清運自家空地上遭棄置的廢棄物,並大罵環保蟑螂是沒天良的垃圾人。

知情人士C先生告訴本刊,潘男在廢棄物回收業界打滾十多年,惡名昭彰,早年他在台北市文山區以低於市價的行情,承攬廢棄物回收業務,事後卻將廢棄物隨意傾倒在新北市五股、蘆洲等地郊區。

C先生表示,正當的回收業者要支付廢棄物焚燒處理費用,但潘男將廢棄物隨意棄置,少掉該有的處理成本,開價自然比其他業者便宜,加上潘男隨傳隨到、配合度很高,即便很多業主都知道他是環保蟑螂,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潘男食髓知味,繼續坐大。最誇張的一次是,潘男將大量的廢棄物,載至承租的千坪空地堆放,害地主事後花了近500萬元雇人清理。

熟悉業界生態的C先生說,環保蟑螂多是集團在幕後操作,萬一出事了,就找其他人頭承租,由於警方態度消極,加上對於環保法規並不熟悉,多半認屬民事糾紛,沒有刑責,所以就算民眾報案,警方也不會受理。

 

關渡社子 常淪目標

對此,台北市政府環保局稽查大隊大隊長顏伶珍表示,未經許可丟棄廢棄物其實是犯罪行為,環保蟑螂為了規避查緝,手法也日新月異,從過去的隨意棄置,進化到承租廠房、空地堆置及掩埋廢棄物。以台北市來說,北投區的關渡平原、士林區的社子島一帶,因地域空曠,加上多數地主並不住在附近,無法經常巡查,最常淪為環保蟑螂鎖定的目標。

北市北投關渡平原人煙稀少,常被環保蟑螂掩埋大量廢棄物。(環保局提供)
北市北投關渡平原人煙稀少,常被環保蟑螂掩埋大量廢棄物。(環保局提供)
雲林縣一處廠房遭棄置大量汙染廢棄物,承租業者被移送法辦。(環保局提供)
雲林縣一處廠房遭棄置大量汙染廢棄物,承租業者被移送法辦。(環保局提供)
多處農地遭環保蟑螂棄置大量食品加工汙染物,嚴重衝擊環境。(環保局提供)
多處農地遭環保蟑螂棄置大量食品加工汙染物,嚴重衝擊環境。(環保局提供)

顏伶珍強調,環保局目前採不定期定點巡查及空拍監測方式進行查緝,如查獲不法,第一時間會先找地主。她透露,過去曾有地主遭檢舉堆放廢棄物,但因找不到承租人,加上本身舉證不足,最後被認定為「授意」丟棄,不但得花大錢清運,還被移送法辦。顏伶珍特別提醒地主或屋主,一定要與承租人簽定租約,也要善盡管理責任,別因一時疏忽,付出慘痛代價。

台北市議員徐立信則告訴本刊,廢土、垃圾、一般廢棄物或事業廢棄物數量越來越多,但能棄置的地方越來越少,導致亂象叢生。他曾接獲民眾陳情,指控環保蟑螂佯稱要蓋工廠、停車場或放置機具,把大量廢棄物移置承租土地後就避不見面,甚至還會向環保局檢舉,相當惡劣。

環保局採不定期定點巡查及空拍監測方式,查緝廢棄物任意傾倒案。(環保局提供)
環保局採不定期定點巡查及空拍監測方式,查緝廢棄物任意傾倒案。(環保局提供)
環保局稽查大隊大隊長顏伶珍提醒地主,小心環保蟑螂。(北市環保局提供)
環保局稽查大隊大隊長顏伶珍提醒地主,小心環保蟑螂。(北市環保局提供)
台北市議員徐立信說,環保蟑螂犯案後甚至會檢舉地主,行徑惡劣。
台北市議員徐立信說,環保蟑螂犯案後甚至會檢舉地主,行徑惡劣。

本刊調查,環保蟑螂以「假租地真丟棄」的手法進行環保犯罪,這2年在中南部時有所聞,沒想到現在竟入侵首善之都台北市。環保局除了提醒民眾注意之外,也呼籲有廢棄物清運需求的事業單位,一定要委託合法業者,如果明知對方是環保蟑螂還委託處理,也算共犯,將一併移送法辦。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