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10.10 05:58

【超人醫生徐超斌2】部落天才兒童回鄉奉獻 巡迴醫療像「航向偉大的航道」

文|李振豪    攝影|鄒保祥    影音|何懿原
徐超斌(前)現於台東醫院工作。他看診時只能以單手打字、行動也不甚敏捷,但他說從未遇過病人不耐,共事的醫護相處也十分融洽。
徐超斌(前)現於台東醫院工作。他看診時只能以單手打字、行動也不甚敏捷,但他說從未遇過病人不耐,共事的醫護相處也十分融洽。

整個早上,我們就在他不只一次的黃色笑話中奔波。站與站之間,我搭他車,司機在山路急駛,車速完全反映了徐超斌的急性子,以及他們對這些小路有多熟悉。我和他確認後天到台東醫院二訪的行程,說醫院公關很妙,引述《航海王》的名台詞,超譯院長的允許說:「航向偉大的航道吧!」

而所謂的偉大航道,是早上行程拖到下午,才在南迴公路上隨意找間海產店午餐。徐超斌點的菜,一道道端上來,他卻很少動筷,連白飯也沒拿,只是一逕往裝滿冰塊的杯裡倒啤酒。問他怎麼吃這麼少?他睜大眼說:「哪有?我吃很多了。」像孩子一樣。

53歲的他,確實仍有種孩子氣性格,喜歡把事情講得很戲劇化,譬如「早產時,人家還開玩笑說我的肚皮是透明的,看得到內臟。」「在我們那個年代,男生考上軍校,女孩子考上護校,全村放鞭炮擺桌請客。我考上交大,沒有人理,回家跟我媽說肚子餓,她也不煮飯給我吃。大家都想,還天才兒童咧,也不過考上交通大學,畢業後是不是要當交通警察?」

8歲時,徐超斌(後排右2)與爸媽、大妹和三妹於土坂部落合照。不在的二妹,已於1年前因延誤就醫而過世。(徐超斌提供)
8歲時,徐超斌(後排右2)與爸媽、大妹和三妹於土坂部落合照。不在的二妹,已於1年前因延誤就醫而過世。(徐超斌提供)

但他確實算天才兒童。父親是老師,外婆是巫醫,他也算名門出身,只是母親多病,沒有健保的年代,「我們窮困的狀況跟一般農民是一樣的。」部落裡讀書風氣不盛,父親就送他到台東市念書,國二又轉到高雄。放棄交大,大學重考,他如願考上公費台北醫學院,畢業後到奇美受訓,3年升主治醫師,「應該是空前絕後的紀錄。」他說。

徐超斌的大學學姐、現任南迴基金會董事長李靜蘭說:「大學時他常跟我說:『學姐,我總有一天要回故鄉,為鄉民服務。』我那時沒當一回事,只覺得很好啊。可是身為台北人的我,從沒想過那會是一個抉擇。你在台北有很多機會和資源,成就自己的醫療成果。可是回偏鄉就是單打獨鬥,校長兼撞鐘。」

徐超斌大二時,於台北醫學院(現台北醫學大學)留影。(徐超斌提供)
徐超斌大二時,於台北醫學院(現台北醫學大學)留影。(徐超斌提供)
你要光環,統統給你,我都無所謂,結果被解讀成我在指責他們搶我光環。

35歲那年,徐超斌真的回台東,在達仁鄉衛生所當到主任,10年後卻遭降職。他解讀原因,可能是光芒太耀眼,外務又過多,假日都用來四處演講。是重大打擊吧?他說:「就一通電話,打電話給我說:『怕你太累,就先解除主任職務…』其實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沒差,因為重點不是我這個人,重點是南迴的需求。」

南迴醫院預定地原有的帆布告示,後因破損拆掉了。(徐超斌提供)
南迴醫院預定地原有的帆布告示,後因破損拆掉了。(徐超斌提供)

南迴醫院的夢,他從2010年就成立協會開始做,2012年積極籌設,以為3年能蓋成,結果2014年初才申請到勸募字號,之前募得的八百多萬元捐款全數「吐回」,因為「衛福部說我違法勸募。」重新開始,他預計花3年募足成立基金會需要的3,800萬元,「結果第1年就四千多萬進來。」之後花2,000萬元買下預定地。

連他自己都想不到,多少個3年過去了,地還是地,大大的鐵架原本撐著一張帆布標示著用途,但某日破了一個洞,就被拆掉了,這塊地於是看起來和任何一塊荒廢的田沒有兩樣,還長滿雜草,樹枝遍地,絆倒了他。根本是他人生的象徵,無論39歲中風,52歲罹癌,他熱血照樣沸騰,幹話也照講不誤,而因心直口快造成和公部門溝通不順,也沒有改變。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