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20.09.04 05:58

【心內話】想去阿根廷拜拜

文|陳昌遠    攝影|賴智揚
施純美雖然是阿嬤的年紀,但心思像個小孩子,她喜歡跟人聊天,喜歡用蠟筆畫畫、做手工藝,但不懂得如何打理自己的生活。
施純美雖然是阿嬤的年紀,但心思像個小孩子,她喜歡跟人聊天,喜歡用蠟筆畫畫、做手工藝,但不懂得如何打理自己的生活。

我生過3個孩子,一個叫邵志銘,出生就送給別人養了,我曾經想去看他,但他的養父母不同意,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我另一個女兒沒有名字,我在廁所生她,她掉進馬桶,我媽媽發現後,送我跟女兒去醫院,醫生說她沒呼吸死掉了,所以我沒能再跟她說說話,或抱抱她。

我不記得自己幾歲,應該還沒65歲,我老公是榮民,大我幾歲我不記得,總之大我很多喔,我家是低收入戶,老公以前是做毛衣的,工廠主管還是批發商呢?我不記得了,只記得他愛打麻將,打很大喔,1台1,000元。

我有中度智能障礙、小兒麻痺,媽媽花很多錢治療我,從小爸爸就不愛我,哥哥們也欺負我,忘了是哪一年,我的家人都搬去阿根廷,好久好久了,我沒再見過他們,只知道爸爸媽媽、外公外婆都過世了,葬在阿根廷。我有個心願,想去拜拜他們,但不知道阿根廷在哪裡,問別人怎麼去?別人哄我,說要花15萬元買供品才能去,我沒錢。

記得有天,我兒子離家出走,他是舉牌工人,很愛去網咖,他好久好久沒回來,我想他,老公就出門找他,找了好久,久到我不記得找了多久,結果老公出車禍住進醫院。我一個人住好孤單,每天下午5點搭公車去陪老公,9點醫院關了才回家。

去年颱風天,兒子回家了,他跟我說外面風大雨大,要我乖乖在家別出去,明天再跟我一起去看爸爸,我說好,那晚他睡客廳,隔天起床我再看他,發現他的身體變得好冰好冰,醫生問我要不要解剖?我怕兒子會痛,就當心肌梗塞過世了,好難過,也沒多跟我講幾句話讓我記得。

兒子過世後半年,老公也過世了,好突然,又沒能再說一句話讓我記得。我覺得我被丟下,雖然社會局每天派人問安、幫我整理家裡,姪女也偶爾來看我,但我孤獨、寂寞,半夜想到老公跟兒子就哭,把電視開得很大聲,鄰居投訴我太吵,幸好他們知道我的狀況後就不投訴了。

我現在一個人住,腳走久會痛,又不夠老,不能被安排住養老院,我很想住養老院,有人能聊天比較不難過,希望有人能幫我。

施純美,約64歲,台北市文山區,獨居老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