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10.01 05:59

【八點檔人生1】每月跟媽媽領1萬零用錢 王瞳:我骨子裡是個奴才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劉耀勻 
王瞳童星出道,過去錢全匯進爸爸戶頭,自己只領1萬元零用錢,是結婚後才自己管錢。
王瞳童星出道,過去錢全匯進爸爸戶頭,自己只領1萬元零用錢,是結婚後才自己管錢。

跟馬俊麟因拍戲傳出緋聞,讓王瞳經歷了一段比八點檔還八點檔的人生,工作被凍快一年後回到《多情城市》拍戲,戲如人生,人生也如戲,王瞳當然有感:「以前覺得,八點檔的劇情比較不合理,但現在好像也沒什麼不合理。」

但非得要經歷這種根本性的板塊位移,王瞳才敢去改變、去爭取。她7月跟艾成去登記結婚,是她獨立時代的開始,也象徵著為自己負責,不只新婚人妻的事,大的小的瑣細的事,快要34歲的她首次學起。

王瞳承認,以前她總是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決定為自己擔起責任,絕對是她的一大步。
王瞳承認,以前她總是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決定為自己擔起責任,絕對是她的一大步。

14歲就拍戲出道,王瞳入行超過20年了。最近她對生活有一些新的嘗試,像是…人生中首次到郵局寄包裹,她說:「阿公生病,我買了滴雞精要寄給他…好多第一次,好多很糗的事。」甚至她也第一次去銀行軋支票。

什麼是因什麼是果呢?王瞳從來不認為自己是獨立的個體,如果不是因為去年感情遇到亂流強颱,把她震出舒適圈,王瞳大概也不會想撥開父母的羽翼,而那時候她暫時沒了演戲的工作,且形象大傷。但正因為如此,她終於可以不顧父母意見,跟艾成突然閃電登記結婚。

世事有大有小,有重要與不重要,小傷口或許不需進醫院,但惡疾就必須就醫,大小問題有不同的處理方法;而王瞳卻從穿耳洞這件小事,剖入自己的內心與思路。

對她而言,這是具有高度象徵性的事。「我今年6月去穿耳洞,33年都沒穿,因為我媽叫我不能穿,我就乖乖的,但我妹是一上高中就跑去穿。(媽媽有跟妹妹說不行?)有,但我發現,我骨子裡就是一個奴才,我媽只有念她一下,後來媽媽就說『沒關係,姐姐的耳垂比較厚,姐姐不要穿。』」

王瞳從造型到眼神,都有了自己做主的光芒,這是骨子裡自認奴才的她,以前少展示出的一面。
王瞳從造型到眼神,都有了自己做主的光芒,這是骨子裡自認奴才的她,以前少展示出的一面。

她終於開始管理自己的財務,找會計師、自己開發票。多年來王瞳不知自己賺了多少錢…王瞳承認自己一直在負擔家計,她曾經沒有成就感,「你不知道在忙什麼,看不到所有的錢,每個月只有給我一萬元零用錢。還沒結婚前都是領這個數字,結婚後,我媽才把經濟大權還給我。」說完,她笑了一下。

我猜測這樣的神采奕奕、這樣浮出酒渦的笑容,可能是一種掩飾,因為即使說到一些聽來似乎令人不安的事,像是「我爸媽他們也是會擔心,我的錢會被艾成拿去用」時,王瞳的大眼睛瞇瞇地,依然笑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