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9.24 05:59

【單純的古人1】為《返校》狂哭5小時 曾敬驊演古人不違和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曾敬驊說自己家庭是傳統的教育方式,住在宜蘭鄉下,「就標準的鄉下小孩。」但這種單純的特質現在又很少有,反而讓他容易凸顯。
曾敬驊說自己家庭是傳統的教育方式,住在宜蘭鄉下,「就標準的鄉下小孩。」但這種單純的特質現在又很少有,反而讓他容易凸顯。

去年《返校》在媒體試片後,王淨哭到泣不成聲、幾乎沒辦法講話,但是她身邊的曾敬驊就冷靜多了。今年《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試片後,陳昊森也哭到不能控制,但身邊的曾敬驊仍舊異常冷靜,還會幫忙遞面紙。就一個演員來說,看著自己在大銀幕上的表現還能神色自若,如果不是剛剛睡著,就一定極度抽離。

當然曾敬驊完全否認這2種可能,也說自己不是個「冷靜」「冷血」的人,也是會看戲看到哭的,「都要等到回家,才會有感覺、開始慢慢整理,速度沒那麼快。」而且也是會一哭就停不下來,「我哭超級久!」例如《返校》那場跟學姐道別的戲,半夜12點開拍,卻能哭到早上5點,這真的不是哭功一流,而是職業傷害。

 電影《返校》時空是白色恐怖時期,曾敬驊演出當時體重只有62公斤,真讓人嫉妒。(牽猴子提供)
電影《返校》時空是白色恐怖時期,曾敬驊演出當時體重只有62公斤,真讓人嫉妒。(牽猴子提供)

 

慢熟被動 適合當古人

曾敬驊說自己就是典型的,比較慢熟、比較被動的人。就像是演出《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挑戰同志角色,試鏡的時候讓導演柳廣輝也無法確定,「跟導演講話,問我一個問題都要想很久。」直到錄完試鏡帶,才覺得似乎有機會可以挑戰一下。

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為了揣摩角色,到同志酒吧跟人交際的時候,「其實跟一般酒吧比起來的話,同志酒吧當然還是會有一點點不一樣。不一樣的是,在他們那邊的朋友非常的熱情。你走進去之後,很快就可以把話題打開。他們是很直接的在問你一些事情,或者跟你交流。我就是比較不會主動跟人家聊些什麼、或丟出話題,但如果是面對到這樣的朋友,我會非常開心。」

也許是個性上的被動、慢熟,讓曾敬驊接連在《返校》《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都飾演台灣近代史的人物,從白色恐怖時期演到解嚴後的台灣,但他分明才只有23歲!到底他自認有什麼樣的特質,可以一直演「古人」,又沒有違和感?「《返校》的導演徐漢強說,因為我有一個很單純的特質,然後是那時候常見、但現在比較少有。我覺得可能跟家庭背景有關係,因為我家是傳統的教育方式,住在宜蘭鄉下,就標準的鄉下小孩。」但是講完了這些,曾敬驊又說:「我覺得讓我自己講有點尷尬。」唉呀,這真的是「古人」的性格沒錯!

 

揣摩同志 深入櫃底挖

不過曾敬驊說,可以詮釋這些近代史上角色,應該跟體重有關,「拍《返校》的時候非常瘦,那時候62公斤,對我來講是非常瘦,可以說快要過瘦了。拍《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也滿瘦的,約65左右,現在69公斤。只是那時候是真的很瘦,我覺得滿符合那個年代學生該有的樣子。其實那年代有很多學生就是瘦瘦、乾乾、扁扁。」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以解嚴後的台灣社會為背景,曾敬驊(右)與陳昊森(左)飾演在校園中互有好感的同學。(氧氣電影提供)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以解嚴後的台灣社會為背景,曾敬驊(右)與陳昊森(左)飾演在校園中互有好感的同學。(氧氣電影提供)

反而大家覺得演「古人」,應該要戒掉很多現代人的小動作,例如一些夾雜中英文的講話方式,或者避免使用現代的詞彙,曾敬驊都覺得不難,「年代感的部分,我覺得還好。因為去問爸爸、媽媽,或去問阿公、阿嬤都知道背景的確是那樣,從歷史上面看到的也是,所以我覺得年代感部分不會覺得有哪裡不合理。」反而是詮釋70年代同志角色的情感,難以揣摩。

「因為在那個年代,其實有很多人家說的『深櫃』,就是埋藏比較深。一直到長大之後,才開始認同自己,接受自己,敢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給人家看。所以在當時有很多人雖然喜歡男生,但是卻不敢跟家裡說,不敢跟家人、朋友說,甚至已經結婚生小孩了,都已經到了40、50歲,才敢跟身邊的人說這件事情。」

  • 造型:李詩文/服裝提供:Prada/化妝、髮型:簡偉文(美少女工作室)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