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10.10 05:58

【超人醫生徐超斌3】失控放砲欠人和 他只希望南迴居民受到妥善照顧

文|李振豪    攝影|鄒保祥    影音|何懿原
徐超斌來到買下近4年的南迴醫院預定地,至今雜草蔓生,所謂的「明年秋天開工」仍只是理想。
徐超斌來到買下近4年的南迴醫院預定地,至今雜草蔓生,所謂的「明年秋天開工」仍只是理想。

我請徐超斌舉例說明,他說:「有一年,中央終於從《花東發展條例》裡多撥出一點多億元的經費。其實一開始(應該)是針對我的南迴醫院,可是這錢一定是撥到縣政府那邊去嘛,那縣政府偏偏去推一個緊急醫療中心…」原先是想說明誤解,但他忍不住愈說愈多,「我還沒有呼籲的時候,沒人想到這邊。這東西為什麼不做,簡單說就是會虧損。好不容易有一個傻瓜願意做,你應該幫忙我才對啊,怎麼會處處跟我不一樣咧?」

說起自己人生挫折像朗讀比賽的人,說到南迴醫院受阻就情緒激動。他繼續說:「我那時就講:『我要的不是光環,我只要這邊的人能夠獲得妥善的照顧。我說你要光環,統統給你,我都無所謂。』結果被解讀成我在指責他們搶我光環。」

徐超斌(中)在父親節前日,到各文健站和老人同慶父親節。
徐超斌(中)在父親節前日,到各文健站和老人同慶父親節。

他一邊說,我一邊望向在一旁陪著受訪的南美瑜,兩人相視苦笑。採訪過程,她數度在徐醫師失控放炮時,趕忙滅火。大武衛生所暨緊急醫療中心於今年啟用後,某程度滿足了徐超斌看見的偏鄉醫療需求。針對此事,他又發表了一番見解,聽起來再度像指責政府積極阻撓南迴醫院的計畫,就像李靜蘭說的,「他急的時候不知道怎麼溝通,所以找我當董事長時,我很快答應。我說,我來當你的嘴巴。」

徐超斌不會在意別人給他的分數,他不是聖人,也不是該被放在放大鏡下檢視的人。

到底為何總因心急而誤事?根據衛福部去年的統計,台東是全台最缺乏醫療資源的縣市,縣內醫療比例亦嚴重失衡,全縣7間醫院有5間集中在台東市,1,500餘張病床,有1,300張在台東市,而達仁鄉和延平鄉甚至連一張可供住院的病床都沒有。採訪時我以最極端的葉克膜為例發問,徐超斌說:「別說葉克膜了,我們連洗腎,都要到台東市去。」

南美瑜則點出偏鄉真正無解的困境,說:「一個會裝葉克膜的醫生,在都市1年也許能救100個人,在這裡1年只能救1個人,請他來台東,會不會也是一種醫療資源的浪費?」人命,終究無法完全等值嗎?

徐超斌帶我們到南田觀景台,眺望南迴公路和東海岸風景。此段即是南迴台東段最南邊,亦是南迴醫院希望補足的醫療缺口。
徐超斌帶我們到南田觀景台,眺望南迴公路和東海岸風景。此段即是南迴台東段最南邊,亦是南迴醫院希望補足的醫療缺口。

我側訪了6年前接任徐超斌主任職的巴德雄醫師,他先說徐超斌偉大,「思考跟我們不一樣。我們想要給民眾公平醫療的方式是回鄉工作,但他想的是蓋醫院。」關於徐超斌被撤職的事,他則說:「徐超斌重視醫療,但衛生所要做的是衛教。他當主任後,我們的評比排名一直掉,他是這樣才被降職的。」轉告李靜蘭,她也加入救火行列,說:「這就是徐超斌啊。他不會在意別人給他的分數,但我常跟他說,我們不能說別人是錯的。他絕對不是聖人,也不是該被放在放大鏡下檢視的人。」

但終究被檢視著。他自己都說:「可能我風頭太健吧,其實我不想當英雄。」前年衛福部政次薛瑞元曾邀請台東縣衛生局和徐超斌開會,盤整資源,「不要各做各的,雙方能合作是最好。現場沒有火氣,我也沒覺得徐超斌看起來想當英雄。」南美瑜則說:「計畫仍要和對方繼續討論,看他們缺什麼,我們就來做。其實大家的目標是一致的。」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