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9.17 16:59

【鏡大咖】我之外的我 瘦子E.SO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影音|洪偉韜    攝影協力|劉耀勻 
瘦子E.SO首發個人專輯,唱的是他異於「頑童MJ116」時期的個人面向。
瘦子E.SO首發個人專輯,唱的是他異於「頑童MJ116」時期的個人面向。

瘦子E.SO首發個人專輯,唱的是他異於「頑童MJ116」時期的個人面向,有他對科技與物質正淹沒這一世代的觀察,好聽的旋律下,瘦子想說的話卻砍到能見骨。

而這個新起的嘻哈男神周遭,圍繞的盡是外表、 身材及荷爾蒙的話題。瘦子倒不介意,「大家怎麼解釋『瘦子』這個角色,對我來說沒有差別。」因為瘦子很清楚他的自我不只存在公眾之前,他還有很多個我,而那全部都是他。

瘦子有1輛二手得利卡改裝的露營車,他的金句是「小孩子才搭帳蓬,大人就是買露營車。」車開到定點,露營就緒,時間與精力可以放得更準確。他要的是什麼,一向精準;瘦子被稱「行動的荷爾蒙」,除了外型,他的掠奪感眼神與主宰意味,當然亦是荷爾蒙的組成條件。

對瘦子的讚美變多了,女生也從社群網路傳性感影片或照片給他,哪種照片?他冷靜道,「就男生會想看到的。心裡覺得謝謝,但我不會回,如果沒有要幹嘛,我幹嘛要回她呢。」

忠於自己 瘦子

1987年9月30日生,本名陳昱榕,英文名E.SO取自於台北市文山區一壽街的諧音。和小春、大淵組成饒舌團體「頑童MJ116」,2019年1月,頑童MJ116宣布「單飛不解散」。2020年7月,瘦子發行個人專輯《靈魂出竅Outta Body》。

他不把社群媒體上的數字當成自己的價值,「因為這不是很健康,花太多時間討好這個世界了。」瘦子說。
他不把社群媒體上的數字當成自己的價值,「因為這不是很健康,花太多時間討好這個世界了。」瘦子說。

 

不怕迷失 自備提醒機制

新專輯中有多首歌都與科技迷航的自我有關。新歌〈稱讚她的美〉,說的是人迷失在網路上虛幻匿名的讚,卻無視眼前人。天秤座的瘦子習慣客觀論事,當他看著近日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男神造神運動,直白說:「我覺得他們沖昏頭,其實也沒那麼帥,可能過一陣子他們會冷靜一點⋯什麼男神,這太誇張了。」他先除魅自己這個神!

瘦子有他示於公眾的形象,但更多時候的自我,他保留給自己。
瘦子有他示於公眾的形象,但更多時候的自我,他保留給自己。

然而迷失過嗎?「很多東西會提醒我,真正的我,跟瘦子的差別。像我平常不抓頭髮,現在頭髮抓成這個樣子,很清楚提醒我,現在是瘦子。」耶?誰是瘦子誰不是瘦子,難道他的人格裡有24個瘦子?

「瘦子」是他,也是他塑造出來的樣子。他解釋,「瘦子是一部分的我,就是希望給大家看到的我,當然我有很多我,有私人的我,有不干你們的事的我。」也因而如此,不管大家怎麼認為他,或怎麼解釋他,都沒有差,「我一直以來把這個事情分得滿清楚。」

每年瘦子都會花一段時間去菲律賓小島放空,「我愛工作,但如果一直在工作,你會開始討厭這個工作。」(翻攝自E.SO IG)
每年瘦子都會花一段時間去菲律賓小島放空,「我愛工作,但如果一直在工作,你會開始討厭這個工作。」(翻攝自E.SO IG)

現在瘦子雖然在聚光燈下,但往後一站,就回到屬於他自己的世界了。「我是一個隨時都想退休的人,隨時能退休我就閃了。」

瘦子知道自己為何而來,清楚做音樂與賣音樂,並不一樣。「我一輩子都會想做音樂,因為我愛音樂,但是不是一輩子要賣音樂?我覺得不一定。當喜歡的東西要拿來賣錢,它的確就會有一點點不一樣,你要去調整、學習。如果今天可以有別的方式賺錢,或是我賺夠可以退休了,不用再出來賣我的音樂。不需要大家覺得好或壞,但我還是會做音樂。」

 

創造音樂 兼具事業欲望

左手這一頁是你掙扎搏得的,右手那頁記下你所流失的點滴,是攫取與放手的衡量。所以當年輕的歌手問起這一行時,32歲的瘦子會給予很務實的建議,那是他秤了再秤過的得與失。

曾經瘦子也問,熱狗為什麼不批判了,但熱狗回他,人本來就會隨著時間改變。這些話,瘦子到一個年紀才真的懂。
曾經瘦子也問,熱狗為什麼不批判了,但熱狗回他,人本來就會隨著時間改變。這些話,瘦子到一個年紀才真的懂。

會說些什麼?瘦子銳利眼神說的是戰場上的策略,「我會說這個產業是怎麼運行的,要怎麼去行銷自己,然後怎樣的歌,你要怎麼去宣傳,要怎麼樣的表演,都是很技術層面的。像很多人會誤會說,現在要入行,不知道要怎麼開始,或是自己平常已經有一份工作⋯當你有考慮的想法,對我來講就是業餘的,你根本沒有要跳進來。這事需要一腔子的熱血。」

而他亦是一個可以平衡商業與創造之間的人。「很多年輕人做音樂時是藝術家、是創造者,但事實上它不只有創造者的面向,你還要有商人這一塊去把東西推出去,合起來,這整件事才成立。」瘦子親身證明,被熱切欲望牽動著並沒有什麼不好,正視數據與商業利益,才能顯示對事業的所有權,找到生存攻略。

畢竟要吃飯要成功,下一步才能做自己,「讓付出變成有價值的事,讓他能感覺到『我爭取到了』的價值,我覺得那個很重要。」不是大道理,可是卻是真實的道理。

 

面對真實 擺脫所有包袱

講到饒舌音樂最在乎的Real(真實),我問瘦子怎麼看待這件事,包括饒舌常用的、憤怒以對的態度。奇妙地,瘦子回想起自己小時候看到主流藝人的心態,也開始了一段如饒舌音樂、語速輕盈的語言,「哇!他們包袱好重,他們沒有辦法做自己,他們就是假惺惺的,他們都官腔官調,我們很真實,我們做自己,我們講真正的話,我們最有態度⋯但我後來長大以後才發現,饒舌歌手包袱最重了,因為大家都覺得,你永遠都要罵人,講到女人就物化⋯」

對於觀察周遭世界,瘦子一直都有很多話想說,只是以前在頑童,音樂必須是3個人的共識。
對於觀察周遭世界,瘦子一直都有很多話想說,只是以前在頑童,音樂必須是3個人的共識。

當然,刻意顯現出憤怒的人肯定不是真的憤怒。「Real代表什麼,真正的你嘛,那如果我的音樂裡只有憤怒的話,它就不是真正的我,因為人有七情六欲的。現在是我最real的時候,現在的我是很自在的,我沒有任何包袱,我不需要給你看什麼東西是很有態度的,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real,你整天在生氣的人,我才覺得你假,誰會整天這個德性。」

瘦子承認,現在是他很幸福的時候,「完全沒什麼好抱怨的,但我還是可以寫些歌,罵罵人,因為大家喜歡聽。」他笑了,完全知道饒舌音樂的荷爾蒙在哪裡,「也不是完全不寫,未來你想要聽我講一些我屌多大、口袋多深…我還是會寫,那個我大便就寫得出來。但這一張專輯我不會隨便亂搞。」

 

主動握手 牽起難忘瞬間

出道12年發行個人專輯,瘦子並不是不批判了,只是選擇在旋律裡隱匿了話鋒。像〈她沒在看我〉裡頭寫到「把手給我,讓我握著」,看似送情,其實是他演唱會上所遇到的景況,大家忙著拍照,只透過手機來看他。因此瘦子表演時會主動去碰觸,「我表演喜歡去握人家手的原因是,我握你手的時候,你的手機會放下來,這一刻的連結,這種感受是我想要給你的。」

做音樂的熱情對瘦子來說是基本條件。「如果前面沒有動力衝勁,我覺得後面你也是浪費時間而已。」
做音樂的熱情對瘦子來說是基本條件。「如果前面沒有動力衝勁,我覺得後面你也是浪費時間而已。」

對他來說,這才是聽演唱會的方式。瘦子不經意說著,「這樣好玩啊,現場這樣子,你會永生難忘。」

饒舌場中再虛榮,他固著在自己的情感與感受。包括之前承認自己已有圈外女友。瘦子說:「我常常在思考,就是你今天喜歡的偶像,他結不結婚,交不交女朋友,跟你支不支持他有什麼關係?」

「我這樣講又會被罵,可是我就是想這樣講,」瘦子老實說出自己想法,「之前余文樂結婚,一堆人心碎,我心裡想心碎什麼,他今天不娶這個女的也不會娶妳啊,支持他的作品吧。我又不是鴨,出來賣身的,我是賣音樂的。而且我覺得尤其是創作者,你更應該去支持他的生活有好的事情發生,因為他的生活愈豐富,他創作出來的音樂會更好。」直直白白,風張滿帆,饒舌就在生活節奏裡。

場邊側記

拍照肚子餓的時候,瘦子默默拿起手機點好自己要吃的,很多肉很多菜,符合他的飲食需求,不假手身邊其他工作人員。外送到了,瘦子舉手說:「我的」。

自己想要什麼,瘦子確實達到它。包括⋯點外送。

化妝:雷夢Lyra(so easy studio) 髮型:Johnson(Motivate hair salon)

更新時間|2020.09.17 17:0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