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9.05 13:25

山上的人過年才洗澡 他入境隨俗也不覺得髒

【不丹式幸福番外篇】

文|祁玲    攝影|楊兆元    影音|張匡皓 李政達
巴沃邱寧多傑表示,不丹人認為頭髮是能量,象徵靈性發展,每剪一次,就像把生命力剪掉。
巴沃邱寧多傑表示,不丹人認為頭髮是能量,象徵靈性發展,每剪一次,就像把生命力剪掉。

「不丹人覺得頭髮是能量,象徵靈性發展,每剪一次,就像把生命力剪掉。」一頭長髮的不丹導演巴沃邱寧多傑(Pawo Choyning Dorji)說:「 我平常就喜歡留長髮,也懶得去剪。這次來台灣已稍微修剪過,」

巴沃是台灣女婿,他的妻子是台灣知名劇場人賴聲川和丁乃竺的女兒賴梵耘,兩人育有一雙兒女。由於疫情擾局,巴沃今年2月起就與妻小分隔台灣和不丹兩地,過去半年只能透過視訊連絡,直到7月底才順利抵台,並於隔離14天後接受本刊專訪。

談到隔離的經驗,巴沃表示,身為佛教徒,他每年有一個月會坐禪或冥想,期間由家人為他準備食物,甚至偶爾會遇到連家人都不在身邊的情形,因此對他來說隔離2週不是問題,「14天其實很短。」

《不丹是教室》的劇組工作人員在高山拍攝,既不能常洗澡,也要忍受風吹日曬。(巴沃邱寧多傑提供)
《不丹是教室》的劇組工作人員在高山拍攝,既不能常洗澡,也要忍受風吹日曬。(巴沃邱寧多傑提供)

夫妻倆首度聯手打造的電影《不丹是教室》,拍攝地點位於不丹的偏遠高山,為此巴沃不得不把頭髮稍微剪短一點,因為山上的人沒有淋浴觀念,僅每年新年才會洗一次澡(盆浴)。

巴沃說:「我在山上拍片時,2個半月才洗了2次淋浴。在山上你不會覺得身體變髒,因為空氣很乾淨。」加上天氣冷,也不會想要換衣服。由於大家都一樣,所以不洗澡也不會覺得怎麼樣,直到下山才覺得身上有怪味。

在山上拍片也要經歷風吹日曬,拍攝工作結束,不少劇組人員回家的第一件事是去做臉,巴沃說:「之所以想要在高山上拍,是要讓演員和劇組體驗居住在世上最偏遠的地方是什麼感覺。」

由於他完全按照時間序拍攝,因此2個月的拍攝期結束後,飾演老師的男主角希拉布多吉(Sherab Dorji)看起來就像在山上住過的人,「不但曬黑了,頭髮也很亂,這一切都如實呈現在銀幕上。」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