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台灣
2020.09.12 09:00

【澎湖無人島生活(下)】游泳才能抵達的島嶼 島上的一日三餐

文|游琁如    攝影|李明宜 葉琳喬
無人島上的1日3餐,很迷幻。
無人島上的1日3餐,很迷幻。

這一次不玩一般的海島旅行,我們離開本島,啟航澎湖。來到離島望安島,再從望安游泳、划船登上無人居住的島嶼馬鞍山,體會無人島上的1日3餐與生活。

並非第一次游泳在海中,但卻從未用這種距離看過海。小刀在望安的海灘旁對我指了遠方的無人島嶼,說目的地在那,大約2至3公里。我套上救生衣與攝影從淺灘開始入海,另一組人划獨木舟出發。

游泳的速度顯然慢多了,10分鐘後獨木舟已經在遠方成為1片水上綠葉,我仍在海中載浮載沉。前一日剛下過雨,海底全是泥沙。偶爾抬頭確認方向,游了30分鐘後水中出現一陣冷流,海底逐漸清晰,大片軸孔珊瑚出現在眼前,繽紛水色間,河豚與魟魚竟連番出現。

獨木舟在海面上,海非常平靜。
獨木舟在海面上,海非常平靜。
水下的風景,多彩而豐富。
水下的風景,多彩而豐富。

傍晚時間,終於抵達海另一端的無人島馬鞍山,趁太陽落下前最後的光線,我們蒐集了島上像手指般粗細的漂流木,應該有幾十根吧,對折,小刀劃了1支火柴點燃它們,細木頭四周用粗木圍起美麗的火堆。小刀把用海水洗過的米裝鍋,放在火堆上煮。

升起火堆以後,大家坐或躺在火邊等待晚餐。
升起火堆以後,大家坐或躺在火邊等待晚餐。

入夜以後,島上只剩下火的光亮了。我們從滿灘海漂垃圾中,撿起浮球當椅子坐,就坐在火邊。飯煮好了,但沒人記得帶上文明世界的餐具,只能用頭燈在黑暗的沙灘上尋找可用之物。不久後真的找到4個大貝殼,大小還相似。退潮時的海邊有好幾個小小的潮池能當作洗手台,倚海水洗好了貝殼湯匙。回到火堆旁邊時,飯已經盛在椰子殼的碗裡了,飯裡有小刀自種的土豆南瓜玉米,白米糙米混合的飯,有種近乎魔幻的香氣。

非常美味的一碗飯,應該是近期內吃過最好吃的米了!
非常美味的一碗飯,應該是近期內吃過最好吃的米了!

無人島的夜一切無事,我們用漂流木將海漂浪圾移至旁側,小刀在沙灘上刮了幾次,碎玻璃處理乾淨了,出現了白靜平緩的沙灘。鋪上大片帆布,晚上的野營臥鋪就完成了。約莫九點就在星光下入眠,中間月光升起被亮醒,漲潮時海浪拍打在腳邊。這一夜睡睡醒醒,卻也享受了居於海灘上才有的戶外美麗風貌。

夜晚的星空。
夜晚的星空。
清晨5點的日出,非常漂亮。
清晨5點的日出,非常漂亮。

隔日清晨不到5點被陽光喚醒。我們走入海中,撿起石頭敲打臨岸石蚵生食,小刀則潛水尋找貝類。早餐時間,享受的是高級的野生鮑魚生魚片,1人1顆就已經足夠了,多的,就還給海。

學習直接敲石蚵。
學習直接敲石蚵。
直接敲下的石蚵可以現場生吃。
直接敲下的石蚵可以現場生吃。
生食非常鮮甜濃郁,跟在餐廳吃的完全不一樣。
生食非常鮮甜濃郁,跟在餐廳吃的完全不一樣。
各種野生螺類,現場也切來吃,非常美味。
各種野生螺類,現場也切來吃,非常美味。

抹香鯨是世界上能夠潛水最深的生物,在一片珊瑚海中看著小刀帶魚槍彎身下潛,他的身體凹成如鯨魚身體般的美麗弧度,腳蹼如尾,幾秒鐘就消失在海中。左右尋找不見他蹤影,海底是無暇的寂靜。

30秒後,黑色流線的身影從豐饒多彩的珊瑚群中出現,他浮上水面,比了手勢表示水一無所獲。「剛剛明明看見黑白色的大魚游過啊!」「那是鸚哥魚,我不捕鸚哥魚,他對珊瑚有幫助。」他摘掉面罩,迎著海水解釋。魚,1次只補1尾,夠吃就收手。

數日收獲1尾魚,每一部位都被視為珍饈,「我在海裡捕魚的時候,魚出現,我會知道那就是我要的那條。」小刀說這話時眼睛微瞇,如獵人狩獵,他徒手僅拿魚槍,不再只是人類自己認定的頂端獵食者,成為地球上基礎食物鏈中的1員。

海底好美,忍不住一直在海中看風景。
海底好美,忍不住一直在海中看風景。

這日跟著小刀下海兩次,沒補到任何魚,卻仔仔細細看清楚了澎湖的海。大海的顏色哪只7彩,那是多少種形容都說不出的顏色,數次在海裡驚艷,台灣的海,竟然也能這麼美?

與小刀在澎湖的故事說到尾聲了,說起來神奇,但這島卻是台灣眾多小島民最日常的生活。小刀的生活很難對外開放,不過想去無人島生活體驗,澎湖有許多單位在舉辦。在無人島居住1日與3餐,會知道其實人需要的真的很少,一切都是想要的太多。

無人島一切,一直在腦海中回味著。
無人島一切,一直在腦海中回味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