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9.20 05:58

【我是黑道情報員4】藍綠當家都拉攏黑道 大哥:有錢就好不問政治立場

文|鄭進耀    攝影|鄒保祥 蘇立坤
即便行動不便,戴崇慶近年仍因暴力事件登上新聞版面。
即便行動不便,戴崇慶近年仍因暴力事件登上新聞版面。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趙永茂將台灣黑道分為幾類:最早農業社會宗族倫理尚有約束力,一個村可能有一到二位角頭,是社會型;60年代開始,都市化加速,城市經濟發展,有錢的地方便開始有黑道,「兄弟」發展地上與地下的行業,像是賭博、妓院、毒品等,是經濟型黑道;80年代中後期開始,隨著政治開放,「兄弟」開始大量借由選舉洗白,介入政治,是政治型。

戴崇慶的興起軌跡符合從社會型進展到經濟型,但特殊之處在於,他同時也與情治單位配合而不是透過參選,發揮政治的影響力。

曾參與江南案的竹聯大哥董桂森曾在香港媒體上刊登一篇文章寫道:「黨外街頭運動,國民黨會利用南部草根性強的流氓來反制街頭運動,他們煽動起來連銅牆鐵壁都能打得穿。」間接證實戴崇慶在美麗島事件期間的所為,也證實黨國體系幫派的合作關係,不限於外省幫派。

狡兔死,走狗烹,戴崇慶雖為政府所用,但對這個合作仍心存戒心。他配合政府長達數十年,但他始終沒有加入國民黨,甚至拒絕當時「處理」美麗島事件的費用:「警備總部拿300萬要我做這事,我沒拿,香港做的那些事,我也都沒拿錢。我做這些事是愛國。」一如江南案,事成之後情報局拿出6萬美金給陳啟禮和吳敦,但都被拒絕了,因為他們也認為是在替國家做事。

趙永茂分析,黑道如此甘於為政治所用,其一是他們信仰「忠」和「義氣」的價值,而愛國正符合忠與義氣的表現;其二則是黑道企圖在這樣的合作關係裡得到庇護。戴崇慶在高雄的事業便是受此庇蔭,別人的酒店被臨檢,他的卻愈開愈大,還開在警政高官每天出入的大樓裡。1984年的一清掃黑專案,媒體點名他也將被送管,但所有高雄大哥都送管訓了,他卻安然度過危機。

至於戴崇慶後來參選立委,儘管他傾向詮釋自己是「犧牲打」,用來分散投給黨外勢力的選票。但一位在高雄經營多年的政治人物不這麼認為:「他當時選的很用力,差一點就當選了,而且他這種人怎麼可能會分得到黨外的票?」當時地方的耳語認為,他的參選可能跟槍擊案有關,是為了自保,就跟那些一清被管訓的大哥出獄後一樣,進入議會,掌握真實的權力,黑白兩道都要更敬他幾分。

竹聯大老張安樂認為,2000年之後,道上兄弟的政治立場已經開始微妙移動。
竹聯大老張安樂認為,2000年之後,道上兄弟的政治立場已經開始微妙移動。

即便沒選上,戴崇慶自稱是高雄黑幫共主,每逢選舉就找角頭們開會,商討配票事宜。該地方人士婉轉表示:「每個幫派都會說自己是共主啦…選舉很複雜,就算你找人家來開會配票,人家也不見得要聽你的,真的那麼有影響力,為何當時沒選上?」

2000年,孩子長大了,他又回到台灣。他反而開始嚐試加入民進黨,連續數次都遭拒絕,他對我們解釋:「我只是想試試看,民進黨會不會接納我這種人。」話說得避重就輕,但張安樂告訴我們,2000年民進黨執政之後,兄弟圈的政治立場開始微妙的挪移:「兄弟是哪裡有利益就往哪裡去,民進黨上台了,利益都在那裡了,大家就往那裡跑。」

事實上,與黑幫合作的關係甚至不僅於黨國體系,連黨外也早有這樣的風聲。張安樂說:「說到利用幫派,當年的黨外很多街頭運動,也是靠兄弟合作出來的…戒嚴時,對政府不滿的兄弟也很多。」一位曾多次參與黨外街頭運動並坐過牢的林先生解釋:「黨外運動會吸納一些對政府不滿的人,而這些人有些可能是社會邊緣、工作不穩定甚至是無業的人,但真的全是兄弟嗎?也不盡然。而且,兄弟支持民主,跟利用兄弟去殺人、買票應該是不一樣的兩件事。」

一清以來的多次掃黑行動,對台灣黑道有深遠的影響。趙永茂指出掃黑帶來的幾個影響:大哥被關,小弟坐大,等大哥出獄後,為了搶回位子,造成黑道火拚;為了逃避管訓,台灣黑道逃出國外,開始「國際化」,日本、東南亞最凶狠的幫派分子一度都來自台灣。90年代開始,則是黑道為了自保大量參政。「掃黑是二難,掃了有這些後遺症,但不掃也不行,這些大哥會一直坐大。」

然而,掃黑仰賴的法源是:檢肅流氓條例,根據這個法律,檢調單位可以任意將人提報流氓,其中警備總部提報流氓的權力最大。這項法律多次被宣告違憲,直到2009年才廢止。因此,就連與國民黨合作密切的竹聯幫也對當年的政府體制又愛又恨。戴崇慶則不願入黨,也不願進入情報局受訓正式納入編制,也是基於對體制的不信任,他甚至抱怨1986年的參選,國民黨原承諾要負擔競選經費,最後卻食言。

相較國民黨的翻臉不認人,民進黨擁有執政資源之後,也開始與道上兄弟建立關係。張安樂不諱言:「我以前跟柯建銘很好,我兒子結婚的介紹人還是他!」他提到一清之後的幾次掃黑,國民黨政治人物避兄弟猶如避鬼,反之,民進黨的政治人物開始到綠島、管訓班探視這些兄弟,不管當時的探視是基於人權反惡法的理由,還是權謀的算計,總之,講求義氣的兄弟,感念在心,甚至有探訪的政治人物後來要參加黨內初選,這些兄弟還出面搞定人頭黨員。

「政治立場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張安樂解釋,號稱外省幫的竹聯現在成員也大多是本省籍了,過去包娼包賭包工程,隨著社會改變,賭博都線上跨國賭了,色情也網路化了,連包工程也因制度日趨透明,而門檻變高:「兄弟愈來愈難混了,有鈔票、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採訪結束時,戴崇慶隨我們下樓,他在高雄最風光時開立的雲河西餐廳已成一片廢墟。即便幫派組織不會在人類社會裡滅絕,但在愈民主透明的社會裡,像江南案和戴崇慶的例子就愈不可能再發生。天暗了,戴崇慶騎著他的電動車,不顧他人,逆向行駛在人行道上,這是他現在唯一可以橫行的時刻了。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