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
2020.09.26 05:58

【鏡書摘】《我們沒有祕密》選摘 四之三

文|吳曉樂 繪圖|王聖元 

范衍重的妻子吳辛屏一夕之間消失了。

范衍重從妻子工作的地方展開調查,越是追查就越陷入重重疑雲,

所有線索都指向保守小鎮的名門家庭─宋家,宋家兄妹宋懷谷與宋懷萱,

宋懷萱與吳辛屏是高中摯友,宋懷谷面貌俊俏、優秀,是校園風雲人物。

─所有的祕密,都藏在一個盒子裡。

關於一對感情親暱的兄妹,關於一個房間,以及門後發生的事…

故事提要

妻子吳辛屏依然毫無音訊。這是范衍重的第二段婚姻,他回想起與前妻顏艾瑟的第一段婚姻,相較之下,與吳辛屏的婚姻讓他感到舒適與門當戶對;然而在他心裡仍有前段婚姻留下的陰影,吳辛屏在嫁給他之時,曾經問過他的問題…

《我們沒有祕密》(鏡文學出版) 8月27日全台各大通路上市
《我們沒有祕密》(鏡文學出版) 8月27日全台各大通路上市

辛屏今天也沒有回家。范衍重告訴女兒,媽咪有事耽擱了。

范頌律沒有再問,只是骨碌碌溜轉的眼珠洩漏了她的好奇。她挑眉,深吐出一口氣,似是接受了父親的說法。范衍重不禁起疑,范頌律的沉默究竟是隨著年紀而成熟懂事,還是目睹他跟顏艾瑟的紛爭,才變成這副模樣。他記得,范頌律兩、三歲時,也挺無理取鬧,嬌蠻橫行,那幾年,他跟顏艾瑟都還願意演戲,范頌律被寵得亂七八糟。范衍重首次看到Baby Dior珍珠白紙袋散落於家中時,雙眼發直,他沒想過孩童也能穿設計師服飾。他的耳邊閃過顏艾瑟說過的話:你不要硬把你的價值觀框在我身上,我們本來就是不同世界的人。范衍重心一橫,拆了顏艾瑟的信用卡帳單,他的雙眼黏著在那行數字上,十三萬元,其中范頌律的衣服與配件就占了八萬元。經過血淋淋的爭執,他與顏艾瑟做出協議,范衍重不得再侵犯顏艾瑟的隱私,顏艾瑟則必須控管她個人的開銷。范衍重講得直接:我不希望頌律長大之後,不把別人的錢當作一回事。顏艾瑟沒有反駁,范衍重以為這是理解的意思。直到他再次拆了顏艾瑟的帳單,為著上面的數字而暴跳如雷,顏艾瑟也趁機表明她的心意,她後悔了,結婚這麼累、這麼辛苦。她想回到最初的人生,她看清了,她最喜歡的人生角色:商界大老寵愛的么女。

剛跟著范衍重時,范頌律細聲撒嬌過,喜歡媽媽買給她的衣服,牽著她去百貨公司喝下午茶。日子一久,她好像察覺到母親去了很遠的地方,她從此絕少提及顏艾瑟,彷彿那是一個罕見的生詞,也是那一時期,她的性情起了轉變,變得有些內斂,說話時更常看著對方的臉,似乎在推敲著什麼。唯獨跟范頌律承認自己和吳辛屏開始交往的那個夜晚,范衍重在客廳裡,看犯罪影集,冷不防被女兒的哭聲給驚醒,他提起腳步,推開女兒的房門,見范頌律坐在床沿,小小的臉蛋埋入掌心,細細嗚咽。范衍重讓自己的重量輕緩地分散在床墊上,輕輕地把手放在范頌律的肩膀,彷彿童年時試著撫觸停在葉片上的蝴蝶。他問。怎麼了。范頌律抬起頭來,雙眼飽含淚水,含糊地問,爸爸,你是真的很喜歡吳老師嗎?范衍重心底一沉,覺得自己難得的快樂即將要被取走,他擠出微笑,逼自己說說話:頌律,我希望妳可以明白,在爸爸心目中,妳最重要。妳不希望我跟吳老師在一起,我就再也不跟她見面。

話一出口,范衍重竟也不能確定他的承諾有幾分真實。或許他動了真感情。他不能形容自己為什麼那麼需要這個女人,只知道跟吳辛屏在一起時,他感到門當戶對,是的,哪怕吳辛屏願意透露的部分很少,范衍重仍可以按照直覺與經驗拼湊出:跟他一樣,吳辛屏是有過去的人。他不喜歡吳辛屏問他過去的事,正好,吳辛屏也是。兩人之間無聲的投契帶來極大的舒適。顏艾瑟是充滿存在感的女人,吳辛屏是另一種極端,她把自己的痕跡消減到最低,兩人穩定約會之後,吳辛屏不送他東西,也不接受禮物。她毫無宣示主權的概念,未曾過問范衍重的交友情形,以及他是否會跟別人提起她的存在。吳辛屏靜靜地一步步深入他的內心。

該如何跟范頌律解釋,吳辛屏沒有回來這件事。

范衍重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子,從酒櫃內取出珍藏好久的麥卡倫三十年。他喝得太急,嗆入滿嘴的空氣,絕望、興奮、痛苦、刺激,複雜的感受紛紛刷過腦海,心臟幾乎要麻痺,他居然還有感覺,范衍重混沌地想。若有個旁觀第三人問他,現在,你最想要做什麼,范衍重會說,他想把吳辛屏帶給他的焦慮跟苦悶,悉數還給她。

吳辛屏失聯,快讓他發瘋了。

她可能去哪?她還可能去哪?

那個婦女的真實身分是誰?她不可能是吳辛屏的母親,吳辛屏的父母早在幾年前先後去世,他沒記錯的話,分別死於車禍跟癌症。他跟吳辛屏討論到婚禮時,吳辛屏坦言她看不出舉辦婚禮的必要性,她身邊幾乎沒有親友。范衍重簡直想為自己的幸運喝采。他的母親李鳳庭也反對他們辦婚禮,她認為參與者很難不抱持看好戲的心態。吳辛屏什麼都不要,正中范衍重下懷。連去戶政事務所登記的那天,她只是穿上了平常跟范衍重約會時的衣服,彷彿只是去申請一張會員卡。

那名婦人為什麼要自稱是吳辛屏的母親?

另一個可能性,說謊的是吳辛屏。

范衍重看了看還剩下三分之一的酒瓶。乾脆一口氣喝光的念頭不斷地在他的腦中徘徊,他勉強克制住,他有個預感,他得留些什麼,為了明天。

他倒回沙發,想起吳辛屏的第二個問題。

很謝謝你那麼誠懇地告訴我你也不想要再有第二個孩子。接著,請你老實告訴我,你有沒有打了頌律的媽媽。我知道這個問題比第一個困難,我只能再次希望你誠實以對。

作者簡介:吳曉樂

居於台中。喜歡鸚鵡,喜歡觀察那些別人習以為常的事。著有《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改編為同名電視劇)、《上流兒童》(已售影視版權)、《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