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9.20 05:58

【我是黑道情報員3】帶兄弟鬧場美麗島抗爭 林宅血案戴崇慶也是嫌疑人

文|鄭進耀    攝影|鄒保祥
回到台灣的戴崇慶,2000年之後住在昔日開的西餐廳樓上,餐廳已成廢墟,而頂樓種滿花草。
回到台灣的戴崇慶,2000年之後住在昔日開的西餐廳樓上,餐廳已成廢墟,而頂樓種滿花草。

戴崇慶1981年回到台灣,也回到昔日熟悉的八大行業,經營酒店和西餐廳,並結合當時流行的餐廳秀,日入斗金,黑白兩道通吃。同一時間,台灣的民主化運動風起雲湧。「黨外」力量循「議會」和「街頭」兩條路線衝擊、挑戰國民黨政權。面對挑戰,國民黨也以執政優勢動員各種社會力加以反制,戴崇慶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藉著與警備總部等情治單位的配合,「參與」了許多歷史現場。他自稱,當時的許多反制舉動,都直接由警備總部時任南警部司令常持琇直接授意。常持琇正是當年鎮壓美麗島事件的指揮官。

「現在事情想起來,感覺很滑稽…。」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前夕,知名黨外作家楊青矗就在美麗島雜誌社前演講,戴崇慶找了100名兄弟,先把現場的位子全坐滿,其他要聽的人只能站著,楊青矗開始的時候是講台語,兄弟們開始鬧場鼓噪:「講國語啦,我們聽不懂啦!」他講國語的時候,另外的人又喊:「不要講台語,我們聽不懂。」楊青矗最後只能草草收場了。

此外,戴崇慶還每天算好了雜誌社前面有幾張桌子,一大早10點鐘開門,他就派人去坐滿,有人要去看雜誌,一看這些都是小流氓,就走了。

第二階段,他則是派人拆下黨外人士掛的布條,換上支持政府的標語,「那時候,火車站一帶全被戴崇慶派人換成:「暴亂分子已被政府消滅了。」

戴崇慶不諱言,曾參與美麗島事件,配合政府對付黨外勢力。(曾心儀提供)
戴崇慶不諱言,曾參與美麗島事件,配合政府對付黨外勢力。(曾心儀提供)

第三階段,則是砸毀美麗島事件幾個主要領袖的住家:「後來施明德對我有些不諒解。」他還說:「有一年,施明德透過中間人希望能公開見面,我把當年知道的事說出來,算是和解…但總統府和國民黨希望我不要去講,說是傷害國民黨。」

與虎謀皮,終是要付出代價的。竹聯大老柳茂川在新書《竹聯》裡寫到,王昇暗示陳啟禮是林宅血案的凶手。趙永茂認為,在那個年代,有些國家「不方便」做的事,透過兄弟去處理是有可能的。我們拿幾個重大政治謀殺案件詢問戴崇慶,他證實了:「陳文成案我不清楚,但林義雄那案子,上面的確有想過利用兄弟去做…我本來打算找大圈仔,還親自到林義雄家附近勘場,事後評估這事太狠了,沒有執行。」結果,他勘場時被調查局的人拍下照片,一度因此被列為林案的嫌疑人

接著而來的是1985年,事業如日中天的戴崇慶在光天化日之下遭連開5槍,一槍穿過臉頰,差不到一公分就傷及大腦致命,另一槍擊中手掌:「我現在看到我小姆指沒辦法伸直,就想到這件事,就算過了這麼多年,想起來還是會怕,那個人是真的要殺死我。」他遭槍擊後,在地上裝死,逃過一劫。

凶手究竟是誰至今仍未破案,「我曾經想我對黨外的人做了這些事,是不是黨外的人來報復?」難道不會是當年的情報單位要減口?戴崇慶連說了3次「不可能」,他堅信與高層關係良好。

曾以無黨籍身分參選1986年增額立委的戴崇慶,還登上雜誌封面。(翻攝畫面)
曾以無黨籍身分參選1986年增額立委的戴崇慶,還登上雜誌封面。(翻攝畫面)

歷經槍殺案,隔年,戴崇慶馬上投入增額立法委員選舉,他告訴我們,參選也是受上級的指示,為了吸納當時無黨籍的票,借此確保國民黨籍的候選人能夠當選。投票結果,他是落選頭。

時隔這些年,戴崇慶到底如何看待當年與黨國體制合作行為?他倒是先反問了:「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在那個年代,我在高雄有7、8家店,國民黨要我配合,我能不做嗎?不做,我就會被送去管訓了。」只不過,就算配合國家,也不見得能換來安穩無憂的日子。槍擊案的凶手始終沒落網,戴崇慶終於怕了,1990年他舉家移民溫哥華。

更新時間|2020.09.21 00:1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