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20.09.06 05:59

【週末推書】人心有時比凶靈還恐怖!鏡文學驚悚搞笑勵志的靈異喜劇《我租的套房鬧鬼》

文|鏡文學

台北居大不易,他幸運找到房租三千的套房!不料卻鬼影幢幢......

北漂青年陳光明,就讀於三流大學,晚上在超商打工,刻苦節儉地半工半讀,支應學貸和房租。卻因意外遲交房租,竟被鐵律如山的房東趕出,過起無殼生活。此時有個陌生人主動帶光明參觀一間豪華套房,包水包電,房租卻只要三千,唯一條件是必須找到下一任房客才能搬走。光明心想自己走運了,當場便和房東簽約。

其餘好友耳聞光明搬家,紛紛來借住,卻也接連發生鬧鬼現象。光明的大學同學想當網紅,興致勃勃糾纏著他,想開鬼屋直播,吊死鬼果真現形!小學老友也捲入其中,奄奄一息。

光明只想回到平凡生活,不知如何是好,此時遇到貌似流浪漢的超商熟客,沒想到居然精通道教法術。經過開示,才知道套房的綠牆,是個困滿了冤魂的結界,而他頂替了房東,成為厲鬼的報復對象……

下班後,因為早上沒課,我急忙聯絡曾收容我的朋友,一一收回我寄放的家當,拎著大包小包回到新租的套房時,我心想終於可以躺在自己的套房,大大方方地補眠。

我一步一步爬上樓時,感應的LED燈逐一亮起,我的心情也跟著被點亮了,幸好幸運之神還是眷顧我的。

快上到4樓時,眼角突然飄過一個影子,我心想應該是其他的房客吧!

本想跟他打個招呼,等我上到4樓時,已不見對方蹤影。

我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到最後一間,我的新套房,等我把門一開,一陣涼風又吹了出來,捲走了我一身的疲倦,我打了個冷顫,踏進房內正想對胖呆精神訓話一番,怎麼可以吹冷氣吹整晚?才發現胖呆兩眼發直地坐在小沙發上,一動也不動,身上、臉上、嘴角都是食物殘渣。

套房內滿地的啤酒空瓶和空洋芋片袋,零食全部清空,他面前的那一盒大披薩也被他吃得精光,只剩下扁扁的空紙盒,一旁那桶肯德基炸雞也是空空如也。

我張大眼睛被眼前的景象嚇傻,「這些全是你一個人吃的嗎?胖呆,你真能吃,這些我吃三天都吃不完,你一晚就全吃光了。」

胖呆沒回應我,還是兩眼發直地望著牆壁。

我邊收拾邊發牢騷,這套房我還沒正式住進來,胖呆就把這裡搞得這麼髒亂,等我整理好已是半小時後了,我才驚覺胖呆有些奇怪,他太安靜了。

我推了推胖呆,他竟然直挺挺地倒在沙發上,嚇我一大跳,他兩眼發直,全身僵硬,我伸手到他的鼻下試探是否還有氣息,幸好還能感受到微弱的呼吸,我馬上發揮小七夜班的訓練反應機制,打電話叫119。

電話響沒幾聲就接通了,對方問了我一些關於胖呆現況的問題,我才發現胖呆的眼睛爆血,整個眼球看不到眼白,血紅一片,對方要我不要移動他,等救護人員到場處理。

等待救護人員的每一秒都很煎熬。

我突然對胖呆直瞪地視線感到好奇,試著從他的視角尋找,我發現他呆望的地方是小客廳的牆壁,整間套房的牆壁全漆成綠色,看來房東的品味很「天然」,不像一般人都將牆壁漆上白色,那綠色就是綠色,沒有其他顏色或東西。

望著望著,我也漸漸沉迷在那片綠海裡,耳裡突然聽見有人在笑,嘿嘿嘿…嘿嘿嘿…,笑的人是誰?眼前一片綠色漩渦,耳裡的笑聲忽遠忽近。

碰!碰!碰!一陣強烈的敲門聲傳來。

「這裡是不是有人叫救護車?」

猛力敲門的撞擊聲將我從綠色漩渦中驚醒。

我急忙跳起身開門讓救護人員進來,他們一眼就發現躺在小沙發上的胖呆,快速檢查他的血壓、心跳,再用小型手電筒檢查他的瞳孔,他們兩人快速說著一大堆的專業術語,熟練地將胖呆抬上擔架,然後對著我說:「我們需要你幫忙抬朋友下樓,這裡沒有電梯。」

望著胖呆巨大的身形,我心想:胖呆,你沒事吃那麼多幹嘛!

但抱怨歸抱怨,我還是和兩位救護人員努力扛起胖呆,用盡吃奶的力氣,好不容易抬到一樓,我的腳已經忍不住抖了起來,沒想到救護車不在公寓外,原來巷子太窄又是死巷不容易進出,救護車只好停在巷口。

望著到巷口的那段距離,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接連兩天沒睡,我的體力早已耗盡,如果再抬胖呆走到巷口,我可能也需要「順便」到醫院掛急診。

結果,救護員俐落地將擔架的支腳展開,推著有輪子的擔架飛快地將胖呆送往停在巷口的救護車。

當下的我鬆了口氣,強提起精神趕緊跟了上去,突然想到公寓大門沒關,轉身回頭去關門時,順勢瞄了4樓一眼,一個影子從4樓窗口閃過。

我心想:「誰啊?隔壁房的嗎? 」

這時救護人員在巷口呼喊我,沒時間多想的我,只好匆匆關上公寓大門就奔去巷口,我想著自己有沒有鎖房門?實在想不起來,好像沒鎖,算了,反正我一貧如洗,沒什麼能被偷的。

一到醫院檢查,胖呆原來是大腦急性出血,就是俗話說的「中風」,緊急開刀取出血塊,在醫院住了將近一個月才出院,醫生說他運氣不好,延誤了送醫時機,幸好還年輕,認真做復健的話應該能恢復七八成健康。

這是我搬到套房後發生眾多意外中的第一件怪事,我對胖呆的爸媽真是抱歉,要不是我先到別的地方去拿行李,還有潔癖爆發,先整理套房後才驚覺他的不對勁,或許胖呆的病情不會延誤那麼久,變得那麼嚴重。

幸好他們只怪胖呆自己貪吃又不運動才會年紀輕輕就腦中風。

事後想想,雖然胖呆自己貪吃有錯,但要不是那晚胖呆自己待在那間套房裡,或許他不會這麼快就發病,或許他不會延遲就醫的時間,或許…

誰知道那晚胖呆在套房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話說胖呆出事那時,我看見4樓窗口有道奇怪的影子,後來一忙也就忘了這回事。

我在醫院等胖呆的爸媽趕來,本想陪他們等手術結果,沒料到手術時間太長,我只好先趕回學校上課,下課後再趕去醫院一趟,那時胖呆已經結束手術在加護病房觀察,我聽說手術很成功,終於可以鬆口氣。

結果,我又忙到沒時間睡覺,趕回套房後,時間只夠洗個澡換件衣服,又得趕著去小七上夜班。

我心想:「怎麼找到套房後,還比沒找到前累?連躺下睡覺的時間都沒有。」

《我租的套房鬧鬼》於鏡文學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此>>> https://bit.ly/3jOcKau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