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9.06 05:58

【全文】一紙遺言揪出惡狼 海陸乾哥硬上女大生害輕生

文|林俊宏    攝影|吳貞慧    繪圖|米承鶴、林媛婷 
小茹媽媽(圖)整理女兒遺物時,找到遺書及手機對話內容,才知愛女慘遭乾哥哥阿勇性侵,憤而提告。(示意畫面)
小茹媽媽(圖)整理女兒遺物時,找到遺書及手機對話內容,才知愛女慘遭乾哥哥阿勇性侵,憤而提告。(示意畫面)

4年前一起女大生輕生命案,死者小茹(化名)的母親不解好端端的愛女為何走上絕路,整理遺物時,憑著在記事本上的幾句遺言,一路抽絲剝繭,揪出女兒在死前5天,曾遭在海軍陸戰隊服役的乾哥哥阿勇(化名)性侵,憤而提告。

犯案的阿勇一度向小茹友人坦承犯行,但案件進入司法調查時,又全盤否認,所幸小茹的閨密及友人全站出來到法院作證,齊力揪出這匹惡狼,即使少了被害人關鍵的證詞,高院日前仍依強制性交罪將阿勇重判。

4年前,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大生小茹(化名),不甘遭到借宿的乾哥哥阿勇(化名)性侵,向友人泣訴,並傳訊息說:「我現在處於一個自暴自棄的狀態,也不想更好,廢人一枚。」5天後,走不出陰影的小茹在家燒炭輕生,媽媽不解天真活潑的女兒怎會走上絕路,悲痛之餘,也懷疑小茹的死因恐有內情,經抽絲剝繭詳查,終於靠著愛女在行事曆上的留言揪出惡狼。

小茹被性侵後,向閨密們傾訴不堪遭遇,提到曾多次說不要並反抗,仍慘遭蹂躪,心中陰霾揮之不去。(翻攝網路,示意畫面,圖非當事人)
小茹被性侵後,向閨密們傾訴不堪遭遇,提到曾多次說不要並反抗,仍慘遭蹂躪,心中陰霾揮之不去。(翻攝網路,示意畫面,圖非當事人)

酒醉借宿 霸王硬上弓

小茹的媽媽在整理女兒遺物時,發現小茹生前在記事本的行事曆,寫了短短幾行形同遺書的留言,內容提到:「媽媽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麼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也不知道怎麼相信別人。」媽媽看了不禁潸然淚下,研判女兒遭人欺負,決定報警處理。

警方獲報後,從小茹手機的通訊軟體發現,案發前幾天,小茹曾向閨密哭訴遭乾哥哥性侵,恐因陰霾揮之不去才尋短。小茹媽媽知道後決定提告,要替女兒討公道,高院日前依強制性交罪判處阿勇5年6個月有期徒刑。

阿勇當兵休假期間,約小茹到西門町KTV(圖)飲酒歡唱後,竟利用小茹提供住處讓他休息的機會逞淫欲。
阿勇當兵休假期間,約小茹到西門町KTV(圖)飲酒歡唱後,竟利用小茹提供住處讓他休息的機會逞淫欲。

院方審理時發現,阿勇及小茹過去因打工認識,阿勇當兵後,休假時常約小茹見面。2016年9月,阿勇又約小茹及另名友人到台北市西門町的錢櫃KTV歡唱,直到凌晨4點才結束,因阿勇住在外縣市,加上喝到醉醺醺,小茹好心帶他回家休息。

未料,阿勇進房後,突然架住小茹,準備霸王硬上弓,小茹不斷哀求並高喊「出來」「你是有女友的人」等語拒絕,但阿勇當時是現役的海軍陸戰隊軍人,身材孔武有力,小茹死命抵抗,仍慘遭性侵得逞。

小茹死命反抗,但乾哥哥阿勇是海軍陸戰隊出身,孔武有力,酒後仍將她性侵害得逞。(國防部提供,示意畫面,圖非當事人)
小茹死命反抗,但乾哥哥阿勇是海軍陸戰隊出身,孔武有力,酒後仍將她性侵害得逞。(國防部提供,示意畫面,圖非當事人)

求助閨密 訊息成鐵證

小茹遭到蹂躪後,立刻用通訊軟體LINE、WhatsApp告知陳姓及黃姓姐妹淘,泣訴她無法接受遭性侵害,尤其不能接受和自己不愛的男生發生性關係,也不知道以後該如何面對乾哥哥,內容包括「跟阿勇打了一泡(編按:炮)」「我傻眼」等,還強調「我叫他出來,他還給我架著」,但那時天才剛亮,二人都沒讀訊息,接著她又傳訊給張姓友人。

小茹被性侵後,2名友人約阿勇(左)到麥當勞談判,阿勇承認性侵小茹,還表示歉意,成為有罪關鍵之一。
小茹被性侵後,2名友人約阿勇(左)到麥當勞談判,阿勇承認性侵小茹,還表示歉意,成為有罪關鍵之一。

張女看到訊息嚇了一跳,隨即回覆訊息質疑真假,小茹立即回稱:「我叫他出來他還不要」「整個被架著」,張認為阿勇喝太多酒可能失憶,又問:「對方當時有無意識?」小茹回答:「有,他還一直叫我名字」「我一直有叫他出來」「反正他還是繼續」「他還叫我一直看他」「而且我還一直跟他說他有女朋友」等。

其他二名友人醒來後,看到小茹的留言也立刻詢問詳情,小茹回覆的情節及內容均相同,三人後來也都到法院作證,指小茹曾說若是她不喜歡的人,無法和他發生關係,也有人稱小茹當時透露「我阻止了很多次」「對方力氣太大」「當時是被硬上」等語。

小茹被性侵時,大喊「出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但阿勇是海軍陸戰隊軍人,體格壯碩,她難以反抗仍遭性侵。(翻攝自@pakutaso,示意畫面,圖非當事人)
小茹被性侵時,大喊「出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但阿勇是海軍陸戰隊軍人,體格壯碩,她難以反抗仍遭性侵。(翻攝自@pakutaso,示意畫面,圖非當事人)

此外,小茹的友人們也在法院提出相關對話截圖,指案發後她們收到小茹的訊息提到:「我待在家會很想自殺,真的」「就只是在家會很憂鬱」「我現在處於一個自暴自棄的狀態,也不想更好,廢人一枚」等,盼能讓這匹惡狼受到重懲。

坦承犯行 到案又改口

而小茹的二名男同學也向法官表示,小茹身亡後,他們為了瞭解真相,曾經約阿勇到新店北新路麥當勞見面,當下阿勇一臉沮喪,承認自己未經小茹同意就性侵她,小茹也有反抗,他覺得很抱歉,並一再說對不起,二人聽了很詫異,要求阿勇回家立刻告訴父母他對小茹的所作所為,並到小茹的靈前上香致歉。

小茹的另位友人則說,案發後他曾透過臉書私訊阿勇,但對方矢口否認與小茹發生性關係,直到小茹輕生後,阿勇才傳訊息跟他說:「我不知道會這麼嚴重」「一片空白」「因為我做錯事」等,甚至表示「我會請家人跟阿姨(小茹媽媽)聯絡」「這是阿姨希望的」「後續我家人怎麼對我,我自己會處理」。

高院審理時,阿勇否認性侵小茹,並稱小茹的死與他無關,不過,法官根據遺書內容及相關證人說法,認定罪嫌明確。圖為新北地院舉行國民參審制模擬過程,非當事人。
高院審理時,阿勇否認性侵小茹,並稱小茹的死與他無關,不過,法官根據遺書內容及相關證人說法,認定罪嫌明確。圖為新北地院舉行國民參審制模擬過程,非當事人。

但阿勇到案後卻全盤否認犯行,還稱小茹的死與他無關,律師也根據解剖報告,指小茹下體周圍並無挫傷,也未驗出精液反應,加上小茹的弟弟當時就睡在案發地點隔壁,媽媽也住在樓下,卻沒人聽到小茹求救聲,恐有違常情,主張雙方應無發生性行為。

佯裝無事 遭重判嚴懲

不過,法官認為,小茹遺體是在案發後一星期才解剖,相關檢體可能因小茹沐浴盥洗或時間過久未能驗出,小茹被性侵的傷勢也可能早已痊癒,家人當時都關房門睡覺或住不同樓層,即使小茹疾呼,仍有可能聽不見求救聲。

高院(圖)痛批阿勇犯後毫無悔意,還裝作若無其事,讓被害人家庭破碎,重判他5年6個月有期徒刑。
高院(圖)痛批阿勇犯後毫無悔意,還裝作若無其事,讓被害人家庭破碎,重判他5年6個月有期徒刑。

最關鍵的是,法官認為小茹已不在人世,雖無法對案情表示意見,遺書也沒有明確表示是因被阿勇性侵而輕生,但她的閨密在案發後得知的訊息,及友人找阿勇質問的情節不但都相符,相關人等也都具結作證,因此認定阿勇犯行明確,由於雙方仍未達成和解,合議庭痛批阿勇未真心悔悟,還裝作若無其事,決定重判嚴懲。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