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9.27 05:58

【跟烏賊戀愛的男人2】為什麼網路成癮? 教授立志把科普講到阿嬤都聽得懂

文|簡竹書    攝影|王漢順 鄒保祥    影音|梁莉苓
課程講到「報償與成癮」單元時,焦傳金會以跑步來舉例正面的成癮,他本身也熱愛慢跑。
課程講到「報償與成癮」單元時,焦傳金會以跑步來舉例正面的成癮,他本身也熱愛慢跑。

這20年來,焦傳金每年夏天必定回到鱈魚角,度假、做實驗,以及聽講座。「每年夏天,週五晚上8點都有科普講座,週五不是應該去玩、去pub嗎,但大家會扶老攜幼來聽,古老的演講廳可以坐300人,講者都很大咖。這個傳統從1888年開始,到現在132年沒有斷過。」

清朝時候到現在呢。鱈魚角隸屬新英格蘭地區,美國最早開發的區域之一,「100多年前的英國,科學研究是屬於貴族的,一般人要忙著工作賺錢,達爾文也是有錢人。另外,有些有錢人雖然不做科學研究,可是他想知道最新科學,例如銀行家也會想知道達爾文發現了什麼,所以會有各式的貴族聚會,早期科學傳播就透過這種形式。聚會的人來自各個領域,科學家不能講得太深奧,要淺顯。」

鱈魚角的講座,便來自這樣的科普文化,「來聽講座的有不同領域的科學家、也有當地民眾,從小孩子到90歲老人家都有,講者必須用淺白語言講他的研究成果。」焦傳金說,每聽一場演講他都收穫甚豐,「今年因為疫情,講座改成線上直播,我就台北時間每週六早上8點準時聽,維持我的傳統,所以這個夏天我雖然不能去,但沒有錯過任何一場。」

講座吸新知 白話談研究

「我沒辦法在台灣複製這種科普講座,但一直想效法這種精神。」他於是實踐在自己的通識課,他從課程大綱就寫得引人入勝,例如:「我可以都不睡覺嗎?我們為什麼要睡覺?」「網路和面對面的霸凌有不同?」「男女頭腦大不同?」

人為什麼要睡覺?真如唐鳳所說,睡覺時大腦會背資料?「對,這是人需要睡眠的理由之一,我們白天所學的,晚上睡覺時大腦會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拿出來做一部分重點重播,重播時會加強你神經的連結,就記得比較好。」早有人做過實驗,3組人讓他們記40個單字,當晚A組可睡覺、B組不可睡、C組睡到做夢的快速動眼期就被叫醒,隔天再問單字,A組表現最好,B、C組都差。

焦傳金是神經科學家,也是清大極受學生歡迎的老師,對教學十分用心。
焦傳金是神經科學家,也是清大極受學生歡迎的老師,對教學十分用心。

還有成癮,「那是大腦的報償行為,你做某件事如果受到獎賞,就會想繼續做,例如跑步後大腦會分泌多巴胺,讓心情好,你就會持續想跑步。可是換成不好的東西,一樣會上癮,最嚴重是毒品,會變成不歸路。」焦傳金說,這個單元原本想多談毒品,因為毒品會對大腦的運作與結構產生嚴重破壞,極難恢復,「可是清大的學生可能沒有相關經驗,比較沒興趣,後來我改講網路成癮,他們就很有共鳴。」聽完能避免成癮嗎?「很難直接改變人的行為,要看個人,但至少我把嚴重性告訴學生。」

科普當使命 主張學到老

他並不執著硬講學生沒興趣的,「如果傳播知識的方式讓學生覺得枯燥,你達不到目的,要從學生的角度思考,他想聽什麼?這不是一味迎合,我有自己的核心價值,例如這個單元我想告訴學生某個重要觀念,但過程可以用不同的形式,學生覺得有趣才會認真聽。」至於毒品,他說退休後想去國中、高中演講,告訴學生毒品對大腦的傷害有多大。

他說,科學傳播需要好的口語能力,「而且如果我講得很深奧,只有同行聽得懂,其實是我有問題,可能我沒有徹底了解,才無法講給你聽。所以我常跟學生說,你把做的研究講給你阿嬤聽,如果阿嬤聽得懂,表示你真的懂了。」

他對科普有一種強烈使命感,「人類知道的越多,越不會害怕,像打雷閃電,以前以為世界末日、遭天譴,但現在我們知道是高空雲層正電負電碰在一起的自然現象,可以安心睡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