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20.09.20 05:59

【週末推書】幸福面具下的人心,早已腐爛生蛆 鏡文學推理犯罪經典《假面豪宅》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一棟媲美帝寶般高級的大樓,卻還劃分出平民與貴族的界線,五樓以下是一般小康居民,六樓以上則是戶戶樓中樓的頂級住宅。

然而一場在室內留下了凶刀的命案,看起來簡單容易偵破,卻有如纏上了蜘蛛絲般,愈是探索就愈複雜。

整個大樓裡因為命案引發的蝴蝶效應,一點一點失控。

三歲女童忽然在自家失蹤、國中女生從五樓房間消失、忽然自殺的貴婦、以及如鬼魅般跟蹤死者夫婦的獨居女子,這幾個相繼發生的案件,彼此又會有什關聯......?

說起這棟大樓雖然沒有很多戶,卻占地不小。五樓以下都是像她家這樣的四十坪數,而六到七樓則是挑高的樓中樓高級住戶區,能買到這裡五樓以下的其中一間就已實屬難得,因為這裡是採高規格的保全管制,一樓的公共設施更是極盡奢華,舉凡游泳池、SPA、圖書館等,全都是夢寐以求的生活環境。

她猶記得剛搬進來時,家裡幾乎天天都有訪客,甚至連那些完全不熟的遠親也都來,後來是老公受不了了,怕影響女兒唸書,才嚴格禁止外人來訪,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她的日子愈來愈孤單。

電梯門緩緩敞開,輕踏在六樓如五星級飯店般精緻的迴廊,馬上就能感覺出與五樓的雲泥之差──就像兩個不同的世界,每次上來這裡她都有一樣的感想。

到第一戶的家門前按了幾下門鈴,等了許久卻無人回應。

「戴太太又一大早就出門了嗎?」她喃喃。

走到下一戶,才正準備要按門鈴,便發現門早就開了一道細小的縫。

「賴太太?賴太太?」她喊了兩聲,覺得有點奇怪,輕推了推門,感到有物體卡在門的另一邊。

她稍微使力再推,這下她看清楚了,血紅的地板反射在瞳孔的光芒上,讓她瞬間,快要忘了呼吸。

「賴……賴……」她嚇得連話都吐不出來,鼓起勇氣再往裡頭一瞥,終於,她放聲尖叫!

早晨,刺耳的尖叫聲劃破了這原本美好的寧靜,然而卻因六樓戶戶都用隔音門,所以沒有任何人聽到這道淒厲的喊聲。

一大早李彥司就被通知有案子,他先行一步開車趕往現場,只是才剛到大樓門口,面對擠滿門口的SNG車,他感到相當頭痛。

已經是他的左右手的副分隊長梁世豪,在旁邊拿起小鏡子整理儀容,還不忘用髮蠟抓著造型。

「你在幹麻?」

「我們穿過那些記者走進封鎖線一定會被訪問的啊,就算沒有被訪問也會照到臉吧?」梁世豪眨眨眼的說。

「這些記者的手腳也太快了,我們這樣貿然上鏡,可能會因此錯失了加入偵辦這案子的機會。」他點了根菸,先撥了通電話給隊長辛文成。

「我在現場了,很多記者,能進去嗎?」

「你已經先去現場了嗎?沒關係,先進去了解概況,一小時後會直接開專案小組會議,別遲到。」

有了許可,他也不浪費時間,迅速穿過記者群,果然鎂光燈已經閃個不停了,出示證件後,好不容易擠到電梯裡,耳朵才恢復平靜。

「吶吶,分隊長,我剛剛應該被拍到不少張了喔,我要趕快跟我女朋友說。」

「你能不能專心點?」他頭很痛的說,雖然這傢伙很有能力,但常常不在狀況裡倒是真的。

這麼快就成立了專案小組,李彥司心想,不愧是住了不少政商名流的地方,因為容易被媒體注意,警方必須更加嚴陣以待,也難怪才剛報案沒多久,此案就立刻轉到他們刑大這邊處理了。

電梯到達六樓後,右手邊擠滿了一堆想要看熱鬧的民眾,左手邊的第二間門口被圍起了封鎖線,鑑識組的人早在裡面忙成一團,至於屍體,已先一步被送回鑑識中心。

再次出示證件後,兩人謹慎地穿上塑膠鞋套,一腳踏進現場。

進入現場的梁世豪,他的目光轉為清冷,銳利地掃過現場,與稍早的模樣判若兩人。

李彥司露出放心的笑容──這就是梁世豪能勝任副手的原因。他的外號是人體X光機,能夠記住案發現場的所有樣貌,連一小撮頭髮的位置都能分毫不差的記住,但僅限於有發生殺人案的現場,關於這點,李彥司也是既好奇又納悶。

終於,李彥司靜下心來查看整個場景,屍體倒臥在門後方,依照鑑識組的初步判斷,致命傷在頸部後方,僅以短巧型的匕首刺入頸椎致死,凶器丟在現場,旁邊還有散落的血跡,研判是噴到犯人身上後再滴落地上。

死者是賴廣南,知名電子公司大股東的兒子,簡單來說就是富二代,還在爸爸的公司上班。

「死亡時間呢?」他看向旁邊悠哉翹著腳抽菸的男人。

「嗯……大約快七點左右吧?管理員也說,他大約在六點五十的時候回來。」林易熙說得事不關己,身為鑑識組的組長,滿臉的鬍渣與鬆垮的大衣,不說還以為他是哪裡來的流浪漢。外號蜥蜴。

李彥司搖搖頭嘆口氣,心說這傢伙每天這個樣子,怎麼還能管理整個鑑識組。

這時他注意到了客廳電視櫃擺著許多大大小小的相框,「他老婆呢?」

「剛好今天回台北的娘家,地方警連絡她的時候,她人已經在高鐵上,大約會在台中下車趕回來吧。」

「這麼巧?」

「就是這麼巧。」林易熙笑了笑,還很自在的破壞現場,隨手將菸蒂捻息在菸灰缸裡。

「阿豪。」

「嗯?」

「所有房間都看過了嗎?」

「嗯!全都看過了。」不同於剛剛的銳利,此刻他又變回活潑純真的模樣。

「很好。」時間雖然很趕,但他還是很感謝隊長優先讓他看過現場,因為也只有第一時間的現場,容易被遺留的線索最多。

「分隊長,有個房間怪怪的。」梁世豪眼尖地察覺。

他一聽,快速走到走廊最後面的小房間前,不用再問,他已經知道這房間哪裡怪了,為什麼這個小房間門的外層會有這麼多道鎖?

還有,他終於察覺為什麼一進屋就感覺很不自在,這屋子,簡直就像個樣品屋。奢華講究,但一點都不真實,就像被特意打造成讓人來參觀一樣,房間的位置也很奇怪,剛好在走廊底部的斜邊。也就是說,從客廳望過來,一時是無法注意到這房間的。他目光落到房門旁的一道木板,輕輕一拉,房間就被巧妙地隱藏起來。

「裡面你都看過了嗎?」

「連天花板有幾塊都記得了。」他伸了個懶腰。

「等等報告的時候一定要分享這個情報。」

「組長!你又來了!」梁世豪發出抗議。

「我們要比賽的對象不是別組的人,而是犯人,愈晚找出犯人,抓到的可能性就愈低,你來偵一難道只是為了破案率高不高而已嗎?你當初的滿腔熱血現在變得這麼世俗了?」

「不要唸了我錯了。」梁世豪摀住耳朵投降,他最怕李彥司開啟這種唐僧模式。

李彥司輕輕一笑,拿這招對付他手下的這些小夥子,總是百試不膩!

兩人離開大樓後,分秒不差地趕上會議。光看調派的人數,就可知道這次案子也非常受上頭重視。

會議室的桌椅很明顯分了一條楚河漢界,13分隊跟14分隊總是水火不容,李彥司雖然無奈,但也樂於下屬保有這種競爭心,才能加速破案,誰能掌握最後的破案關鍵,對他來說都不重要。

會議準時開始。

白板上貼滿了案發現場的照片,並依照目前的情報資料,畫上死者的人際關係圖。最重要的妻子,一回來高雄將以重要關係人的身分進行情報詢問,眼下他們要做的就是一一釐清周邊人際,調查被仇恨還是涉入債務糾紛的可能性。

隊長分配好兩分隊的偵查方向後,會議就地解散。

李彥司整理著資料,出神的還是很在意那個房間,只是剛剛報告時,大家並不以為意,畢竟有錢人的各種特殊嗜好,在他們眼裡已是見怪不怪。

「沒常識也要有見識,像他們那種有錢人,有個私密的房間一點也不奇怪,居然把這種事情拿出來在會議上討論,想笑死誰?」13分隊長柯邦飛故意對著旁邊的空氣嘲諷,只是短短一句,瞬間讓兩分隊人馬劍拔弩張地互瞪著。

李彥司一聽,和緩的笑笑,「抱歉抱歉、耽誤大家時間了吧?我本身確實沒什麼見識,見笑了。」

「哼。」柯邦飛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李彥司雖然化解一場紛爭,但他身後的部下們個個面露無奈。

「分隊長!你幹麻每次都讓他?」梁世豪氣不過。

「因為不重要。」收起了幾秒前的笑容,「現在,回我們分隊裡開小隊會議。」對於那些沒有意義的情緒起伏,都只是浪費時間罷了。

不夠的,無論他多努力,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太多的被害者需要被幫助了,所以,他並不想浪費時間。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 《假面豪宅》於鏡文學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此>>>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