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台灣
2020.08.30 11:46

【百岳日記】四大障礙奇萊東稜(二)草原與水鹿

文|徐婉卿    攝影|徐婉卿
山頂上的大草原,總是讓人心曠神怡而心生嚮往。
山頂上的大草原,總是讓人心曠神怡而心生嚮往。

廣大的草原是山頂上獨有的視野,一望無際的草原風貌,是連平地也不易望見的場景,同時更期待夜晚來臨時與水鹿邂逅。

過了奇萊北峰開始進入未知的路程,障礙賽也宣告開始,由於奇萊北峰是奇萊東稜海拔的最高點,接下來海拔會逐漸降低,上上下下走過一座又一座山頭,最終到達花蓮太魯閣國家公園。

乾涸的月形池,是否更像蝌蚪?
乾涸的月形池,是否更像蝌蚪?

在百岳縱走行程中,總會有些著名地標,也是確認沒有走錯路的提示,今天第一個地標叫「月形池營地」,因一旁的水池形狀像月亮而得名,可惜我造訪時,月形池呈現乾涸,心想與其說是月形,倒更像蝌蚪或是標點符號。

過了月形池後的一段下切,來到一個類似峽谷的地方,沒有名字卻十分搶眼。
過了月形池後的一段下切,來到一個類似峽谷的地方,沒有名字卻十分搶眼。

通過月形池後,來到一段森林的下切路,又迎來另一個廣大的草原,我實在很喜歡走這種矮箭竹的草原路,視野開闊又平緩,像是行走中的休息站,讓雙腿可以在不費力的情況下前進,並且提供住宿的地方,當然這是身為弱者的心聲,真希望這個草原可以一直通往目的地。

驚嘆池終年有水,也有人會在此取水至營地。
驚嘆池終年有水,也有人會在此取水至營地。
前方望去以為遇到一個石頭屋,其實只是石頭。
前方望去以為遇到一個石頭屋,其實只是石頭。

在行走的草原中會遇到大大小小的水塘,可能今年尚未遇到颱風,大多的水塘幾乎是沒有水,但有一個地標「驚嘆池」,似乎終年有水,而池形也真像是個驚嘆號,我莞爾的想著,山友們真會取名字。不久到了今晚紮營的磐石中峰下營地,期待著水鹿來會合,真不知是下了什麼魔法,今晚的水鹿全跑去另一隊的紮營地,只看到少少的2、3隻。

雖然沒有水鹿大軍,巧遇零星前來的水鹿仍然感到欣慰。
雖然沒有水鹿大軍,巧遇零星前來的水鹿仍然感到欣慰。

睡眠是縱走很重要的一環,恢復體力才能安穩的向前行,為了不干擾他人及受干擾的情況下,我們一行7人就帶了6頂帳篷,在廣大的營地上既舒適又自在,卻在下一個營地遇到了困擾。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